【精选热文】都市巅峰雄才全文章节列表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陈曦并没有真去找医生解释,他才懒得废话呢。出了急诊观察室的门,车的后备箱里翻出一身工作服来,在厕所里换上,这才感觉身上舒服了许多。

顾晓妍恢复的很快,一个多小时之后,除了浑身无力和恶心之外,其他症状基本消失。为了安全起见,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天,并且给开了一个礼拜的高压氧舱治疗。

从目前的情况看,中毒事件不汇报也是可以的。只不过陈曦是从窗户跳进二楼房间的,也没顾得上收拾满地的碎玻璃,所以两人简单商量了下,决定陈曦立刻开车回去,把一切处理妥当之后,然后再辛苦跑一趟,将手机、笔记本电脑还有衣服啥的再送回来,总之,为了把影响控制到最小范围,在顾晓妍正式上班之前,所有跑腿送信的活儿,就只能是陈曦一个人承担了。

雨已经停了,路面上的积水也消退了,行车顺畅了许多,十五公里的路程,陈曦没用半个小时就开了回去。进到顾晓妍的房间一看,沼气泄露没造成什么损失,但是暴雨和狂风却把房间搞得一塌糊涂。写字台上的文件和报表除了被打湿,就是被风吹得到处都是,所幸的是电话和手机没被雨淋着,否则损失就更大了。

陈曦也顾不上疲劳,赶紧开始收拾,一口气干到天都亮了,才算彻底搞利索,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清晨六点了,于是稍事休息,拿起电脑和手机,又顺手抓了几件衣服塞进顾晓妍的包里,驾车又往医院赶去。

进到医院的急诊观察室,发现顾晓妍正睡着,脸色看起来红润了很多。见她蜷缩在被子里的样子,陈曦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冲进房间时的情景,不由得心头一颤。

“东西取回来了吗?”顾晓妍闭着眼睛道。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醒着咋不吱声!”陈曦被吓了一跳,一边埋怨,一边把手机、电脑和皮包都递了过去,顾晓妍吃力的坐了起来,先是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冷冷的道:“你赶紧回去吧,今天上午杨总要过来给大家开会,就由你负责接待吧,回去跟大伙说一声,就说我昨天晚上生病了。”

一听说杨总要来,陈曦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这个杨总叫杨之谦,是和陈曦同年同期进入华阳公司的。早在培训阶段,两个人就互相看不顺眼,陈曦看不惯杨之谦的盛气凌人,杨之谦则厌恶陈曦的又臭又硬,为此俩人还发生过摩擦,甚至差点动了手。后来的发展则大相庭径,培训结束后,杨之谦就被调往公司总部工作,随后年年升迁,如今已经是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了。其实,并不是他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舅舅是市委秘书长,有了这层关系,就连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胡介民也得给几分面子。

而陈曦就凄惨得多,从培训中心出来之后,便被安排到物资管理部,先是在工地上当了两年仓库保管员,好不容易被调回了总部,却在统计员的岗位上一做就是七八年,再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杨之谦,你安排调度老刘吧。”他冷冷的道:“我一晚上没睡,累得都快散架了,总得让我睡一觉吧。”

顾晓妍一听便急了:“老刘搞个技术人员,杨总是来谈征地补偿的事,他也不熟悉情况啊。”

“那就让小周呗,他一直负责外联啊,人又机灵”陈曦还是没松口。

顾晓妍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斜着眼睛看着他道:“小周才来几天啊,根本不熟悉情况,你打算让他一问三不知,然后被杨总说咱们项目部里都是一群白痴吗?”

