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也不许漏林荫_坐他头上让他口

2020-09-12 16:59 · 新商盟

凉凉的牙齿咬着我的耳垂没有动,尖尖的牙齿似乎点在某个穴位上,我只觉得一股又酥又麻,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让你留下来陪我,你还怕你妈不同意,怎么现在又偷跑来了?”我用梦呓一般的声音对身后的那人道。

“我只有晚上才能出现呀。”耳畔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生硬,和李正平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紧张的缘故。

说话的时候,吐出来的气息直向我的耳朵里钻,男人特有气味充斥在我的鼻间,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伸手从手面捉住他的手,轻轻拉到自己身前,环在我的腰上。

恋爱三年,我们两个不止一次在外面开房过夜,可是他都只敢对我亲亲摸摸,每一次快要到实质性的内容时,他就会停下来,自己跑到厕所里捣弄半天,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对着墙发呆。

好姐妹一个个都和自己的男朋友尝了果实,知道我和李正还停留在“在门口蹭蹭”的阶段,她们都关心地问我李正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到了那种地步还能忍得住。

如果不是从厕所的门缝里看到李正的手要套弄很长时间才发出舒畅的低吼声,我也会认为他不正常,可是每次我们抱在一起,他那里顶在我的肚子上,就好像麦克风一样又粗又硬,我知道他不但没有问题,而且比一般男人似乎还要厉害一些。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呀,我是正常的女孩子,每次被他给撩得全身火热然后又被扔到一边,等待自己身体慢慢凉下来的过程别提多难受了,又不想用手解决,怕把那层膜弄破,只好等待机会了。

寒假李正说他父母让他带我回家,我觉得见了父母,他一定会放下包袱,对我发动进攻了吧,想不到他们竟然要我去他们家老宅子里住。

按他们家的说法,在他们这里,没过门的媳妇不能在婆家过夜,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老宅子是那种旧时代的深宅大院,不但到处都长满了茂密的草丛和高大的树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他们只留给我一盏老式的油灯。

我告诉李正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暗示他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妈只看了他一眼,李正便低下头走了。

过了一会,就在我一个人对着油灯发呆的时候,李正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布娃娃,说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害怕了。

布娃娃有三十公分左右高,做得十分逼真,看起来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它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就好像人的眼球一样黑白分明,在油灯下闪着光,我有一种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我伸手摸了一下,娃娃的头发凉凉滑滑的,和我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要细一些,黄一些,就像三四岁小孩子的发质。

不只是头发,就连皮肤也很有弹性,娃娃身上的衣服,也很像童装店里卖的那种,只是款式有些老。

这是我见过最逼真的娃娃,逼真的让人心里害怕。

李正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因为是高人做的,所以看起来几乎和真的一样。

想到娃娃上面还有李正的体温,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对他笑道:“既然它是你从小到大的小伙伴,那就让它陪我睡吧,你不要吃醋哦。”

听到我的话,李正的脸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把布娃娃丢下就要离开。我幽怨地拉着他想留下他,想不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他便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那咳嗽声是李正他妈的,我真不明白了,难道她怕我吃了她儿子?还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以后如果要和这样一个婆婆住在一起,那日子怎么过?

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竟然是一个布娃娃陪着我。

不过说来奇怪,在床上抱着布娃娃以后便感到很踏实,很快就睡着了,连平时上床以后必定要玩的手机都没玩,而且一觉醒来便天亮了。

睡梦里,似乎有一个男人拥着我一般,他的怀抱宽厚温暖,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

早晨起来看着布娃娃,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布娃娃陪了我三夜,今天晚上李正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我得意地在心底一笑,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双臂抱着我,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紧紧顶着。

李正那里似乎比平常还大了一些,而且不像以前那么火热,像他的手一样凉凉的,不知道这家伙偷跑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动作十分生疏,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他的嘴巴在我耳朵周围轻轻吸啜着,十分小心,就好像怕弄疼了我一样。

手却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不像以前在我身上游弋。

我被他亲得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很想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傻傻的不知道快点行动,只好再次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顺着自己的肚子向上滑去。

终于,他的手按在了我胸前的那一对浑圆上,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加重了许多,头也埋在了我的脖子里,湿湿的唇在我的脸颊啜了一口,我侧过头去,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李正的动作变得有力了许多,张嘴把我的嘴巴含住了,舌头撬开我的双唇伸了进来,直接游进了我的嘴巴里,贪婪地吮吸着。

