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肉多在线阅读,《唯负时光不负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16:51 · 新商盟

第9章过节

秀儿咬了下唇,压着声音道,“我和张嬷嬷撞见过白云锦和人通奸的事情。”

柳如烟被震惊的长大了嘴巴,眼睛都一点一点瞠大的那种吃惊,良久才道,“这话可不能乱说的。”

白云锦娘家曾经是做官的后来在白云锦十岁的时候家道中落,白云锦一直在连翘的娘家长大,也就经常和杜盛庭一起玩儿,算是青梅竹马,后来大了都各自去留学,也都有了各自的心上人。

白云锦跟着自己在国外结交的男朋友郭子睿去了日本,而杜盛庭也有了心上人顾小绾,名动秦城的青楼女子,杜家怎么会同意九爷娶一个青楼女子,也不知道杜大帅和三夫人做了什么,听说那个顾小绾一夜之间就在秦城消失了,而杜盛庭不得不娶从小有婚约的柳大帅的女儿柳如烟。

可就在杜盛庭和柳如烟的婚期一定之时,白云锦在日本被男友郭子睿甩了,一个人流落街头,被白家和杜家、连家商议让人去给接了回来。

杜家让杜盛庭娶白云锦为姨太太,奇迹的是,杜盛庭竟然答应了,而且和柳如烟一天进门,不分大小,一个大夫人,一个二夫人。

可实际上,白云锦依旧是个妾,更何况她压根都没想到杜盛庭会爽快的答应娶她,而且是和他跟柳如烟的大婚当日一同抬她进门。

这新婚第一天就助长了白云锦的嚣张,平日里就要和柳如烟争个高低。

柳如烟看向秀儿,“秀儿,你和嬷嬷俩在哪里撞见白云锦和别人有奸情的?”这事儿在当时可是大罪,没有十足的证据是不敢乱说的。

秀儿说是白云锦嫁进杜家后就跟着几个朋友炒股,后来听说赔了钱了就不炒了又开了家香粉店,挺大的,做的都是秦城阔太、大小姐们的生意,卖的香粉都是是舶来品。

又一次,秀儿和张嬷嬷替柳如烟去街上买东西,恰巧碰见白云锦跟一个小白脸进了一家宾馆,然后秀儿和张嬷嬷就在宾馆门口守了两个多时辰才看见俩人前后出了宾馆,正好跟秀儿撞了个正着。

柳如烟想了想说,“这个的确不能乱说,你们俩并没将白云锦跟那个小白脸捉奸在床,这就是告到厅堂上也不成立,反而会被白云锦反告你俩诬陷罪,知道吗?”

弄懂来龙去脉,柳如烟离开的时候给监狱长和看守给了些银子,让他们好生照顾嬷嬷和秀儿。

从监狱回来后,柳如烟哪里在竹园呆的住,她要趁着杜盛庭不在家,白云锦还在坐小月子,她得出去在秦城的大街上走走看看,去白云锦的香粉店附近看看。

如果白云锦真的在外面养的有小白脸,那她总会露出马脚的。

可柳如烟也想不通,既就是杜盛庭有个失踪了的心尖宠,可娶白云锦是他同意的,而且俩人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那他既然对前身不好,不进她的房,那应该对白云锦是非常好的呀!

白云锦为什么还要养小白脸呢?

柳如烟正逛的有滋有味的,仰着头一家一家的店面往过参观,看到更加有趣的店面就拉着薄荷和娟子进去看个仔细。

忽然有人飞奔而来,将汽车停在一家舶来品店门口,进门就直奔柳如烟,“夫人,家里出大事了,大帅让属下来请您回去。”

来人正是杜家的护卫队长王瑞东,柳如烟点头跟着王瑞东上车回杜府,可这心里头跳的厉害,出了什么事情要大帅派人来请她?

