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回眸乱于心】回眸乱于心【全章节】

2020-09-12 16:49 · 新商盟

今天是陆子文二十四岁生日,我和他是大学校友,他大我二岁,现在是一家连锁超市里的高管。我们认识有六年的时间,相爱也有五年了。

陆子文是个很低调内敛的男孩子,做事非常沉稳,把生活和工作安排得很妥帖,他就是我这辈子最想嫁的男人吧?

我们每周约会,总是我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他会很认真地听我说那些琐碎的小事。

我的人生一直很顺利,没有遇到过太多的波折。我和母亲在应城租房住着,她开了一家杂货铺子,靠它的收入我勉强读完了大学。然后在电视台找到了一份助理记者的活,工资不高,还异常辛苦,可是我已经很满足。

前段日子,我的处女作问世了,得到了报社主编的好评。我拿到了一笔不菲的稿酬,心里非常激动,和我的好友兼闺蜜程景慧走遍了大街小巷,看中了福地的一套小公寓,我定了房子,付了首付。

今晚我想把它作为礼物拿出来送给子文,希望他可以向我求婚,然后开始我们两个人的幸福生活。景慧说我们认识得太久了,到了该成家的年纪,我也想结束单身生活,无奈子文一直按兵不动,让我等得心急如焚。

我也算是逼婚了,特意找到了应城最豪华的酒楼。就是我面前这座气势恢宏的城堡,名字也很好听,叫爱琴海。

我和程景慧东张西望打量着城堡内的格局,生怕踩碎了脚下的玻璃地砖,看着里面侍者彬彬有礼的样子,我觉得早就应该和子文到这种有档次的地方潇洒一回。

“我走了,剩下的全靠你呢?晶晶,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要是成功了,你可要好好犒劳我。”

我朝景慧挥动着手,信心十足地说道,

“我知道啦,你放心,肯定成功。”

望着景慧离去的背影,我看了一下手机,离子文下班的时间还早,我怕打扰他的工作,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我在爱琴海等他。

我正欲上三楼的包间,却发现大厅靠窗的地方有个女人的身姿非常养眼,她身上散发着优雅和干练的气质,一身合体的西服让她在大厅里显得鹤立鸡群,我有些花痴地移不开目光。她对面坐着的男人是如此眼熟,我的心漏了半拍。

使劲地揉了揉眼睛,那个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不正是我心心念念的陆子文么,我的脚再也移动不了分毫。我不敢相信,听到手机的响声,我低头瞧了一下,是子文回的短信,一个字好。

难道是我看错了人?那男子一身合体的西装,显得很有气势,特别是手腕上那块表,不会是便宜货,我的子文肯定买不起。

正欲上楼去,耳边传来那男子的声音。

“玫瑰,我今天有事,就不陪你了。”

我的心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声音是那样的熟悉,我肯定不会听错。五年的时间,我已经听得出子文的脚步声,何况是他本人的声音呢?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已经和朋友说好了,给你弄了个聚会,你不可以拒绝哦?还有你的几个好兄弟都会来帮你庆祝的,如果有事的话,你先忙,我们会等你的。”

“取消吧,我没有时间。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和他们玩一玩,钱算我的。”

我感觉心在滴血,呆呆地看着他握着那女人的手。

鬼使神差的走到他们身边,傻傻地看着陆子文,悲戚地问道,

“子文,你不是说今天很忙吗?怎么会在这里?”

陆子文看见我,显得很意外,我和他的消费水平一直停留在应城的各大便宜餐馆,从来没有进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我就是怕他有压力。

“玫瑰,你先走,我有点事要和朋友说说?”

朋友?我的心撕裂般地痛疼着,我拦住玫瑰的去路,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玫瑰不解地看了陆子文一眼,

“我和他的关系还用解释吗?大家都知道的,我们是青梅竹马,这是我的订婚戒指,你又是谁?不会是看着我家子文英俊潇洒,就痴心妄想了吧?你也不看看你的模样?”

我不顾玫瑰的鄙视,望着面前完全陌生的陆子文。

“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陆子文不敢正视我的目光,看着窗外优美的风景,答非所问。

“我会解释给你听的。”

转过身准备拉着我离开。

我推开他的手,

“我现在就要知道,当着这个女人的面。”

玫瑰愣了一下,很淡定地走到我面前。

“小妹妹,我叫吴玫瑰。我和子文早就订过婚了,两家也是世交,我们结婚是迟早的事情,而你永远都是他身边的一朵野花。今日既然知道了我和子文的关系,以后就不要缠着他了。”

我有点张口结舌,看着面前优雅得体的女人。

“你一点也不介意我和子文的关系吗?”