陈曦当然清楚项目部里的人员情况,一共就十多个人,除去财务和技术人员,剩下的就这么几个,要说熟悉全面情况的,还真就只有他和顾晓妍两个人。只是让他和杨之谦打交道,就是感觉说不出来的别扭,于是,略微沉吟了下,讪笑着说道:“我瞧你这恢复的也差不多了,要不,还是你亲自上阵吧,反正我是不成。”

顾晓妍冷冷的看着他,半晌,才缓缓说道:“我要是自己能行的话,你以为我信得着你吗?我现在每说一个字,头都疼得要裂开似的。”说完,咬牙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要下地,可几次都没站起来。

“行了行了,我答应你还不成吗?”见顾晓妍确实还很虚弱,尽管心里别扭,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没办法,这就是工作,想推也推不掉啊,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回去吧,可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回头对顾晓妍道:“那个......我把衣服都给你放包里了,你一会换上吧。”

顾晓妍愣了下,好像听明白了什么,赶紧打开拉链往包里看了一眼,随即脸就涨的通红,气急败坏的道:“你......你!谁让你拿这东西的?”

陈曦来的时候,顺手将顾晓妍放在床上的内裤和文胸也塞了进去,其实,他也是一片好心,毕竟不能让美女领导一整天都真空着啊。

“那......我不拿来,你这一天穿什么啊?”他也有点尴尬,于是支吾着道。

“我穿什么用你管吗?再说,你怎么能随便翻我的东西呢,还有点规矩没啊?”顾晓妍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简直窘到了极点。

“我没翻啊,你的东西就在床上放着,我顺手就塞进来了,别的,我啥也没动。”他解释了一句,猛然感觉顾晓妍又羞又恼的样子有点好玩,于是突发奇想,一本正经的接着道:“赶紧换上吧,我有痔疮,别再传染给你。”

话音刚落,顾晓妍已经抄起枕头朝他扔了过来,口中还吼道:“滚出去!”他赶紧一侧身,枕头从眼前飞过,把正好推门进来的医生大姐吓了一跳。

“你们俩还能行不?要打回家打去啊,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大姐沉着脸喝道:“两口子闹别扭,都互相让一步呗,咋还没完没了啊!”

“我已经让步了,是她没完。”陈曦顺嘴胡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平日里没少因为工作的事被顾晓妍训斥,今天总算是彻底过足了报复的瘾。

“谁跟他是两口子!”顾晓妍道:“他......”

“那明天就离婚!”还没等顾晓妍把话说完,他便抢先说了一句,然后一个大步出了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只听房间里传来顾晓妍气急败坏的吼声。

“陈曦,你个混蛋!”

由于一夜没睡的缘故,往回开的路上,陈曦只感觉上下眼皮一个劲儿打架,神情也略有些恍惚,好几次差点发生刮碰,强挺着瞪大了眼睛,总算是安全开了回来。

八点半,项目部其他同事陆续都到了,因为工程还没有正式开工,所以项目部只有十多个人,主要是前期的准备工作,虽然繁琐,倒也并不很忙。

按照顾晓妍的指示,陈曦把众人召集到一起,通知今天集团公司的杨总要到项目部来,谈有关征地补偿的事,让大家把会议室简单收拾一下,说完,便回房间休息去了。躺在床上刚迷糊着,负责外联的小周便推门进来,急三火四的说道:“陈哥,杨总来了。”

怎么来这么早呢?陈曦心里想道,想歇一会都不成。可杨之谦毕竟是公司副总,即便有一百个不愿意,但礼数还是少不了的,于是只好起身跟着小周出了房间,刚走出楼门,便看见一台奥迪轿车远远的开了过来。车子在楼前停稳,司机麻利的下了车,拉开了后座车门。

杨之谦下了车。他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身材挺拔、器宇轩昂,着实有几分领导的派头。小周见状,赶紧一路小跑的迎了过去,其余的同事也纷纷往前走,唯有陈曦略微停顿了下,故意落到了大家的后面。

杨之谦微笑着和众人握了手,然后瞥了眼站在人群后面的陈曦,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就算是打招呼了。

“顾经理呢?她人哪去了?”杨之谦有点纳闷的问道。

陈曦在后面说道:“顾经理生病了,今天没来。”杨之谦似乎一愣,然后一边往楼里走,一边说道:“这事闹的,怎么还病了呢?”语气似乎有点遗憾。

进到会议室,众人都坐下了,杨之谦先是扫视了下会场,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今天我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整个工程的全面情况,顾晓妍生病了,由谁来先汇报一下呢?”

