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完整】《法医娇妻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2020-09-12 16:50 · 新商盟

第9章 放开我

还能听到自己擂鼓般咚咚咚跳个不停的心跳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靳南城应该睡着了,于是转过身想去看他,却不妨他伸手把她捞进了怀里。

她吓得一口气提上来久久不敢松出去。

“再乱动把你丢出去。”他仍然闭着眼睛,仿佛在说梦话。

可是她僵着身子根本没动。

炙热的手掌就这么大喇喇地放在她腰间,几乎要把那里的皮肤烫坏。

温宜宁紧张得额头冒汗,可是头顶却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睡着了。

尝试着动了动身子,他手却跟着一紧,把她又往怀里揉了几分。

一晚上僵着身子,直到天快亮了才模模糊糊睡着。

所以第二天温宜宁悲催地起晚了,快到中午十二点才起来。

奇怪的是从来七点半准时出门的靳南城居然也没起,抱着她睡得正香。

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啊。

“靳南城,你醒醒。”她伸手推他。

他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脸颊泛着红晕,抱着她蹭了蹭,下面火一样烫着了她。

“你放开我!”温宜宁有些恼了。

靳南城微微睁开眼,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然后翻到她身上,吻住她的唇,大手火热地探进了她衣服里。

“温宜宁……”

他轻声呢喃,魔咒般让温宜宁失去了抵抗能力。

“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我已经准备好午餐了。”罗海兰在外面敲门。

温宜宁瞬间清醒,一脚踹向靳南城。

靳南城裹着被子滚到了床下,痛苦地捂着下身,脸色惨白。

“怎么了?谁摔了?”罗海兰听到声音询问。

温宜宁焦急地看着靳南城:“对不起。”

“我进来了。”

门把转动的声音。

“没事,我们马上出去。”靳南城声音里带着压抑,说不出的性感。

罗海兰站在外面哈哈笑了两声。

温宜宁一张脸红透了,下床去扶他。

“别碰我!”

温宜宁有些委屈又有些担心。

看他弯着腰跑进浴室,连忙拿了衣服过去,手摸到内裤时,心一阵狂跳。

“你忘了拿衣服。”她站在外面敲门。

“要么进来一起洗,要么出去!”

听他火气那么大,温宜宁连忙放下衣服,开门出去。

没想到罗海兰就等在楼梯口,看她睡衣皱巴巴的,笑得格外暧昧。

“要洗个澡吗?”她上下打量她一眼拉着她的手,满脸慈爱。

温宜宁点头解释:“靳南城在里面洗澡,我去旁边房间洗,免得您等太久了。”

“没事没事,你们慢慢洗,妈妈不急。”罗海兰拍拍她的手臂下楼去了。

温宜宁这才松了口气跑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战斗澡,出来的时候刚好跟靳南城碰上,下意识看向他下面。

“乱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靳南城一巴掌罩在她脸上把她脑袋转了回去。

多久没有这么挫败的感觉了?

好像从这丫头家搬出来后就没有了吧?

罗海兰准备的午餐很丰盛,临时又让炖了一锅鸡汤,软磨硬泡地非让温宜宁喝了两大碗。

温宜宁实在喝不下去了,可是又不想辜负罗海兰的好意,正纠结着,一只大手伸过来把碗端过去一口喝得干干净净。

“我喝过的……”她小声说。

靳南城今天对她一直很不耐烦,冷冷丢给她两个字:“闭嘴。”

罗海兰看着小两口的互动,高兴得不得了,拉着温宜宁的小手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着没什么精神。”

“没有,我很好,就是腰有点酸。”温宜宁如实回答,在靳南城怀里僵了一晚上,不酸才怪。

“你这孩子,也不知道节制一点!”罗海兰责怪了靳南城一句。

“阿姨您别怪他,他腰应该更酸。”手脚把她整个人夹得紧紧的,一晚上都没怎么动过,应该比她更酸才对。

只是她话才刚说出来,靳南城就被呛得直咳嗽,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好,好,看样子我明年就能抱上大孙子了。”罗海兰拍着手掌笑起来。

温宜宁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不是那样的……”

“我还有事先去公司。”靳南城突然起身打断了她的话。

算了,他们结婚的目的不就是哄罗阿姨高兴的吗?