玫瑰看着自己白嫩的手指,

“我和子文还没有结婚,他怎么玩我都不在乎,只要结婚后一心一意对我就行。”

我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涌了一刀,

“陆子文,你太过分了。”

“玫瑰,还不走?”

陆子文的语气极其严厉,我有些诧异,这还是我所认识的子文吗?

玫瑰很友好地冲着我笑了一下,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倔强地望着面前真心相待了五年的男人。

“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能给个肯定地回答吗?”

陆子文见有人围上来看热闹,拥抱着我。

“我们借一步说话,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衷的。”

我想推开他,但是力气没有他大,反而被他拖着上了楼。我死死抓住楼梯,硬生生地把要涌出来的眼泪压了回去,不想再听他的任何解释。

“放开我吧?陆子文,我们完了。”

陆子文紧抓着我的手,

“晶晶,我们都有五年的感情了,你就不能多给我点时间吗?玫瑰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但是我们不是恋人,我不爱她,我爱的是你。”

我的眼里有了雾气,

“这么说,你一直以来都劈着腿,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难怪你总说很忙?原来是忙着和两个女人谈恋爱。”

陆子文非常地烦躁不安,望着紧握着楼梯不肯松手的我。

“晶晶,我现在已经快要说服家里了,你再给我点时间,他们肯定会接受你的。”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猛地咬了一口陆子文的手,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我从楼梯上站起来,飞快地向门外冲去。看见爱琴海门口停着一辆车,我打开车门。

“师傅帮帮忙,我有急事,要快点离开这里。”

那司机回过头来,瞧了一眼满是泪痕的我,犹豫了一下。

“去哪里?”

我擦了一下眼泪,才发现司机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美入鬓,非常地英气,身上有股儒雅的味道,比我家陆子文更加成熟稳重,我愣了足足有三十秒的时间,随口说道:

“哪里都行,只要离开爱琴海就好。”

车子往前开着,我嚎啕大哭起来,没有想到我最信任的陆子文也是个渣男,让我特别难以接受。就算是此刻,我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车开了许久,缓慢地停了下来。

“擦一下眼泪吧?别哭了,我听了心里也很难过。”

那男子递了一张纸给我,

“谢谢。”

我虽然很伤心,但是我还是忍住心中的伤悲,很客气地回了一句,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那男子的眼神极其温暖,我别过头去,才发现车内非常干净。东西都放置的紧紧有条,我意识到这不是一辆出租车。

“对不起,我刚刚遇到了一点意外,把您的车当成出租车。”

那男子依然凝视着我,

“没有关系,我是一名法医,帮助别人也是我的工作内容。更何况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开车带你走了一段,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法医不是都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样子吗?怎么可能是这么英俊的男人呢?不会也是骗我的吧?我感觉自己有了心理阴影。

“您看样子不像。”

我脱口而出地说了出来。

“你指得是外表吗?好多人都这么说。刚才是不是和男朋友闹误会呢?看你哭得这么伤心,看来这误会的程度不轻啊!”

听他这么一问,刚止住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我现在心里非常难过,今天本来是我男朋友的生日,为了给他个惊喜,我花费了很大的心思。刚刚我才知道他早就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而我变成了人人讨厌的小三。”

他有些同情地看着我,

“恭喜你,你又恢复了单身,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肯定有男孩子追。我有很多优秀的同事,可以帮你介绍一个靠谱而优秀的男人。”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我才遭遇到背叛,不敢再相信爱情了。”

他抬眼看了一下手表,

“我开玩笑的,局里还有个会议等着我去主持,如果你没有事的话,可以下车了吗?”

我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对不起,耽误您的工作了,谢谢。”

他非常客气地对我笑了笑,就把车开走了,我才想起还没有问他的名字,心里感觉非常地失落,呆呆站在原地许久,才醒悟过来。

我跟程景慧打了电话,她很快就过来了。

“陆子文这么爱你,我觉得不可能背叛你,是不是你误会什么呢?”

程景慧看着我哭红的双眼,搂着我,极力安抚着我那颗受伤的心。

“你知道的,我眼里容不下沙子,他纵然有一千个理由,也不能这么欺骗我的真情,你是没有看见,他手上的那块手表就很值钱,我那套房子恐怕他也瞧不起。”

我非常伤感地说道,

“算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以后你肯定会遇到更好的男人,让陆子文将来后悔莫及,我说刚才他怎么狂打我的电话,以为你们好事已成。”

我听景慧这么说,

“不许理他,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呢?”