我从喉里嗯了一声,身体缓缓转了过来,让我们两个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一些,手也伸到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着他坚实的身体。

李正一开始还不敢用力捏我的胸,现在似乎受到我的鼓励,手指用力了一些,酥麻感就好像潮水一样开始在我身体里涌动。

我早就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而且以前虽然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前面的工作可是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有那么害羞,便伸腿搭在了他的腰上。

我的腿一张开,本来顶在肚子上的某个东西便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冷冷硬硬,划过了那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手和腿同时用力,紧紧抱住了他。

他也是无法遏制自己了,低吼一声,腰部向前一挺,我只觉得下面一疼,我们两个的身体便没有一点缝隙地结合在了一起。

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痛,因为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那点不适淹没了。

李正就好像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一次次向我的身体发起冲锋,而我却是一次次接纳着他,迎合着他。

良久以后,在我不知道多少次从高峰来到谷底,又从谷底奔上高峰以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虚脱了,第一次,我就体会到了好姐妹说的做女人的幸福。

满足地抱着李正,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正文第二章 娃娃挡路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看到李正和他妈妈站在床前盯着我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我竟然睡得那么死,没有一点感觉。

我的身上还是光着的,虽然盖着被子,我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我露出害羞的表情,这几天李正他妈一直板着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可是李正的脸却是变得十分难看。

李正他妈出去了,告诉我快点起床,她给我做了好吃的,李正也随后走了出去。

昨天晚上一夜恩爱,到现在我还觉得全身又酸又疼,看着李正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我们两个连那事都做了,我都没有赶他出去,他为什么不能留下来陪我?

我刚把衣服穿上,李正又转了回来,急匆匆的,进门以后就把门关上了,还回头从门缝里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手里提着的包放到地上对我道:“若离,你快点走吧!”

我看着李正愣住了,昨天晚上才得到了我的身体,现在就要赶我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回头看了看床单上一小片殷红的血迹,一股委屈从心底涌了出来。

我长相不算特别漂亮,而李正却是我们系公认的系草,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暗恋他,可是他在入校不长时间以后就主动向我表白,我因此不知道被多少女生嫉妒。

在一起的三年里,李正对我百倍呵护,虽然不断有长相家世都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子追求他,但是李正从来也没有变过心。

小姐妹都说我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遇上了李正这样又帅又有钱,最难得的是忠诚的男朋友。

想不到他竟然和别的男人一样,得到了我的身体,就对我厌烦了,现在就要赶我走!

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质问李正为什么要赶我走,即使他对我哪里不满意,做为一个男人,也应该把我送回去吧,他们村子这么偏僻,到最近的公路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回去?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李正把包塞到我的手里,低声冲我吼道:“你再不走的话,就没命了!快走!”

再不走就没命了?他上了我,还威胁我要杀我?

我看着眼前的李正,感觉自己从来也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

三年的朝夕相伴,想不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要从路上走,遇到人就躲起来,离开我们村,越快越好,走呀!”

院子里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我闻到一股饭香味,李正妈妈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若离呀,收拾好没有?阿姨把饭给你端来了,你就在这里吃吧?”

这几天李正妈妈对我的态度一直冷冷淡淡的,想不到她发现我和李正睡过以后,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原本对我呵护有加的李正,态度却也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昨天晚上折腾得太厉害了,我的肚子本来就有些饿,现在闻到饭香味,就“咕咕”叫了起来。

饿着肚子要走十几里的山路,我哪里有力气?便问李正,就算是赶我走,能不能等我吃饱了再离开。

李正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抓起我的胳臂来就向后门推去,嘴里低声吼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惦记着吃?你走吧,以后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你永远不要再回这个村子,最好也不要去上学了!”

“呯呯”,李正的妈妈听到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开始在外面敲门,刚才温和的声音也变了:“陌若离,你在里面吗?快点打开门!”

李正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一把把我推出后门,双手扶着门框,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双眼变得红红的,然后猛地一扭头,“咣”地一声把门关上,在门里冲我大声叫道:“若离,跑!跑!”

