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

2020-09-12 16:57 · 新商盟

“慧心师妹,你在干嘛呢?”

不知何时,慧云师姐站在身后,目光惊愕。

慧心一时语塞,画册掉落在地。

慧云轻步而去,捡起画册,打开一看,俏脸通红,心跳乱窜。

她比慧心年长几岁,十四岁被父母抛弃,辛亏被庵主收留,出家为尼,对尘世情爱颇有了解。

不过这么多年,在庵内潜心修行,无心恋世。

可刚才看见画中一幕,竟泛起丝丝波澜。

她快速的将书籍放回原位。

“师妹,被师傅看见,会严惩,以后不要接触这些,听到没?”慧云严厉苛责。

“知道了,师姐。”慧心微微点头,咬着贝齿。

深夜。

慧心转侧难眠。

一想起画中场景,暖流横肆。

“师姐,睡了吗?”慧心戳了戳同床共枕的慧云师姐。

“怎么了?”

“你说男人会是什么样呢?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师傅都说了,男人都是大老虎,会吃人,你看见要离远一点,知道吗?你以后少在庵内提男人,师傅会生气的”慧云劝慰。

“噢……”

“慧心师妹,早点睡觉噢,不要瞎想,明早还要起早跟师傅念经呢。”

慧云说完盖上被单,扭头睡去。

可慧心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想起那本画册里的内容,她就脸红不已。

“好难受……”

她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

“嗯……”皱眉低鸣。

慧心感觉身体似乎少了什么一样,特期待有什么能满足自己。

与此同时,男人的那里乍现在脑海。

小尼姑整个人都酥软了……

接连数日,慧心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对男人的那种好奇与期待愈加强烈。

直到一个月后,下山采药。

本来采药任务是交给慧云师姐,但那几日,她身有不适,其他几个师姐又有任务在身,庵主便将任务交给了年纪最小的慧心。

临走前,庵主特意交代:“慧心,这是你第一次下山,下山后采完药就回来,切勿久留!”

慧心点头,知道师傅言外之意。

平日师傅特忌讳男人,从小耳濡目染。

以前在慧心心底,男人真的如同师傅所说,是大老虎会吃人,但自从看了那本画册,慧心开始怀疑了。

男人,真的是老虎吗?

慧心离开尼姑庵,背着竹篮药框,快到山腰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

情急之下,慧心一路小跑,寻避雨之所,跑了一阵,发现一栋砖房。

跑到屋檐,敲响了木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老马身穿宽松裤衩,看着门外站着一个小尼姑,僧服被雨水打湿,胸口深深的V形,轮廓清晰可见。

雪白的脖颈,头上还戴着尼姑帽,弯弯的柳叶眉,樱桃小嘴巴。

第一眼,老马就看呆了。

慧心第一眼看见是个男人,她眼神猛然放光,本能的瞥了一眼他的裤衩,情不自禁的摩擦着双腿。

一股热潮迎面而来,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结实有力,心底既激动又后怕。

可外面倾盆大雨,大山深处唯独这一处避雨所。

她纠结片刻。

“施主,可否容贫尼避雨一阵。”

老马一听,才回神,赶紧招呼迎小尼姑进门,余光一直勾着她傲人的上围。

老马在这深山之中,已许久没见过如此尤物。

老马已五十出头,但精力极为充沛,以前他曾是华云寺里的和尚,身怀绝技,但十几年前下山化斋,犯了色戒,逛窑子被警察抓到,拘留数日后,回到寺庙,被方丈严惩!

关了禁闭整整十年!

十年期满,老马依旧忘不了人间烟火,便还了俗。本想找个女人度过余生,跑到县城,可年岁已高,又没赚钱的本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寡妇,但哪知道没几日,便跑了,原因老马实在是太强了,她根本受不住老马的折腾。

这么长时间,老马可压抑死了。

突然间,来了一个女人,还是个极品尼姑!

老马眼珠子放了金光!!!

慧心进了门,满脸绯红,眼看自己因为雨水,关键的部位,呈现出来,而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一直勾着自己。

不禁羞躁不已,找了个凳子坐下。

“敢问小尼如何称呼?”

“贫尼法号慧心,施主,您呢?”

“我叫马向前,你喊我老马就行,要是亲一点的话,就叫我马叔!”老马心底早就邪火难耐!故意拉近距离,套着热乎。

慧心俏脸更红了。

随后老马倒了一杯热水送上,一阵嘘寒问暖。

慧心懵懂无知,突然觉得师傅原来都是骗自己,男人哪有那么坏,跟老虎一样,这不很温和细心吗?