程景慧勾搭着我的肩膀,

“咱们喝酒去,一醉解千愁。”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

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

“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

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

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和人家亲密互动。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开放,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吧台。

我在去厕所的路上逡巡着,不知道现在离开,景慧会不会和我反目?我刚失去了最心爱的男朋友,要是连闺蜜也失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放开我,我要和你分手。”

一个黄头发姑娘挣脱开男人的手,跑过来躲在我的身后。

“你给我站住,吵架就要分手,我也真是受够了。”

只见一位满身酒气的大叔站在了我面前,大声吼道。

“那你为什么还不同意分手?死乞白赖地求着我?”

身后的姑娘极力讥讽道,

我大吃一惊,眉头紧皱,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会和一位中年男人谈恋爱,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我侧过身子,想绕开迎面过来的男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男子一把扣住我的手,

“你比她要嫩滑得多,身材也好,我很满意,我们交个朋友吧?”

我非常恶心眼前的男人,极力想挣脱他的控制,瞟了一眼身后的小姑娘,她早已跑得没有了踪影。

“对不起,我已经有男朋友,不能脚踏两只船。”

那男人怪笑起来,

“我不在意,你肯定会爱上我的,酒吧里好多姑娘想做我的女朋友,我还看不上她们了。”

我心里大急,遇到的估计是个心里变态的男人吧?必须想办法脱困才行啊!

那男人虽然醉了,可是力气很大,把我推到在酒吧的墙壁上,满口的酒气扑面而来,我别过头,躲过了他的袭击。

脑海里灵光一闪,我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脚背上,他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双手松开了我,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出事地点,小跑着回到了吧台边,见景慧正和刚刚认识的男人亲吻着。

“程景慧,你干什么呢?”

景慧被我拉开,心里极其不高兴。

“好不容易有个帅哥搭讪,却被你给你破坏了。你的命好,总有个帅气的陆子文陪着,你看看我的身边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我一个都看不上眼。”

我有些急了,使劲地摇晃着她。

“景慧,这里的男人都不是好人,我们还是走吧?”

景慧搂住我的肩膀,

“你不是很伤心吗?我不就是想让你过来开心开心的吗?你就不要装清纯了,在这里尽情快乐吧?来这里的人都是想放纵一下的,要不然怎么酒吧里的生意会这么火爆呢?酒醒之后谁还记得谁?我肯定会给你保密的。”

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吗?难道十年的相处,都没有看清楚她的为人?我非常的失望,不再犹豫,抓起吧台上的包包,准备离开。

“你想玩就在这里玩吧?我要走了。”

景慧有些不高兴了,

“陆子文都这样了,你还为他守着什么啊!还不如及时行乐呢?这男人吧,我算是看透了,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我付清了酒吧里的钱,感觉脑海里的意识也有些模糊起来,果酒也能醉人吗?

“陆子文确实对不起我,但是我不能就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吧?我和他是有区别的,好吧?景慧,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肯定会找到爱你的男人,不要在这种地方自暴自弃。”

程景慧总算安静下来,旁边的男人见没有便宜可以占,立刻就走开了。

“这男人真是垃圾,占了我的便宜,连酒钱也不付,我要找他去。”

我拉住景慧,扶着她有些歪歪倒倒的身子往外走去,身后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就是她,哪个穿白衣的女人,她刚才把我的脚弄出了血。”

我知道肯定是惹上麻烦了,拉着景慧闪进了扭动着身子的人群中,希望那些人看不到我们。我和景慧走出酒吧,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无奈景慧脚步迟缓,走路东倒西歪,我也感觉走路轻飘飘地,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有人挥动着什么朝我们砸下来。因为身边的人都散开了,我本能地拉着景慧蹲了下来。

等了许久,也没有见有东西砸下来,我抬起头,想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看见白天帮我忙的司机握住了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男人的手,美乐美的大厅里一片安静,众人都围在四周,不敢做声。

“秦法医,您怎么有空光临我的小店?”

握着铁棍的男子很客气地问着司机,两人的手在半空中较量着,原来救我的人姓秦。

我吓得浑身发软,身子不由得颤抖起来。今天真是背时,不仅被男友劈腿,还不小心闯了大祸,要是没有这位秦法医,我恐怕就一命呜呼了。

“我是慕名而来的,听说你店里的酒别有一番风味,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吓唬我朋友?”