“去什么公司,下午你要陪宜宁去试礼服的!”

这次借着杨夫人的生日宴会让温宜宁以靳太太的名义,名正言顺地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是她准备了好久的。

“您陪她去吧,我还有事。”靳南城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罗海兰气得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臭小子!什么事能比自己媳妇儿更重要!等我们宜宁找到更好的了,我看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靳南城脚步轻快地跑到了车库,可是脑子里却一直回荡着罗海兰的话。

如果有一天温宜宁找了别的男人,他是不是得孤独终老?

“阿姨您别生气,南城哥哥是靳氏集团的总裁嘛,忙一点也应该的。”温宜宁突然想起昨晚上韩素雅让她转告靳南城不用去陪她试礼服的事情。

现在好像也没必要了。

人家情侣间的小情调,她何必去煞风景,更何况靳南城警告过她不要在他面前提韩素雅的名字。

“一脑袋浆糊,孰轻孰重都分不清!赚钱是为了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让生活更开心吗?没有你他还能开心吗?”罗海兰气冲冲地在沙发上坐下。

她永远记得当年儿子从温宜宁家回来后,郑重其事地跟她说:“妈妈,我们还是继续当有钱人吧。”

她记得她这个儿子从来都是视金钱为粪土的,而且他爸爸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他认为那都是被钱害的。

“为什么想当有钱人?”

“温宜宁说她以后要嫁给最有钱的人。”

所以一直以来她认为儿子这么努力地把靳氏集团做起来,一方面是为了担起整个家族的重任,一方面就是为了温宜宁。

可是这么多年他却从没去找过她,或许是他在这纸醉金迷的生活里迷失了方向。

第10章 还好你来了

幸好,温宜宁来了。

温宜宁很想告诉罗海兰,其实靳南城失去韩素雅才会不开心,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宜宁,你跟我来,我有东西给你。”罗海兰平复了情绪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给她。

温宜宁打开,里面是一对玉手镯,看成色就是非常上等的。

罗海兰拿出来套在她手腕上,衬得她白皙的手腕更加纤细好看了。

“阿姨,太贵重了。”温宜宁虽然不太懂玉,但是一摸到它暖暖的触感就知道价值不菲。

“欸,我改口费都给了,怎么还叫阿姨?”罗海兰从盒子底部拿出一个红信封给她。

温宜宁眼眶瞬间有些湿润,她本来是上赶着嫁过来的,罗海兰不准备这些她也不会埋怨。

“傻孩子,你不愿意改口我也不逼你,等你哪天心甘情愿叫我一声妈妈,我再让南城风风光光把你娶进门。”

她和靳南城之间那点弯弯道道她都看在眼里,知道他们现在彼此还没真正接纳对方,所以她只能等着。

“阿姨,对不起。”温宜宁抱着她,泪湿眼眶。

罗海兰轻轻拍着她的背,温声道:“你妈妈走了我都没能去看一眼,以后不管你和南城什么样,我都把你当轻生女儿看待。”

罗海兰曾是温宜宁妈妈生前的好友,甚至当初他们家被人追杀也是受到了杨家的保护才能幸免于难。

在外人眼中温宜宁都是坚强的,可此刻的罗海兰却让她想卸下防御:“他怕惹恼外公,偷偷把妈妈火化了。”

罗海兰知道她口中的他是她的父亲,自责当初竟然帮着她妈妈隐瞒家里人跟那男人私奔,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想到这个孩子在父母辈身上受到的伤痛和怨恨,又多了一分心疼。

她慈爱的摸了摸温宜宁的发:“没事了,现在你又有家了,我们都会好好爱你。”

她又有家了,温宜宁听到这句话,眼眶湿润,她贪恋着这份家的美好,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就好了。

趁着温宜宁去换衣服的空档,罗海兰心下凄凉,是还没从好友死去的情绪中缓过来,拨通了靳南城的电话,第一次为了子女之间的感情语重心长道:“你以后可得对宜宁好一点。”

靳南城刚到公司,正准备去开会,站在会议门口又掉头走到了阳台:“她怎么了?”