李正的妈妈显然也听到了李正叫我跑,她的声音变得十分焦急,大声叫道:“李正,你个王八蛋,为什么要让她走,快点把她追回来!”

我不知道李正和他妈妈的态度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李正最后的叫声吓坏了,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背着自己的包,也顾不得肚子饿了,从老宅子外面的一条小路就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们家的老宅子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周围都是庄稼地和荒野,除了宅子前面有一条小路,其他方向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我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庄稼地里走着。

从李正家的老宅子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声,因为隔得远了听不清李正和她妈因为什么在吵,不过我猜是因为李正赶走了我。

现在我已经成了李正的女人,也就是他们李家的媳妇,如果我回去的话,相信李正的爸爸妈妈一定不会像先前对我那么差的。

可是李正却变得这么不讲情理,我还有脸呆在这里吗?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阴云,一阵风吹来,冰冷的空气顺着我的袖口往衣服里钻,我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身上冷,心里更冷。

地里都是收获庄稼以后留下的秸杆,我背着包走得很辛苦,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路,便想爬上去,可是脚刚踩到田梗上,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小路的正中间,似乎等着我的到来。

那是这三天,每天晚上都陪着我的布娃娃!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早晨起来竟然没有看到那个布娃娃,不知道是不是早晨李正离开的时候被他带走了,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像人一样站立在小路的中间。

大大的眼睛圆瞪着,细细的头发被寒风吹得一动一动,本来就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孔,现在变得白中泛青,如果不是这三天夜里,我每天都靠着这个布娃娃睡觉,一定会把它当成谁家走丢的孩子。

我愣了一下,继续向前,爬到了小路上,正要弯腰把布娃娃捡起来,却惊奇地发现,它的眼角竟然开始流出血来。

正文第三章 我被娃娃睡了

布娃娃怎么会流血?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要炸了,只有人才会流血,难道说,它,不,应该说是他,不是布娃娃,而是真的小孩子?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自己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又一阵风吹过,面前的那个小小身体晃动了一下,似乎要摔倒,又似乎要向我走过来,我吓得后退了几步,紧紧抱着自己的包,颤声冲它叫道:“你别过来?”

“若离,你在和谁说话呢?”

一个得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是李正的妈妈。

她的嘴里虽然发出笑声,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甚至微有怒色,眼里的眼神也是一片冰冷。

也许她是因为我不告而别,觉得我太不懂礼貌了吧。

不管怎么,她是李正的妈妈,我的身体已经被李正得到了,刚才她还给我做了那么多好吃的,总不会对我太差吧?

“阿……阿姨,我在和他说话,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和李正的布娃娃这么像?”

我用手指着身后的那个小小身体,对李正的妈妈道。

“孩子?哪里有孩子?你一定是看花眼了吧?”

李正的妈妈双眼盯着我,冷冷地对我道。

我回过头来一看,面前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哪里还有刚才那个小小的身影?

长舒了一口气,我没有那么害怕了,看来真的是自己看花眼了。

李正的妈妈不动声色地伸手接过我手里的包,问我怎么这么急着要离开,也不给他们打声招呼。

我心里还在嘀咕,哪里是我自己急着要离开,是你那宝贝儿子赶我走好不好?

可是人家毕竟是李正的妈妈,我又不好当着她的面埋怨李正,只好支支吾吾地告诉她,是我家里有事。

李正的妈妈伸手拉住我的手,转身就拉着我向村子的方向走去,嘴里对我道:“有什么要紧的事这么急?我和他爸商量好了,准备今天就给你们订亲,订完亲再走不迟!”

现在就要给我们订亲?虽然我很喜欢李正,可是总要给我爸妈说一下吧?

我心里觉得有些不妥,可是李正他妈根要一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只留给我一个后脑勺,我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去。

她手上的力气很大,再说我也不是自己想要走的,是李正那个王八蛋始乱终弃,不由自主地被她拉了回去,还是被她带到了老宅子。

在进门以前,我看看远远的有很多村民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这边,似乎十分好奇,可是却没有人靠近。

他们看着我的目光十分怪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相关文章:

雪白 粗大 张开 轮流_真实男女插拔/厂花的贴身高手

手向下面茂密的黑森林*口述饥渴难耐高潮

30多岁的女人喜欢男人说什么话——古风细杖责臀报数mf

《都市逍遥邪少》(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