“我简单说一下吧。”陈曦说道:“顾经理安排我给你汇报。”

杨之谦也不正眼看他,点上一根香烟,抽上一口,这才点了下头。

这个项目是一个输气管道工程,是今年平阳市的重点工程和惠民工程,从工程招标那天开始,陈曦就参与其中,所以对整个工程的情况比较熟悉,于是拿出笔记本,详细的介绍起来。

“整个管道总长72公里,其中50公里在我市境内,另外22公里在安川市境内,另外还有两个泵站和一个加压站,工程涉及八个乡十四个自然村,途径河流一处,山地两处,其余都是农田......”陈曦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汇报的也很全面,杨之谦不时提问,他基本对答如流,具体到施工方面,就由调度老刘来回答,前后大概有四十多分钟,总算把整个情况都介绍了一遍。

听完汇报,杨之谦合上笔记本,很严肃的说道:“市委和市政府对这项工程很重视,除了要保证工程质量之外,对工期的要求也非常紧,所以,征地工作就显得担子比较重了,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否则,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度。我这次来,是先给大家通个气,过几天胡总还要来,希望那个时候,项目部能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你们都是顾晓妍亲自挑选的,像老刘,这都是二十多年的老调度了,公司的技术骨干,还有小周,能力都不错......”七七八八的点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却唯独只字未提陈曦。

略微停顿了下,他又继续说道:“前段时间,公司领导班子进行了重新分工,我原来分管行政和后勤,现在分管项目了,希望咱们共同努力,默契配合......”

说到这里,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鼾声,这声音令杨之谦有点恼火,仔细一看,陈曦正歪着脑袋斜靠在椅子里,鼾声正是由他发出的。

杨之谦咳嗽了一下,皱着眉头并没吱声。坐在陈曦身边的调度老刘赶紧捅了他一下。

“散会了啊?”陈曦惊醒,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随即发现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马上意识到会还没有结束,于是尴尬的笑了下,赶紧坐直了身体。

“他昨天晚上值班,可能是没睡好。”老刘笑着解释了一句,杨之谦则沉着脸,一声不吭地站起来,狠狠的瞪了陈曦一眼,径直朝门外走去。

送走了杨之谦,陈曦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脑袋一挨着枕头便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刚把电话放在耳边,便听顾晓妍在电话里说道:“现在过来一趟,送我回家。”

睡得正香正甜,冷不丁被吵醒,心情肯定是不爽,一听顾晓妍又是这种态度,他的心里更是非常不痛快。老子又不是你的司机,凭什么这么指使我啊,他在默默的想道,于是有点不耐烦的道:“你就不能打个车走吗?”

顾晓妍没料到他会拒绝,有点恼火的道:“你缺心眼啊,难道让我穿着你的睡衣睡裤在医院门口打出租车吗?”

“我不是把里外的衣服都给你带过去了吗?怎么还穿我的衣服啊!”陈曦无可奈何的坐了起来,嘟囔了一句。

“我在急诊室,白天到处都是人,你让我上哪去换衣服!”顾晓妍用气呼呼的道。

“厕所不能换啊,别那么矫情好不好。”陈曦又对付了一句,起身下床,拉开抽屉把车钥匙拿在手里。

“别废话,半小时之内必须过来。”顾晓妍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真能装!他在心里骂道,没办法,谁让是领导呢......陈曦叹了口气,起身出了房间,也懒得跟其他同事打招呼,直接开车便离开了项目部。

今天路况还算顺畅,等他走进急诊观察室的时候,发现顾晓妍正坐在床上打电话,精神头儿和早上相比,明显要强了许多。只是穿着自己的睡衣,样子看起来怪怪的。

见他进来了,顾晓妍挂断了电话,然后斜了他一眼,也不说话,起身便朝门外走去,陈曦只好紧跟在后面,出了急诊大厅,坐进车里,顾晓妍这才问道:“昨天晚上你一共花了多少钱?”

