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肉肉辣文,完整版《唯负时光不负你》&(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第7章公报私仇

“少帅,这是公报私仇吗?”柳如烟直视上杜盛庭的眼睛,软糯的声音似慎道。

沈墨尘继续只管低头给少夫人拆线,其他人也只当自己是空气,耳朵聋了所以听不到少帅和夫人的对话。

杜盛庭的眼底明显有着戏虐的星星点点,却微微倾了倾身体,和柳如烟的脸挨得很近,单边的眉毛微挑,“公报私仇……”似乎咀嚼了下柳如烟的这句话后才又道,“你觉着是,那便就是。”

柳如烟觉着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可以和杜盛庭说实话的机会,定当是不可以惹毛了这位爷的。

下一瞬,柳如烟故作委屈的眼底一热,氤氲溢满眼底,却依然注视着杜盛庭的眼眸道,“少帅把人家的脸皮都差点给擦下来,这要是没脸没皮了还怎么见人。”

一向沉稳的沈墨尘却给噗的笑出了声儿,这少帅的夫人果真是太有趣了。

杜盛庭那对剑眉都快拧到一起了,这女人那天从楼梯上滚下来后就关进了地牢,之后总觉着她怪怪的,难道真如老太太和三夫人说的那样,柳如烟的脑子出毛病了?

忽的,沈墨尘抬起头,看向柳如烟,“好了。少夫人试试活动下腿脚看看。”

柳如烟动了动腿脚,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异常。

只是,美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上几条蜈蚣似的疤痕烙在了那里,看着有些恐怖,截然是影响到了两条腿的的美感,不过已经很好了,愈合的非常好。

毕竟这个时代的医术和柳如烟的前世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柳如烟便看向沈墨尘,“沈大夫留过洋的?”

沈墨尘浅笑着摆手,“在东洋和英国读过几年医学院。”

柳如烟哦了声。

线一拆完,沈墨尘叮嘱一番,准备去给杜家老太看病。

柳如烟看向也打算和沈墨尘一起离开的杜盛庭,“少帅,可以占用你几分钟时间吗?我有话跟你说。”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离开,薄荷看了眼柳如烟后出去将门给他们关上。

杜盛庭看向柳如烟,挑眉,示意她有话快说。

柳如烟已经在心里组织演讲了无数遍这段话了,所以微微咬了下牙关,看向杜盛庭,不吭不卑道,“少帅,那日发生在‘锦苑’的事情,我承担的起,您能网开一面让我见一见我嬷嬷和秀儿吗?”

杜盛庭并没因为柳如烟提起白云锦流产一事而有什么不悦的情绪在脸上和眼底,不知是柳如烟的错觉还是她自己想多了,总之,她觉着杜盛庭的眼底反而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在跳跃。

只是柳如烟的错觉只存在了那么一秒钟不到就消失了,男人的剑眉微微拧了拧,须臾才道,“那么,你打算怎么个承担?”

柳如烟敛了敛眉眼,忽的抬眸对上杜盛庭犀利的眼眸道,“我一人做事一人承担,我嬷嬷年纪大了受不起牢狱之苦,更何况她有什么错,还有我的陪嫁丫鬟秀儿,亦是无辜。至于我如何承担这个后果,只要少帅放我嬷嬷和秀儿一条生路,我任凭少帅处置。”

杜盛庭面无表情的盯着柳如烟看了良久才道,“柳如烟,曾经听说你才貌双全,目中无人,如今本帅觉着综上所述外,应该附加几条,比如,伶牙俐齿。”

杜盛庭的每一句话听着都是在夸赞柳如烟,可柳如烟知道那并不是夸赞。

柳如烟眨了下眼睛道,“少帅,我并不是赖这里不走,而是不能将我嬷嬷和秀儿丫鬟扔在大牢里不管不顾;还有,您那位夫人流产的真相,我认为我有必要弄清楚真相,少帅大可放心,这些事情一件件的水落石出后我立马从你面前消失。”

杜盛庭剑眉一挑,若有似无的冷哼了一声道,“你那位老嬷嬷和丫鬟就在军政府的牢房里,至于具体在哪里关着我并不知情,你有能耐就自己去想法子见她们,至于怎么将她们俩从军政府的大牢里捞出来,全看你的能耐了。”

杜盛庭语落,转身离开。

柳如烟上前揪住了杜盛庭的衣袖,“少帅。”

杜家军的大牢铁桶似的被狱卒看管着,没有杜盛庭的命令她柳如烟怎么进得去,这杜盛庭明摆着就是故意在为难她,还说不想为难她。

杜盛庭倒是来了戏虐柳如烟的兴致,栓比抱前靠着那墙壁睨着矮了他很多的柳如烟,“那么,我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柳如烟抖动了几下纤长的眼睫毛,这才抬眸,竟然发现杜盛庭又是用那种戏虐的眼神在看她。

柳如烟心里气的恨不得挖了那人的眼珠子,可她眼下还要利用他,“杜少帅又不缺什么,我也想不到您需要什么好处。”柳如烟扭过头看着别处说道。

杜盛庭那厮根本就不打算让她好过,“转过脸来,看着本帅说话,作为‘江州柳家的女儿’难道不懂得说话时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吗?”