握着铁棍的男子收回了手,把铁棍递给了身后的人,和秦法医握了握手。

“秦法医,你的女朋友唐欣我可是认识的。这位姑娘弄伤了我大哥,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怎么也赔偿我大哥的医药费才行?”

我的牙齿都在颤抖,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想爬起来往外跑,却移动不了分毫。

秦法医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搂着我的腰。

“都是男人,你懂的。”

那男子邪恶地笑了,

“秦法医,你真厉害。我就说男人都是花心的,哪里会一心一意的,唐欣说相信你的人品,您真是让我失望啊!”

我见他们认识,心又提到了嗓眼上,要是他们合伙骗我,我该怎么办?刚才的害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那中年大叔想强行吻我,我又挣脱不开,才踩了他的脚一下,完全是自我防卫。。”

秦法医看着我气愤地样子,轻声问道,

“你没有事吧?”

我不敢看他的眼神,极力想保持头脑清晰。

“我没有事,就是景慧喝多了,有点找不着北了。”

我望着坐在地上的景慧小声说着。

“既然是这样,都是一场误会,大家继续玩。秦法医,今天的酒水都算我的,当给你的女人赔罪如何?”

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秦医生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

“多谢了,我的女人受了点惊吓,恐怕没有了玩乐的心情,改日再来。”

说完不等刀疤脸回话,示意站在他旁边的年青男子扶起地上的景慧,我们安全地走出了美乐美。直到我坐在秦法医的车中,才长舒了一口气。

“刚才非常不好意思,为了救你,不得已说了些不好的话。你们两个女孩子怎么会跑到美乐美去的,哪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低着头,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景慧。

“我只是心里难过,想找个地方喝酒,美乐美是景慧带我过来的,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如果不是那男人惹我,我是不会动手。”

秦法医开动了汽车,

“我知道你是不会惹别人的,肯定是他们故意找茬,以后不要去这种地方了。你如果放不下,可以找你男朋友臭骂他一顿,喝酒只会更痛苦。”

我紧咬着嘴唇,心里暗暗叹息着,真是不走运。

“你们住哪里?我送你们回去。”

“锦江花园小区,景慧住那里。我下车后坐公汽回去就好了。”

车开了一半,坐在我旁边一直沉默的年轻男子开了口,

“秦老师,后面有人跟着我们,怎么办?”

秦法医看了一下后视镜,皱着眉头看向我。

“我让小魏把你的朋友给弄醒,然后送她回去,你跟着我去公寓,今天就在那边休息,明天早上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的。”

小魏听了秦法医的话,在景慧的额头按几下,她就清醒了些。

“晶晶,我们这是在哪里?”

景慧慌张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身子朝我这边靠了靠。

“没有事了?他们两个是好人,救了我们,后面还有人跟踪着,等会儿这位魏法医会送你回去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景慧更加害怕,又朝我身边靠了靠。

“法医不就是验尸体的吗?晶晶,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人?我不要他送我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无语地看了一眼景慧,

“我也刚刚认识他们的,你要是不愿意魏法医送你回去的话,你就自己下车,让后面的人带你回美乐美。”

景慧瘪了瘪嘴,看了看身边的年轻男子。

“算了,还是他好了,长得也不算难看,这种级别的可以接受。”

我真没有想到景慧花痴到了这种地步,感觉在秦法医面前非常的丢脸。后面的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我心里非常纠结,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回公寓,我害怕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把手机反复看了几遍,终究没有勇气打电话给陆子文。我已经在大庭广众下说了分手,现在要他过来救我,岂不是很没有脸?

车到了锦江小区,我和景慧挥手道了别。

景秀花园是应城最好的楼盘,我想买房时最先看的楼盘就是它。因为高昂的价格,我只好望而却步。听说站在楼顶,可以俯视应城的全景。

我和秦法医就站在景秀花园的楼下。看着远处一闪一闪的亮光,我估计那几个家伙肯定是要蹲守了,我想要回家的愿望落了空。

“秦法医,您的家就在这里吗?”