“她连自己亲生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如今你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你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吗?”罗海兰越说越伤心,哭得压不住声音。

靳南城心尖仿佛被刺了一下,安慰道:“妈,你别想太多了。”

“我怎么可能不想?当初是你杨阿姨收留我们,更何况宜宁还救过你一命,你难道要忘恩负义吗?今天下午宜宁去试衣服,你必须过来!”

靳南城每次听到与温宜宁救过他沾边的事情,就会想起这段婚姻是有筹码的,这件事一直一直提醒着他,等时间到了,他们就谁也不欠谁了。靳南城刚想回绝,电话就挂断了。

温宜宁其实并不想去试礼服,她连什么杨夫人的生日宴都不想去,到时候靳南城肯定会带着韩素雅一起,会很尴尬。

可是不管她用什么理由推辞,都被罗海兰挡了回来。

“罗太太,礼服已经准备好了,是给这位小姐试吗?”

她们去的是一家高级服装定制工作室,接待小姐非常漂亮。

“这是我儿媳妇,跟她进去吧。”罗海兰拍拍温宜宁的手。

温宜宁看到接待人员脸上一闪而过的困惑,不过转瞬她就变回职业的笑容,微微弯腰示意她往里走。

看到礼服的时候,温宜宁和帮她试衣服的工作人员一样,满脸惊艳。

“这是罗太太半个月前定好的,请法国著名设计师吉尔伯特先生设计,每一颗钻石都是全手工镶嵌上去的。”工作人员在旁边解释道。

温宜宁并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是这满身低调奢华的钻石还是闪得她脑袋有点晕。

穿好后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工作人员推着出来了。

原本以为靳南城不会来,可是出来的时候他就坐在正对面,抬眼间的惊艳让她有些开心又有些羞赧。

“罗太太眼光很好,这条裙子很适合……这位小姐。”工作人员瞟了靳南城一眼,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温宜宁不在意地笑了笑,罗海兰却有些不悦了,她刚刚明明说过这是她的儿媳妇。

“那是我们家宜宁生得好,气质干净出众才撑得起这条裙子,换了别人只能穿出一身俗气。”

尤其是温宜宁身上那股淡泊的感觉,把这镶满钻石的裙子衬得仙气飘飘。

罗海兰双手按在温宜宁肩膀上,让她转过身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在她耳边轻声说:“很漂亮。”

刚说完手机就响起来了,她笑着去旁边接电话。

温宜宁看着镜子里穿着一身淡淡香槟色长裙的女孩,真的像罗海兰所说,她原本也害怕这样的裙子穿出来会显得庸俗,可是这样一看,不但不俗还透着几分仙气。

可是欣赏了一会她觉得还站在这有点傻,无意间便在镜子里对上了靳南城的目光。

他在看她,看完她曼妙的身姿,便把视线落在了她因为挽发而露出来的修长脖子上,在耳垂下方有一颗痣,莫名的引诱人想亲上去,然后往下一探究竟。

韩素雅换上礼服后出来欣喜地看向靳南城,却发现对方正蠢蠢欲动地盯着镜子,镜子里的女人,美得不可方物。

她站在旁边,礼服质地和设计感都跟她差了好几个档次,一直非常喜欢的黑色也不再性感,反而因为露太多显得有些风尘,就连引以为傲的皮肤也在她的映衬下黯然失色。

简直就像站在白天鹅面前的丑小鸭。

温宜宁知道靳南城会带着韩素雅来,可真遇到了还是浑身不自在。

相关文章: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美女啪啦啪啦图片动态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小学生课间捏胸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_放荡老师小说大全|男人就要硬

【完本】+神秘宠妻:老公大人求抱抱+全网阅读~

口述性爱过程,是用玉势不是用玉柱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