陈曦假意客气的说道:“算了吧,没花多少。”

“这叫什么话,该怎么就怎么,我不能让你垫钱的。把收据都留好,还有车辆的油钱,从昨天到现在,来来回回的跑的都是我的私事,你算一下,总共用了多少油钱,明天我一起都给你。”顾晓妍沉着脸道,又恢复了往日不拘言笑的状态。

“不至于吧,几个油钱还用你掏啊。”陈曦有点不理解的道。

顾晓妍也不看他,只是扳着脸命令道:“走吧,先送我回家。”说完,却见陈曦还愣愣的坐在那里,于是皱着眉头道:“你没听见我说话啊,我让你先送我回家。”

“你家在哪儿?”陈曦哭笑不得地问道。

顾晓妍这才反应过来,陈曦根本不认识自己家,于是叹了口气说道:“万润世纪花园。”

“万润世纪花园在哪儿?”陈曦硬着头皮又问了一句。

正值晚高峰,路面上堵得一塌糊涂,陈曦开着车,像蜗牛般的蠕动着,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到了万润世纪花园。

这是一个新落成的高档住宅小区,依山傍水,环境优雅,连门口的保安都是一米八的帅小伙,穿得跟皇家卫队似的。

到了顾晓妍家楼下,她说了声谢谢,便开门下了车,陈曦本想调头就走,却一眼瞥见顾晓妍的脚步还是有些蹒跚,手里拎着皮包和笔记本电脑,也略显吃力,于是犹豫了下,把车停好,赶紧跟了上去。

“你家住几楼,我送你上去吧。”他小心翼翼的道,生怕自己的殷勤有点多余,毕竟这位顾大美女向来对任何男性的马屁都不怎么感冒。

顾晓妍确实还有点力不从心,所以并没拒绝,任由他将皮包和电脑接了过来,然后轻轻的搀扶着进了楼道。

顾晓妍的家在二楼,足有将近一百五十平方米,装修的豪华程度令人咂舌,进了房间,陈曦心中不由得暗暗想到,平时只听同事们议论,说顾晓妍的经济实力很强,现在看来确实不一般,光是这套房子和里面的装修,没有个一两百万也搞不定啊,真不晓得这位顾大美女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出则豪车,入则豪宅,而且单身一人,谁要是能把这样的女人弄上床,那得省了多少年的艰苦奋斗啊。

顾晓妍一进屋,便一头扎进卫生间干呕了起来,足足有十多分钟也没出来,陈曦既不方便跟进去,又不好直接离开,只好站在客厅里,有点不知所措。

半晌,顾晓妍终于出来了,脸色有些苍白,额头和鼻尖都是汗珠儿。也不跟他说话,只是踉跄着走到沙发前,颓然的坐下,手捂着胸口,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

“不要紧吧?不行还是回医院?”他小声问了一句。

“不用,就是有点头晕和恶心,我问过医生了,属于正常反应,做几天高压氧就好了。”顾晓妍说了一句,然后无力的朝他挥了挥手:“行了,忙你的去吧。”

“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歇着,明天也别上班了。”陈曦说着,转身朝门口走去,手握着门把手,却停住了。

其实,他和顾晓妍在一起共事好多年了,尽管顾大美女整天板着脸,动不动就训斥属下,但基本上就事儿不就人,而且发过脾气就算了,从不记仇。最重要的是为人很仗义,别看训你,可真出状况,不像有的领导,拍拍屁股就把责任推出去,她倒是很能为下属担事儿,所以,在公司里口碑相当不错。如今病成这样,自己一走了之,无论从同事还是下属的角度,都有点说不过去。起码帮她做点吃的吧,看她这个状态,估计也没力气做饭了。

“你先歇着,我给你做点东西吃,我的厨艺可不是吹的,上过舌尖上的中国,是咱们平阳市一绝,据说已经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陈曦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耍着贫嘴。