我轻声问着,脑海里想起那凶狠男人的话,猜度着他家里肯定会有女朋友等着,心里稍微有些安静下来。

秦法医平静地看着我一眼,

“我在顶层有套公寓,这是我第一次投资,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做生意的本事,花了我多年的积蓄买了这里的楼盘,没有想到价格太贵,一直积压在手中,卖不出去。我就死了心,安心去局里做了法医。”

我吃惊地看着他,

“不会吧?我也到这里了解过,当时同车的有好多人,他们都非常想买这个楼盘的房屋,因为没有买到而遗憾了好久,现在我们偶尔谈起这个事,都会感慨一番。”

秦法医有些不相信我的话,

“我在景秀花园里有四套公寓,楼层和朝向都是极好的,你如果能帮我卖出去的话,我给你佣金,你看如何?”

我现在非常缺钱,在电视台的工资刚够我花,要供我的那套小公寓肯定很艰难,正想着是不是把公寓卖了,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秦法医,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秦法医从身上掏出身份证,递给我看。身份证上的男子非常年轻,是帅得人神公愤的那种,我抬头看了看他本人。

“差别太大了,不是很像呢?”

秦法医有些羞涩地笑了,

“我家欣欣也这么说,说我现在越来越丑了,要把我给休了。”

我的心隐隐发疼,为什么人家的男朋友如此好呢?,

“秦昆仑,这个名字好怪了,难道你家里信道教?还是你妈妈喜欢武打小说,所以才给你取了个这么古怪的名字。”

秦法医有些急了,夺过我手中的身份证。

“人人都夸我的名字有气魄,说和我的性格很相配,没有想到你的见解这么独特。”

说完直接奔电梯而去,我只好默默地跟在后面,把对他的好感降低了十分,没有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看来真话比假话更伤人心。

进了公寓,我的眼都直了,特别是客厅中央的沙发,是我最喜欢的那一款,立刻甩掉脚上的高跟鞋,把手里的包包随手丢在客厅的矮柜上,直接就在沙发上来了个贵妃躺。

秦昆仑看着我落落大方的样子,眼里有很多不解。

“你也喜欢这款沙发?”

我本想点头的,才发现不是我家,不能乱说话,我和母亲挤在阁楼里,别说沙发,连个床都闲挤,现在看到这么舒适柔软的沙发,一分钟都不想离开,我大声宣布道,

“今晚我睡沙发。”

秦昆仑很无语的看着我,

“我家里有现成的客房,你为什么要睡沙发?”

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马上从沙发上恋恋不舍的爬了起来。

“我饿得前胸贴后背,都已经一天没有沾米了,你家里有吃的吗?”

秦昆仑有些为难,脱掉了外衣放在沙发上。

“我很少住这边,欣欣有时候会过来帮我准备些食物,你看冰箱里有没有东西?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可以叫外卖。”

我立刻看见了厨房里的大冰柜,满心欢喜的走过去打开来,里面全是好吃的东西,我的口水直往下掉,妈妈要是有这么个大冰柜,肯定要乐疯了,我将来要努力工作,赚钱买一台孝敬她。

“是不是没有东西?”

秦昆仑见我久久没有动静,走进厨房问我。我头发昏,脸发烫,这果酒也太厉害了。

“有,我在想吃什么比较好?你喜欢吃什么?”

秦昆仑已经换了居家的衣服,看见我的模样,从冰箱里拿出一小瓶深色的液体。

“你喝几口,解救效果很好,你这酒量,以后不要喝酒了。我来做饭吧?你去休息。”

我接过药瓶喝了几口,摆摆手,不想听他继续啰嗦下去。

“你冰箱里的东西我可以随便吃吗?”

秦昆仑答应了一声,站在我身后没有动。

“你不吃的话,过一段时间我也会扔掉的。我帮你找了件女式睡衣放在沙发上了,你换了衣服过来做饭,尽量快点,我也饿坏了。”

我手脚麻利地拿出了冰箱里的菜,把饭蒸好,我才去了客厅,拿着衣服去客房里,里面全是粉红色的,我不大喜欢,感觉秦昆仑的女朋友太矫情了。

我出来时没有看见秦昆仑的人,感觉走路也顺畅起来,秦昆仑的醒酒药很好用。我赶紧进厨房忙碌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有菜香味飘了出来,我摸了摸饥饿的肚子,忍不住用手抓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真是又滑又嫩,我无比陶醉的咀嚼着。

“好香,你的手艺不错。”

秦昆仑也学着我的样子抓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

“真是美味,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会做饭的女人。”

我被他这么一恭维,就有些飘飘然,把刚才的不愉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叔,谢谢您的恭维。”

秦昆仑的脸色变了,

“我有那么老吗?我刚刚二十八岁,正是男人最美好的年华,人家都说我很帅气,英俊潇洒,为啥到了你这里就成了大叔了。”

我深感自己的嘴欠,努力摆出一副讨好他的笑容。

“我最近比较迷韩剧,感觉喊大叔特别的有成就感。今天也就是尝试一下,没有想到您会这么生气,以后我喊你秦哥,您看怎么样?”