然而,王瑞东将薄荷和娟子扔到竹园附近,对柳如烟说去大帅的书房。

第10章生死未卜

原来杜盛庭在剿匪成功后回家的旅途中被人暗杀,现在正在洋县沈墨尘的医官里生死未卜,大帅让柳如烟随他一起秘密前往洋县。

柳如烟奇怪为什么要她去而不是白云锦,可她不敢多问,于是收拾了几件衣裳带着薄荷跟随大帅的车队去了洋县。

沈墨尘在洋县开的医馆并不是柳如烟想的那种小诊所,而是占地十几亩的大宅子改建的,听说是洋县及其附近几个县城里最大、最完善的新式医馆。

两颗子弹穿进了杜盛庭心脏边沿,随时毙命。

沈墨尘的手术技能在秦城都找不出几个,可这两颗子弹距离心脏只有几毫米之差,搞不好,杜家九公子就会死在他的手术台上。

沈墨尘和刚刚赶来的秦军军医及大帅商议,杜盛庭眼下是不敢舟车劳动的运回秦城的,那么就先在沈氏医馆先止血消炎,让杜大帅从秦城找几个外国的医生过来一起会诊,再手术。

也就是说沈墨尘都不敢给杜盛庭做手术,那也就是说杜盛庭此次凶多吉少了。

杜大帅救子心切,哪里听得进去军医和沈墨尘的话了,恨不得拔枪毙了他们一群废物。

柳如烟倒是觉着自己的机会来了,要想翻案,想把秀儿和张嬷嬷从杜盛庭的监牢里捞出来,那就得指望着杜盛庭的一句话。

柳如烟向沈墨尘和杜大帅提出,让她先看看杜盛庭的子弹位置,以及他现在的情况,或许她可以主这个刀。

沈墨尘第一眼看到跟在大帅身后的柳如烟时就蹙了下眉心,觉着她怎么会来?可这会儿听了柳如烟不怕死活的提议彻底无语了。

而秦军的几位最厉害的军医也觉着柳如烟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一位年纪稍长得军医不屑的瞥了眼柳如烟,对到杜大帅说,“大帅,这可万万使不得,这是救我们少帅的大事情,怎能让一个妇道人家胡闹……”

柳如烟笃定道,“这位大叔,我并没胡闹,反正眼下杜盛庭的命就是和时间在赛跑,你们这么争论下去只能让少帅的距离死神更快些,而我还没看见少帅中弹的具体情况,您怎么就说我是胡闹了?”

杜大帅忽的抬眸,看向沈墨尘,“带她进去看看吧!”

在沈墨尘和护士的帮助下,所有人都穿上了防细菌袍子,全副武装进了杜盛庭了抢救室。

而柳如烟已经在防毒防细菌大袍子底下穿好了白色医袍,帽子,口罩,只留下一双大而澄澈的眼睛。

柳如烟再次仔细检查了杜盛庭的中弹位置和他此刻的精神状况,又反复看了沈墨尘给拍的相片子。

沈墨尘始终都觉得柳如烟是搞事情,她一个只是在国外跟着医疗队混过日子的大小姐,哪里可以给人开刀取子弹,这不是拿杜盛庭的命开玩笑是什么。

而其他几个军医当然认为的比沈墨尘想的还要严重。

有人肺腑,你一个足不出户的少奶奶,看得懂那相片子吗?装模作样给谁看?

柳如烟看完相片子后,看向杜大帅,完全不顾沈墨尘和几个军医的白眼,“父帅,盛庭的手术我可以做。”

所有人看向柳如,好在此刻杜大帅始终没有发火骂娘。

而沈墨尘已经被柳如烟的言行吓得一头汗,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了,拉住柳如烟的手腕摇头,“少夫人,您就别添乱了行吗?”

忽的,杜大帅看向柳如烟,“让她做。”

得到大帅的允许,柳如烟和沈墨尘及其几位军医一起开了个简单的会议,分配了每个人的任务后,手术开始。

手术从准备到结束缝合,杜盛庭的这个手术整整做了八个小时。

一切结束,柳如烟直接晕倒在了沈墨尘的怀里。

两个小时后已是清晨七点多,随着杜盛庭的麻醉消散,人也醒了过来,守在床边的是两位兄长和沈墨尘及两个护士。

随着杜盛庭睁开眼睛,手脚微微颤动,所有人都齐刷刷站了起来盯着杜盛庭。

沈墨尘一身白色医袍,胸前挂着听诊器,看向杜盛庭,“少帅,认得我是谁吗?”作为大夫,沈墨尘第一时间要确定杜盛庭是否意识清楚,这是大手术后的关键。

杜盛庭的眼眸睁开的瞬间不像所有经历过大手术的患者那般双眼混沌,而是眼神清明而犀利,根本不像一个失了那么多血又经历过一场大手术之人的眼神。

杜盛庭的目光从大哥、二哥脸上一一略过,最后看向沈墨尘,微微摇头虚弱道,“沈墨尘……”

杜家的大公子、二公子瞬间松了口气,而沈墨尘也是松了口气。

接着,沈墨尘让杜大公子和二公子去休息,他便和其他两位军医及其护士开始给杜盛庭进行检查麻醉过后的情况,以好对症配药治疗。

而杜盛庭的目光却落在沈墨尘的脸上,气息虚弱道,“她呢?”

沈墨尘瞬间愣住,难道杜盛庭已经知道给他做手术的人是柳如烟了?

相关文章:

男子大棒一进一出视频——东北男日男视频

(免费)+(惹火娇妻:陆少宠上瘾)+全文免费阅读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男朋友说想和我做&分手后的放纵全文阅读

14万年的刑期听说过吗 一个真实案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