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版)——《阴阳鬼道师》——(全文已完结)

2020-09-12 16:54 · 新商盟

第十三章 堕胎

现在是个信息化时代,网络的传播速度快得吓人,而林子衿昨天救李晴的时候,被人用手机拍下来了,距离比较近,所以把他的衣物和相貌都给拍得比较清楚。 

同时因为角度的原因,视频中林子衿的救人时的动作一气呵成,且难度很高,所以还显得比较帅,一群网友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最帅学弟”。 

那个救人视频火了之后,很快林子衿的各种资料都被扒了出来,再加上他们班的同学也跟着凑热闹,把他的班级也爆了出去,更过分的事,竟然有人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偷拍了一张他的近照,给发到了网上。 

直让林子衿感觉在网络上面,竟没有一丁点隐私。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林子衿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他只想低调的在别人眼中做个普通学生。 

七中的学生火了,那七中肯定也得沾沾光,趁着午休时间,校长钱明伯亲自找到了林子衿,还请了媒体,当着镜头的面,表扬了林子衿,还一个劲的说七中校风如何如何好。 

当镜头对着林子衿的时候,他非常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和林子衿一直不对付的班主任赵舒玲见林子衿出了这么大个风光,心里非常的不爽,但她见校长等大领导都这么热情,自己肯定不好发作,只好在某条微博下酸溜溜的评论了一句,说林子衿这么做太莽撞冲动云云,但立马遭到无数网友怒喷,气得她差点把手机摔了。 

学校方面添油加醋的帮林子衿宣传了一波,这下全校的师生都知道他了,而他确实长得不错,还有些女生专门找她要签名和合影。 

林子衿觉得很烦,他本来就是个安静的人,一时间身边莺莺燕燕让他觉得特别难受,但还是有些男孩心思在,所以极为勉强的和一些女生合影时,他总是往周佳佳那边看,可对方根本没在意自己这边,难免有些失落。 

尽管他在面对灵异事件时表现得非常有气场和从容,但在普通生活中和普通的男生没什么区别。 

那些闹腾的女生只是图一个新鲜,蹭一蹭网络的热度,随着时间的推移,热度降低,人们又被更新鲜的事吸引,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随后学校方面开始禁止学生去林子衿的教室了,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高三永远是学习第一位。 

过了几天,正如上面说的,也就没人找他了,虽然走在学校里偶尔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但也不会再影响林子衿的正常生活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和往常一样,每天来返于学校和家,重复枯燥。 

周佳佳没有再和赵啸林那个渣男来往了,赵啸林也明白自己做了亏心事,也没厚着脸皮继续缠着周佳佳,但她身边的男生依旧不少,似乎和以前没啥两样。 

但林子衿感到他与周佳佳的距离越来越远,他这个人又是个感情白痴,怎么都想不明白,每一天都在隐隐的烦躁中度过,不过还好杨舟牧经常找他,问些阴阳术方面的常识,能够转移转移注意力。 

转眼又到了一个周末,林妈给林子衿打了电话,说是想他了,这个周末想让他回去过。 

想着待在县城里边也没啥事,便答应回去。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吃着林妈做的可口饭菜,感受着乡间特有的静谧,林子衿直觉心旷神怡,远离喧嚣的城市的感觉非常好。 

林家夫妇今天心情特别的好,他们在本地的电视台上看见了林子衿,觉得倍有面儿,这也是他们叫林子衿回来的原因之一。 

第二天村长家的孙子张轩也回来了,张轩没有考上高中,初中毕业就跟着他爸出去打工了,而现在回来是因为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带回来让他的村长爷爷高兴高兴。 

虽说张轩的年级和林子衿差不多,但他家比较传统,十八九岁便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这次回来也是商量结婚来着。 

得知林子衿也在,张轩兴冲冲的找到了他,两人一起去了一趟十字沟。 

这个差点要了这两人命的地方,此时已经面目全非。 

六年前叶云修动手秘法,把沟水抽走后,村民们就自发组织把这沟用石块给填上了,填出一个十字的样子,人们还是觉得不吉利,干脆把四个空缺也填满了,所以现在看到的是一片正正方方的石块地。 

张轩拍了拍林子衿的肩膀,感叹道:“想想还是以前好,无忧无虑的,出了事还有大人扛着,现在压力大了,狗子他们也难得一见。” 

林子衿冲着自己昔日的小伙伴笑了笑,说道:“你可是要成家了,好好过日子吧。” 

张轩也笑了起来,年级轻轻的脸上透着一股幸福感,看来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 

两人站在田埂上看了一会儿,张轩突然伸出胳膊勾祝林子衿的肩膀:“今天中午去我家吃饭,总得认识认识嫂子吧。” 

张轩女朋友叫于晓溪,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五官端正,身材娇小,年龄比张轩大三岁,有句话叫女大三抱金砖,张家不仅不介意这点,还很欣喜呢。 

于晓溪虽是城里姑娘,但一来到张家,就帮着家里人干活,嘴又甜,一家人都喜欢得不得了。 

在张轩给林子衿互相介绍的时候,林子衿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姑娘,微微皱起了眉头,只见她虽然皮肤白皙,看起来很健康,但眼角处有点发紫,和黑眼圈不太一样,它不是一圈,而就是一点,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 

而林子衿能看得这么仔细,是因为他竟然在于晓溪身上感到了一股阴气。 

同时他还发现于晓溪的腰背有些佝偻,和那些因为不良习惯造成的驼背不一样,她的背上像是压着什么东西,而她又努力想把背挺直,就成了林子衿看到的这个样子。 

但林子衿没有说马上什么,笑着客气两句,等到于晓溪去帮忙弄午饭时,林子衿才把张轩拉到一边,低声问道:“嫂子是不是堕过胎?”