顾晓妍是个有洁癖的女人,平时在饭店吃饭对餐具和卫生都非常挑剔,在医院当然一口也吃不下去,这一整天只喝了一瓶矿泉水,虽说没什么胃口,但也饿的头晕眼花,听说陈曦要给做吃的,一时还真有点感动,只是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你别忘了洗手。”

毛病真够多的了!陈曦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转身进了卫生间,洗过之后举着两只手走到顾晓妍面前,煞有介事的问道:“你看这手符合做饭的条件不?”顾晓妍此刻哪里有心思和他扯淡,白眼仁翻了翻,斜靠在沙发里,闭着眼睛挥了挥手。

进了厨房,打开冰箱一看,各种蔬菜和副食应有尽有,站在那里合计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做一个既省事儿又好吃的传统美食---热汤面吧。

陈曦的厨艺还可以,十多分钟之后,一碗香气扑鼻的葱花热汤面就做好了,正打算端过去,忽然听到顾晓妍那边手机响了起来。

“喂。”顾晓妍说了一句,半天才又接着说道:“没事的,我只是感冒了,你不用过来了。”

听这口气,好像是谁要过来看她啊,该不会是男朋友吧,陈曦想,单位的同事都说顾晓妍是个大龄剩女,可条件这么好的女人,咋可能没男人追求呢。

“什么?你在门口呢!”顾晓妍忽的一声站了起来。飞快的朝陈曦这边瞥了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只是轻咬了下嘴唇,眼珠儿转了转,然后低着头朝大门口走去,打开房门,只听外面有人说道:“咦?你这穿得谁的衣服?”

陈曦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探头往门口一看,杨之谦捧着一大束鲜花站在门外,他也一眼看到了陈曦,两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晓妍并没有解释衣服的事儿,而是伸手接过杨之谦手里的鲜花,然后淡淡的道:“谢谢杨总。”

杨之谦并没动,而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陈曦,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那神情就好像看到一坨狗屎似的,充满了厌恶。

“我来的好像有点不是时候吧。”他酸溜溜的说了一句。

“没事,我们正打算吃饭,要不你也跟着一起吃吧?”顾晓妍一改刚进屋时病恹恹的神态,笑容可掬的道。

杨之谦的脸色很难看,无奈的笑了下,然后朝顾晓妍微微点了下头道:“算了,你们吃饭吧,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了,你好好养病吧。”说完,转身便走。顾晓妍则笑吟吟的出了家门,然后回头对陈曦说道:“杨总要走了,你倒是过来送一下啊。”

陈曦忽然有一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这种感觉当然不是很舒服,所以站在原地没有动。等顾晓妍关好了房门,他将面条往餐桌上一放,冷冷的看着顾晓妍道:“我怀疑你是中戏毕业的。”

“你管我是哪毕业的。”顾晓妍皱着眉头,一脸难受的道。

陈曦指了指餐桌上的面条,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径直朝门口走去。

“你等会再走行吗?”顾晓妍低声说道,与刚刚说话的口气相比,显得温和了一些。

陈曦停下脚步,苦笑着道:“还让我配合你演戏啊?我又不是演员,再说,你也没给出场费,我和杨之谦本来就不对付,刚才你没见他看我那眼神吗,像要把我吃了似的,你完全可以解释清楚的,何必把我夹在中间呢?”

顾晓妍愣了下,随即理直气壮的道:“这有什么可解释的,杨总知道我生病了,来看看我,正好赶上咱俩要吃饭,这需要解释吗?”

这句话倒是说得一点没毛病,只是陈曦心里清楚,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很明显,杨之谦在追求顾晓妍,只不过两人保密工作搞得不错,竟然一点风声也没漏。今天也算是自己倒霉,闹了这么个误会,今后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了,毕竟杨之谦是公司的副总,本来两人就有点积怨,现在是仇越来越深了。最主要的是,如果真跟顾晓妍有啥事的话,也算是值得,可明明是被抓了壮丁,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算了,我还是少跟着参合吧,本来今天留下做饭就有点多此一举,他想,于是还是朝门口走去,鞋都换好了,忽听顾晓妍低低的声音说道:“就算我求你了,等一会再走好吗?”