秦昆仑已经尝遍了我做的菜,

“随便你,看来以后我要注意形象,让自己显得年轻才行。”

我闭嘴不言,饭做好后,我们两个人一扫而光,吃完后打着饱嗝,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相顾无言。

“今晚我们睡觉小心点,我有些担心,总觉得刀疤不会就这么罢休的。让你在客房里睡,有事你记得喊我,知道吗?”

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不行,我睡觉很死,天上打雷我都不会醒。要不我和你睡一个房间?”

话一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我这不是送上门的羊吗?

因为起来的急,我的睡衣外套滑落在沙发上,这件睡衣极其性感,后背是镂空的欧根纱,前面是丝绸的,长度直到大腿的根部,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身材比较娇小,我穿着非常的紧身,秦昆仑呆呆地看着我足足二十秒,才移开了眼光。

“你快点把外面的衣服穿好。”

我的脸变得通红,急忙拿起滑落在沙发上的外套,披在了身上。

“我刚才是不小心,没有别的意思。还有,我是说在你房里打地铺睡。”

秦昆仑轻咳了一下,耳根也有些发红。

“我是个警察,知道不经人同意发生关系的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放心,我也不是色鬼,连我女朋友都没有碰过,怎么会碰你呢?”

“你又骗我,你没有碰过你的女朋友,她怎么会有睡衣放在这里的?”

“她有时候在家里呆厌了,也会上这里小住。我们都在警局里工作,她是做内勤的,工作比较清闲,这里离我们警局近一些,所以我们偶尔都会住这边。”

我紧盯着他的眼睛,见他神态很自然,便相信了他的话。

“我睡地下,你睡床上,明天早上你要尽快想办法把那帮人支走才行?”

说到这里,我才想起还没有跟母亲打电话。

“糟了糟了,我妈妈要是知道我没有回家,肯定会急死了。”

他轻描淡写地看了我一眼,

“就直接和你妈妈说呗,我帮你作证。”

我朝他友好地笑了笑。

“我妈妈一直不知道我有男朋友,她非常讨厌英俊潇洒的男人。”

我母亲一直和街边修鞋的曹老头来往很密切,我很明确的暗示过她,要她和那老头断绝往来,我可不想有这么一个继父。我妈妈看上去柔情似水,非常有魅力的一个女人,找个风度翩翩的男人,才能成就一段佳话。

“用我的手机打吧?”

秦昆仑把手机递给我,我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可以节约时,我绝对不会浪费。

“妈妈,我今晚不回来了,要在景慧家里过夜,我想和景慧好好亲近一下。”

“丫头,这号码不是景慧的,也不是你的?这么晚了,究竟和什么人在一起?”

电话那头传来母亲担忧的声音,我心里暗叫糟糕,不该贪便宜用秦昆仑的电话。

“是景慧表哥的电话,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正在充电。”

母亲长长吐了一口气,

“那行吧,以后可不要在外面过夜了,要是被人家知道了,你会嫁不出去的。”

我看见秦昆仑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刻呆住了,这个男人的笑容非常温暖。

“好的,以后我都不敢了,亲爱的妈妈。”

听到女儿撒娇的声音,石雨樱放下心来。

“等你有了老公,我就不管了。你赶紧找个男朋友带回来我瞧瞧,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总是一个人,让妈妈很担心。”

我听见母亲的话,脸立刻就红了。

“妈妈,晚安。”

迅速地挂断了电话,

秦昆仑注视着我,我感觉非常地尴尬。

“我没有想到你看起来单纯可爱,撒起谎来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是不是经常这么干?这样欺骗自己的妈妈可不好。”

我感觉瞌睡虫爬上了我的眼角,打着哈欠。

“我累了,要睡觉了,晚安。”

逃避着秦昆仑责备的眼神,直接去了卧室,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相关文章:

刚谈恋爱出去玩怎么住,荤场10分钟关灯怎么玩

春日负暄 潮湿 bl文库 潮湿by春日负

【完整】《情深梦起:霍少溺宠成瘾》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婚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娇吼低喘硬挺*章厨房突然挺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