聊了一阵,慧心对老马也放松了警惕。

老马见时机成熟,“慧心妹子,要不你先去里面洗个澡吧,我刚烧了一锅热水,你看你身上都是水,很然容易感冒。”

她穿的僧服比较单薄,加上被雨水浸透,纤薄的衣服贴着肌肤,完美的形状凸显出来。

那小美臀,一晃一颤的跳动,一双修长笔直的大美腿,即便有僧服遮掩,但依旧美艳动人。

从背后,老马早已邪念重生,反应十分剧烈。

他的目光色眯眯的盯着,一股强烈感觉涌上心头。

“谢谢施主!”

慧心有些拘谨,还不好意思改口喊马叔。

随后,她进了洗澡地方,是砖房的侧房,环境很简陋,摆放着一个大木盆。

老马热心的帮她倒了一盆热水,弄好后就从侧房离开。

慧心悄悄关上门,俏脸一阵红润,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脱衣服的时候,脑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只要想到老马的裤衩,联想起画册里的图,她就开始有点难受……

感觉有蚂蚁在上面蠕动一样。

麻滋滋的。

老马离开后,站在侧房外,心底久久未平静,当听见里面水花的声音,他突然想起屋后有个小洞,当时自己搭建的时候,不慎留下,后面也没弄过。

满心惦念这个清秀可人的小尼姑。

老马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顿时色心四起!

他赶紧跑到屋后,瞄着洞口,视线刚好对准着小尼姑,只见慧心全身全身一丝不挂,坐在木棚里,拿着木瓢盛着热水,泼洒在自己光滑白皙的身体上。

尼姑帽被取,虽然光着头,但却有一种另类美感。

身体曲线极为完美,皮肤白里透红,如同出水芙蓉,娇艳欲滴,不含一点杂质。

上围挺拔,迷人的小腰窝,再往下,坐在木桶里,看的不是很清楚。

老马眯着眼,观赏着小尼姑洗澡的模样,感觉快要爆炸!

而慧心呢,抹着肥皂,不停的擦拭着……

老马被方丈关了禁闭整整十年,再也未接触过女人,还俗后也没女人愿意跟着他这个糟老头子,直到今天恰逢大雨,小尼姑慧心前来避雨,在家洗澡,内心深处那股压抑多年的邪火,如同潮水般一触即发!

很快,慧心洗澡完毕,拿着毛巾擦干身子,拿着老马准备的长裙,穿上。

这身衣物就是那个寡妇遗留下来的。

慧心对着镜子,长裙做工精致,布料丝滑,比僧服要舒服很多,有一种别样的浸透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慧心的脸蛋更红了,从小到大,她只穿过僧服,可从未穿过这种火辣的长裙。

慧心是尼姑,心底还是有所拘谨,本分。

可眼下这情况,不穿也不行,僧服都是水,只好将连衣裙穿了,穿了后,对着镜子观赏了一阵。

白皙的胸口,十分的引人注目,下面裙摆很短,因为没有裤子,只要身子微微一动,大腿都能轻易一览无余。

想到这,慧心脸蛋更俏红了……

慧心洗澡换衣后,雨也停了,老马忙生了火炉,打算帮她烘干僧服。

一边生火,一边心猿意马,这时小尼姑慧心从侧房里走了出来,颇为扭捏。

他眼里闪过惊艳,那儿更是无法把控。

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她脸上泛起一朵绯红云彩,在连衣裙的相衬下肤白似雪,头微低着,不敢看老马。

她只是飞快的看了一眼,便又重新低下头去。

心里却跟被痒痒挠缠上一样,再也挥之不去。

身体异感突生,害得慧心更羞于开口。

“你穿这个很好看。”老马有些怯生,身形一侧挡住慧心的注视。

这小尼姑可非凡尘俗色,连害羞起来,都别有一番风味。

看了她穿僧袍的样子,乍一看还以为换了个人一般。

“施主说笑了,待衣服干了便可换回来了。”

慧心轻轻呵出一口浊气。

老马呆愣愣看着这一幕竟毫无反应。

直到慧心往前走了几步,他才恍然反应过来。

“火生好了,你可以把僧服烘干,我要去练武了!”

老马虽年纪大了,但从年轻时开始,练武便从来没有一天搁下,已经成为了他每一天不可或缺的习惯。

慧心羞涩的点点头,看着他走向院中的身影,竟鬼使神差的站在原地。

老马脱下外衣,一身硬朗的肌肉一览无余。

八块及其有存在感的腹肌把慧心惊的杏眼都张大了些。

尤其是裤衩那儿,更是看的慧心呼吸节奏都乱了。

相关文章:

教练让我坐他身上运动*高凯正将一条腿支在床沿上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黄得让人湿的片段

睾丸萎缩是什么样的_扇肿屁股左右颤

小丫头 给朕滚回床上来:主人别打了我错了疼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的奶 意炼老师你的奶好大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