他抬头望去,只见顾晓妍穿着自己的睡衣,松松垮垮的,低着头站在身边,丝毫没有往日的强势,却多了几分柔弱,瞬间心就软了下来。

“好吧,你别留我过夜就行。”他坏笑着道。

“想得美。”顾晓妍白了他一眼。

陈曦很快就明白顾晓妍不让他走的原因了。是因为杨之谦并没有真的离开。从阳台的窗户望去,那台奥迪A6一直停在楼下,他应该一直坐在车里。

虽然成了顾晓妍的挡箭牌,但一想到那个平日里牛逼哄哄的杨之谦坐在车里生闷气、吐酸水的样子,他的心里却莫名升起一阵快意,心理上倒也接受了这个算不上任务的任务。

两个人吃饭,一碗面条显然是不够的,他想,可不能白让顾晓妍抓劳工,劳务费要不着,那就从吃的上弥补吧,反正冰箱里满满的,要啥有啥,不吃白不吃!

于是,挑了几样自己爱吃的食材,认认真真做了四菜一汤。光有菜没有酒怎么行?正犯愁之际,竟然在冰箱里发现了两瓶啤酒,于是兴高采烈的拿了出来,心想,大热天,正好喝点啤酒解解暑。

他在厨房忙活的工夫,顾晓妍在卫生间里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身自己的衣服,披着湿淋淋的头发出来,一见满桌子的酒菜,不由得惊讶的道:“没想到你小子有两下子啊,这菜做得蛮像样啊。”

“那当然,过日子吗,吃,绝对不能糊弄。”陈曦笑着说了一句,抬头一看,刚刚洗过澡的顾晓妍,犹如出水芙蓉般的娇艳,湿漉漉的头发还上有水珠滴落,更显得性感妖娆,不禁眼睛都有些直了。

顾晓妍注意到他目光中的异样,翻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径直走到窗口往下望了一眼,发现杨之谦的车还停在那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皱着眉头道:“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吃完了收拾干净就行。”说完,坐在客厅沙发上,拿出笔记本电脑摆弄起来。

陈曦有点尴尬,可瞧着可口的饭菜,心中暗道,管他呢,昨天折腾了一宿,今天又是大半天,先吃饱再说,于是自斟自饮,吃得倒也不亦乐乎。

转眼之间,两瓶啤酒下肚,菜也吃得差不多了,他摸着微微鼓起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差不多行了,赶紧收拾吧。”顾晓妍有点不耐烦的道。说着,又走到窗口看了下,依旧是双眉紧锁,阴沉着脸,半天也没说话。

“还没走?”陈曦问了一句。说着站了起来,一边收碗筷一边道:“你们俩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是我正好赶上了,能替你挡一下,可以后咋办呀?”

“和你有关系吗?平时感觉你不怎么爱打听别人的事啊,怎么今天废话这么多呢?”顾晓妍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本来心情不错,想借机关心下领导,可被抢白了几句,陈曦的心里老大不高兴。

有没有搞错!现在是你求着我呢,而且好赖话咋还分不出来了呢!心里这样想着,再加上两瓶啤酒的作用,他脱口而出一句话:“本来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可现在你把我当挡箭牌,难道我连问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马上就走,反正这都是你们领导之间的事,我一个当兵的可掺和不起。”说完,把碗筷往厨房水池里一丢,擦了把手,就往门口走去。

“行了,行了,我告诉你还不成吗?”顾晓妍的口气缓和了下来。见陈曦站在门口没动,沉吟了片刻,才无奈的说道:“其实真的没什么,就是杨总在追求我,而我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就这么简单。”

陈曦歪着脑袋琢磨了下,坏笑着说道:“你是事业型的女人,暂时不考虑个人问题,这没毛病,可我不一样啊,我三十多了,虽说有女朋友,可毕竟还没结婚啊,万一杨总要是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的话,对我的影响太不好了,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一句话把顾晓妍听傻眼了,她瞪着两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陈曦几眼,冷笑的道:“你这话啥意思?我怎么听着,好像要让我对你负责似的呢?”