柳如烟咬牙,对视上了杜盛庭的眼眸,“杜少帅到底是帮不帮这个忙了?”

杜盛庭剑眉微挑,“那么,我的好处是什么?”

柳如烟磨牙,尔后便道,“虽然,我已经不是您的夫人了,只要少帅放了我嬷嬷和秀儿,我日后找机会说服我爹和我大哥他们,不要将你休了我的事情与两家的公事混为一谈,你们之间该怎么还怎么,这样呢?”

杜盛庭跟听到笑话似的大笑了两声,“那就……给我吹无数遍那天你在宴会上吹的那曲子,如何?”

他说的是无数遍,那到底是多少遍啊?

“你可答应?”

第8章揭露真相

在柳如烟纠结的瞬间,杜盛庭已经转身离开了,在门口才顿了下脚步道,“那俩人已经移交给监狱了,我也不能随时下命令放人,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今日,我还有军务要忙,改天再听你的曲子。”

柳如烟恨得牙疼,可她还是好声好气道,“能不能好生待她们?”

“暂时没有性命之忧。”杜盛庭语落,已经提起步子走人了。

接下来这几天,柳如烟的行动还不是那么方便,又不敢冒然去杜家军的大牢去救人,而杜盛庭自从她拆线那日离开竹园后,柳如烟再也没见过他人。

这天,薄荷和娟子从不同地方带回来了相同的一个消息,那便是九爷带兵去了兔儿岭剿匪了。

柳如烟得知这个消息后倒是挺意外的,便没有了顾虑,不管杜盛庭有多么讨厌她,但是她相信他堂堂一方少帅绝不会稀里糊涂杀了张嬷嬷和秀儿。

可这些日子,始终没见黎氏和白云锦、连翘等来竹园给柳如烟找麻烦,嬷嬷和丫头竟然被关进大牢,难道白云锦在借此事来除掉柳如烟身边的嬷嬷和丫鬟?

她俩身上还有连柳如烟和薄荷都不知道的什么秘密,对于白云锦不利的秘密,

或许,杜盛庭一怒之下休了柳如烟压根儿是白云锦没想到的一个意外吧!

如此一分析,柳如烟赶紧喊薄荷和娟子来帮她梳洗打扮,前去老太太的“兰馨苑”给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斜躺在软塌上,闭着眼睛捻着手里的佛珠子,听到丫鬟的禀报后便道,“请九爷家的媳妇进来。”

媳妇这个词只能给正房用,老太后如此一说,白云锦的脸色瞬间苍白,嘴唇都青了,可她在老太后的面前哪里敢造次,三夫人和连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兰馨苑”的大丫鬟掀开软帘,看向柳如烟恭敬道,“九少奶奶请进。”

柳如烟对那丫鬟点头说了声谢谢便进了那道完全旧式的门,屈膝道,“如烟给祖母请安。”语落,她又看向黎氏,“给母亲请安。”

老太太倒是对着柳如烟招手,“如烟,过来,到祖母身边来,膝盖的伤可好些了?”

柳如烟走了过去,挨着老太太坐下,“多谢祖母关心,托您的福已经好了。”

柳如烟给来老太太捏着肩膀,俩人聊着老太太的老年病,从柳如烟的医术来看,这老太婆八成是现代的老人得得通病,高血压和高脂肪,才会导致她经常头晕,这不,大多时间都在软塌上躺着。

柳如烟给了老太太几种食疗的食材,让刘姑姑记下来,她对来太太说,“祖母,你这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病,只要您保持心情好,每天按照如烟的食疗吃饭,运动,这种状况就会减少,等过阵子我可以出去了,便去山里头找几种中药材,那是可以帮您降低血糖和胆固醇的。”

老太太盯着柳如烟看了一阵子缓缓开口道,“听说你自个儿上药包扎伤口,像模像样的很;要是你真把我这老太婆的头晕病给治好了,你可就是我们杜家的女神医了,还劳什子的请什么军医、洋医的了。”

老太太被柳如烟按摩的舒服了,聊天也聊得高兴了,便道,“说吧!你这么久都没来我这里了,定是有别的事要说吧?”

柳如烟简要的说了自己嬷嬷和大丫鬟被关在杜家军大牢一事后,看着老太太的眼睛道,“我今儿个才听说仲庭去那兔儿岭剿匪了,恐怕是需要些日子才可以回来,如烟担心这些日子会有什么变数。”

老太太一声低叹道,“我这已经没用的老太婆……管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情呀爱呀的事情了,但是,仲庭,他也是一时糊涂才做出如此鲁莽之行为,但是,杜家要休妻,特别是你这位九少奶奶是他个猴孙想休就能休得了的?胡闹也没个边儿了。”

老太太这句话柳如烟没法接,便也只好垂眸不语。

老太太捻着手里的佛珠子继续道,“我这老太婆倒是想帮你,可能否放人出来还得仲庭说了算,既然你有如此之心,我这老太婆只能保证你嬷嬷和那丫鬟没有性命之忧便是。你看了?”