第十四章 婴儿哭声

第十四章

张轩一下瞪大了双眼,大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连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这边后,又把林子衿拉到了一个没人看见的角落,非常小声的说道:“晓溪是堕过胎。”

林子衿问道:“因为你?”

张轩摇摇头说道:“一个渣男干的,骗了晓溪的身子就跑了,但晓溪绝对是个好女孩。”

林子衿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于晓溪也是真心喜欢张轩的,张轩也绝非网上说的备胎,接盘侠什么的。

张轩突然想起当年林子衿被一个大师带走的事,虽然自己未亲眼所见,但那大师神奇之处被村民们津津乐道了好几年,大师就是林子衿的师父,那林子衿肯定也学会了不少厉害的本事,这一来,他能看出于晓溪堕过胎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

想到这,张轩也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晓溪身上不会是有什么吧?”

林子衿蹙眉,沉吟了半晌,他才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看出了嫂子的身体很虚,堕胎对母体的伤害很大,要注意下,多补补。”

张轩认真的点头,然后有点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事可别给我爸妈爷说,他们都是老古董,肯定不理解这事。”

林子衿点了点头:“明白的。”

张轩舒了口气,立马就要去后院捉鸡杀炖汤给于晓溪补身子。

林子衿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之前在跟着叶云修也处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关于堕胎后出的事也有见过——还未成型的胎儿被绞成碎肉,自然会有很大的怨气,而这个怨气首先针对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加成一些特定的环境和时间,一些死婴会变成婴灵,很长一段时间会跟着母体,不管白天黑夜都会骑坐在母体的肩膀上,影响母体的身体健康和运势,严重的还会连累亲人,祸事不断。

于晓溪很明显是这种情况,但她身上却没有婴灵,林子衿因为命格的关系,是天生阴阳眼,加上学道让他的阴阳眼趋于稳定,所以大多数鬼物是无法逃过他的眼睛的。

同时《鬼道阴阳术》里记载,说婴灵如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母体的,它就像一个看不见的寄生虫,和鬼魂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而且林子衿感受到的阴气也不强烈,这事有点拿不准,所以才给黄轩讲于晓溪没事。

对于普通人来说,婴灵是相当难缠的东西,但对林子衿这类人来说,处理起来比怨鬼都要容易得多,所以就算有什么事,也能够费不了多少功夫。

出现这种情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于晓溪之前确实被婴灵缠住了,但后来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婴灵便消失了,而现在她身上出现的症状,可能是婴灵留下的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林子衿并没有过多纠结于这件事,也不想破坏林家的喜悦气氛,便也没再多问多说什么,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

下午张轩带着于晓溪和林子衿,在小时候玩过的地方逛了一圈,回忆了一番童年,林子衿倒是觉得特矫情。

张轩会在家里待上一个星期,而林子衿星期天中午就得返回学校呢,两个发小相处不了多久,也不禁叹息起来,时光荏苒,往事不再留。

吃过晚饭后,林子衿早早的上床睡觉了,这一晚林子衿难得的失眠了,而且是没有缘由的失眠,似乎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就像水中镜花,把不准。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半夜还没一点睡意,透着窗户往外看,今晚的月亮异常明亮,散发着冷冽的光芒,月亮周边似有黑雾环绕。

林子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这有些怪异的月亮,直到眼睛发酸,渐渐有了困意。

不知过了多久,正睡得迷迷糊糊,林子衿突然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最开始特别微弱,若有若无,随着时间推移,声音愈来愈大,到最后就像有个婴儿在自己身边哭泣一样。

林子衿却没有醒来,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就像有千斤重一般,身体也是疲惫到了极点,整个人都是一种非常朦胧的状态,就像感知到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根本无法去思考那个哭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修道之后的林子衿的潜意识还保留了一丝清明,本能的感到了诡异和危险,他一部分意识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渐渐的,他自我的意识渐渐占据了上风,他明白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心里焦急万分,但身体依旧无法移动,就像人们常说的鬼压床一样,但林子衿此时遇到的东西要厉害无数倍。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嘭嘭的敲门,在哭声之外的声音,就像一片绝对黑暗中的小火苗一样,让林子衿找到了方向。

只见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弹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急迫的敲门还在继续,林子衿连忙穿好衣物,冲到堂屋开了门。

发现来人竟是黄轩,他也是满头大汗,脸上像是涂了一层石灰一样,灰白灰白的。

林子衿没有问什么,他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抓着黄轩的胳膊就往他家里赶去。

在路上黄轩带着哭腔的声音对林子衿说他遇到的事。

原来大概在十点过的时候,黄轩和于晓溪都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一开始以为是哪家的小孩哭了,没有在意,可到后来那哭声就像出现在他们房间里面一样,他们两人吓坏了,哪里还有心思睡觉,两人把灯打开,抱在一起发抖。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黄轩迷迷糊糊睡着了,过了很久,突然感到身边很冷,他醒来发现于晓溪全身都在发抖,脸色变得焦黑,最可怕的是,于晓溪嘴巴一张一合,发出的竟婴儿的啼哭声!

他意识到不对,去叫他爸妈,而他们睡得很死,怎么都叫不醒,他只好跑来找林子衿了。

林子衿听后,脸色更加的难看,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感到黄轩家,黄轩一推开门,却发现于晓溪就站在门后面,微微埋着头,长发从两侧落下,阴冷的月光打在她身上,就这样阴测测的看着两人,接着她嘴一张,发出了一声很婴儿的哭声。

相关文章:

c翻你,小s货/放置play道具调教走绳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打工跟男老乡租房…男朋友让把腿张的开点

激烈H动态图——男生拽我胸罩带还把我

男生被绑架虐文*男操女乳皮裤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