“你要肯负责,我当然没意见。”陈曦强憋着笑说道。

话音刚落,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顾晓妍问了一声谁,却听杨之谦在门外说道:“晓妍,是我,开门吧。”

顾晓妍愣了下,随即眼珠儿微微一转,拉起陈曦便朝卧室走去,进了屋不容分说,直接将他按坐在床上,然后整理了下头发,这才转身去开门了。

“晓妍,我想咱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房门一开,杨之谦便抢着说道,可随即发现陈曦并不在客厅里,不由得微微一愣。

“陈曦,出来下,杨总来了。”顾晓妍扭头朝卧室里喊道。

陈曦明知道被顾晓妍利用,可听她叫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从卧室里走出来,朝杨之谦点了下头道:“来了!”

见陈曦大摇大摆的从卧室里走出来,杨之谦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站在门口,斜着看了他一眼,又瞧了瞧顾晓妍,喉咙里咕噜咕噜直响,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进来说话吧。”陈曦道,他并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毕竟也不清楚这二位到底有什么纠葛,万一入戏太深,再误伤了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闭嘴,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杨之谦忽然吼了一声,转而对顾晓妍说道:“晓妍,就算你想拒绝我,总要找个差不多的理由吧,弄这个货色,这也太假了吧。”

“你这叫什么话,我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怎么能叫假呢?”顾晓妍还是很平静的道。

“就凭你,会喜欢他!”杨之谦指着陈曦说道:“他是什么玩意,我还不了解吗?烂泥扶不上墙的吃货,你这不是糟践自己吗?”

陈曦被杨之谦的话激怒了,心中暗道,奶奶的,你追女人,捎带着埋汰我干什么啊?!索性走上前去,挺着胸脯道:“杨之谦,你说话客气点啊,全公司上下谁不清楚啊,要是没你舅,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跑这儿装什么大瓣蒜啊!”

自从当上了公司副总,杨之谦早就习惯了下属对他毕恭毕敬的说话,如今被陈曦顶了这么一句,顿时脸色大变,张口便骂道:“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啊,再跟我废话,明天就让你滚蛋回家!”

陈曦本就看不惯他的飞扬跋扈,一听这句话,伸手就抓住了杨之谦的脖领子,指着他的鼻子道:“姓杨的,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杨之谦虽然嚣张,可真要论起动手打架却不很在行,一看陈曦来真的了,不禁有点怯阵,一边奋力挣脱,一边色厉内荏的道:“你松手,否则我不客气。”

“都给我住手!”一直没说话的顾晓妍突然喊了一句。

陈曦犹豫了下,率先松开了手,杨之谦则后退了半步,整理了下被抓皱的西服,然后恶狠狠的瞪了陈曦一眼。

“杨总,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现在不想考虑个人问题,至于我喜欢谁,那是个人的选择,请你自重,好吗?”顾晓妍平静的说道。

杨之谦被顾晓妍这句话噎得够呛,站在那里好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半晌,才冷冷的看了眼陈曦,然后转身便朝楼下走去。顾晓妍关好房门,走到阳台看了一眼,发现这次杨之谦真的离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一瞧,却见陈曦垂头丧气的站在门口,于是赶紧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能闹成这样......”

“算了,你别不好意思了,我看还是准备为我负责吧。”陈曦苦笑着道:“这下我可惨了,搞不好真要下岗回家了。”

相关文章:

失控的生理卫生课 狂三本子放课全彩

公车系强女奷h|乖我不动就放里面温着

我要尿到你那里面: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乳控文bl肌肉男:总裁低吼一声释放

妻主男宠规矩;宝宝脸上红红肿肿的是什么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