柳如烟点头说,“是,祖母。如烟不敢瞒您,那日在‘锦苑’发生的事情一直在如烟心里头也是蛮蹊跷的,但我对当时的事情细节不记得了,所以,如烟必须亲自去趟牢房。”

老太太也是垂眸思量了片刻后才道,“晚上了我找你公公说说看,明日给你消息,你先回去歇着身上还带着伤了,我也乏了。”

柳如烟只好毕恭毕敬的跟老太太告别离开。第二天一大早老太太院里的大丫鬟珠儿拿出一个蓝色封皮的本本,双手递给柳如烟说是老太太让她带给柳如烟的。

这样的通行证在江北十六省是畅行无阻的。

早餐后,柳如烟穿了一条行动比较方便的黑色宽松背带裤、蓝色格子衬衫,外搭了件香色风衣戴了一顶黑色网面流苏的大边沿的帽子,带着薄荷和娟子前往军政府的监牢。

护卫队长已在竹园大门口候着,大帅府大门口,一辆黑色的车辆停了下来,车窗落下露出一张带着墨镜的脸,看向柳如烟,“弟妹要出门?”

柳如烟眼睛眨了眨点头,“是……”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那天在杜盛庭的庆功宴上没看到这个人的。

“四少爷好。”薄荷和娟子齐齐开口道。

柳如烟这次托着一个长长的是字,继续道,“四哥。”

那人点头嗯了声尔后戴上墨镜说了句,“开车当心点。”语落,便疾驰离开。

果然,那蓝底白字的“通行证”非常方便,他们的车子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开进了关押室门口。

好在关押秀儿和张嬷嬷的牢房还不算太差,俩人倒也没有被严刑拷打过的痕迹,这让柳如烟松了口气,将俩人的衣服拉好,“没有受伤就好,吓死我了,都怪我……”

柳如烟问嬷嬷和秀儿道,“我上次摔下楼梯撞到了头,很多记忆丢失了,今天就是来问问你俩那天在‘锦苑’的事情前因后果的。”

张嬷嬷和秀儿看柳如烟的眼神和表情是一样的,觉着经过此事后七小姐和以往不同了,具体哪里不同倒也说不上来,最明显的是眼神吧!

嬷嬷和秀儿说,那天出事也的确怪她俩,是她俩没拦着柳如烟。

白云锦那边来了个小丫头说是三夫人和少帅在“锦苑”请柳如烟过去一趟。

少帅和三夫人有请,那柳如烟当然没有不去的道理,嬷嬷和秀儿陪着她去了,薄荷和娟子不在院子。

白云锦看到柳如烟后倒是热情接待了,说是少帅和三夫人马上就到了。

当时,柳如烟和嬷嬷、秀儿发现有蹊跷的时候,她们主仆三人已经被白云锦请上二楼了,结果俩人喝茶时,白云锦就故意刁难柳如烟,激怒她。

柳如烟起身打算离开,被白云锦挡住去路,这两人一来二去的,白云锦似乎一直掐着时间的,那一失足滚下楼梯,真的是她自己往后一仰头滚下去的。

杜盛庭进来的时候,正好是柳如烟伸手去抓白云锦而抓了个空,可她的手就在空中伸着,谁看了都是她将那白云锦推下去楼梯的姿势。

听了张嬷嬷和秀儿的说辞后,柳如烟更加觉得这害死杜家子嗣的罪名恐怕很难洗脱了,能够证明她无罪的人是她自己的嬷嬷和丫鬟,这证据在朝堂之上是没有说服力的,白云锦的人肯定不会帮她说话的。

那么按照之前杜盛庭的处理方法,一纸休书扫地出门对她柳如烟来说应该是轻的了?

眼看着柳如烟垂敛着眉眼,张嬷嬷和秀儿欲言又止,两人彼此交换眼神又相互摇头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柳如烟的眼底。

柳如烟弯了弯唇角看向张嬷嬷和秀儿,“你俩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我今天来肯定是要听你俩说实话的。”

张嬷嬷瞥了眼边上的娟子和薄荷,尔后对柳如烟说,“这里到处都是眼线,还是让薄荷和娟子到外头看着人吧!”

张嬷嬷的意思当然不是话里的意思了,这点,柳如烟还是看得懂听得明白的,她给了薄荷和娟子一个眼色,俩丫头便出去在牢房外面的走道守着。

柳如烟稍作停顿,“白云锦,对付的目标是我,可是为什么要先将你俩给关起来?你俩可是和白云锦有什么过节?”

相关文章:

“天空中的未知光”与“外星宇宙飞船”是一样的吗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车上他吃我奶好爽#小城往事

男生给你口你是什么感觉:与时1v1甜限书包网

解锁室友新姿势by公子闲微盘:男主是坏人肉多的小说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