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娘炕上光|拉开拉链低下头含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深冬的夜晚,西郊的一片别墅群工地里,农民工们为了能按点踏上回家过春节的火车,不惜顶着刺骨的寒风在工地上拼命的赶工期。

而叶振凯就在其这中,不同于其他农民工的是,这个看上去二十七八的年轻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运动衫,扛着比别人多出两三倍的水泥灰,在脚手架上如履平地一般上下翻飞。

“小叶,我这块缺点胶,你给我扔上来。”老于头在三楼房顶上探着脑袋,一只手拎着小盆冲叶振凯比划了一下。

“好嘞,接住喽于叔!”叶振凯站在一楼,一脚勾起了一管软凝胶,随即一个凌空抽射正中老于头的小盆。

“小叶,我这在上一袋灰。”站在二楼的刘姨抻着嗓门嚷了一声。

叶振凯皱了下眉头:“刘姨,不是刚给你那边上了一袋吗!”

“这不是用完了吗,谁不想快点把活干完,好早点回家,你小子还想不想让我回村给你说个大屁股的小媳妇了!”刘姨掐着腰直翻白眼。

“得嘞,走你!”叶振凯垫了下肩膀上的三袋水泥灰,一耸肩往上猛地一顶,一袋水泥灰就落到了左手边。

接着还不等那带水泥灰落地,叶振凯左手抓住带角,猛地向上一抡,一整袋水泥灰就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刘姨的脚底下,那叫一个精准。

这要是让外人看见,可非得吓死了不可。

毕竟那一袋水泥灰正好一百斤,能把一袋水泥灰从一楼扔到二楼,得是多么恐怖的臂力!

前段日子,有个省退役的举重运动员来工地上混点钱花,也没做到能一只胳膊把一带水泥灰扔那么老高!

“小叶,我这边少个铲子。”

“小叶,你给我弄两袋沙子呗。”

“小叶.......”

显然,朴实善良的工友们已经对叶振凯超越常人的能力见怪不怪了,也彻彻底底的把他当成了万能工。

可叶振凯却没有丝毫的不爽,甚至把这些超出劳务报酬限定范围外的活计,当成了日常训练一般,玩得不亦乐乎。

............

而与此同时,一辆不知道被倒腾了几手的金杯面包车,停在了西郊工地对面,一个相对隐秘的胡同里。

车上的人怕引起注意,在死冷寒天的恶劣环境下,硬是没敢打开空调暖风,冻得上下牙直打哆嗦。

“老大,不就他妈一臭农民工吗,至于咱们三个职业佣兵盯了一天还不能动手?”副驾驶座位上的光头烦躁的嘟囔了一句,伸手指向工地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叶振凯,眼里满是不屑。

“一个臭农民工?”躺在后排座的格日勒木一下子坐起了身,伸手就照着光头脖颈子上给了一脖溜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龙队的队长,叶振凯!”

“龙队?老大你说的龙队,可是当年孤军深入金三角,仅凭借四人之力就把军火世家何家给灭了门的那个龙队?”驾驶位的长毛卷眯缝着眼睛问道。

格日勒木点了点头:“没错,你们别看这个叶振凯现在胡子拉碴,穿得也挺邋遢,这他妈要是放在一年前,他可是在东南亚雇佣兵圈里面战神级的大人物,所以在他面前,所有的佣兵都算不上职业,包括我在内!”

“老大,这话严重了吧。”光头悻悻地说道:“你可是贵为蒙古国第一杀手,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谈不上怕,只是我带你俩出来,就得对你俩负责,所以一切还得小心谨慎,尤其是面对他那个级别的高手,懂了吗?”格日勒木找了个由头敷衍道。

“就是,咱有枪,怕他个鸡毛毛,等一会儿我打头阵,我掏枪直接就怼他!”长毛卷也跟着附和了一句,便直接把手枪掏了出来,紧紧地握在手里。

格日勒木皱了下眉头:“你是不是觉得你枪挺快的?”

“切,那还用我说吗,我的枪它自己会说话。”长毛卷目空一切地晃了晃手中的枪,并对着枪口吹了口气,俨然一副西部牛仔决斗胜利后的傲娇模样。

看着长毛卷信心满满的装起了逼,格日勒木笑着摇了摇头:“我就问你,你的枪再快,有没有那个快枪手杰克快!”

“那肯定没有啊,杰克可是我偶像。”长毛卷说到杰克的名字,眼神里写满了敬畏。

“那我要是告诉你,你偶像就是死在叶振凯手里,你会不会很吃惊?”格日勒木搓着手说道:“对于快枪手杰克的死,外面的谣传有很多版本,而事实则是杰克从美国飞了一万多公里去缅甸找叶振凯赌枪,然后被叶振凯一枪正中眉心,估计杰克到死都不敢相信,在叶振凯的面前,他连枪都没来得及拔出来,所谓的第一快枪就他妈是个笑话!”

听到自己的老大格日勒木亲口说出杰克是死于叶振凯枪下的时候,长毛卷彻底的安静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像杰克那样的玩枪大师竟然会折在叶振凯的手里。

那么,那个在他眼中,其貌不扬的“臭农民工”叶振凯,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啊!

看到长毛卷和光头俩人有些懵逼的眼神,格日勒木咧嘴一笑:“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今天也必死,因为我已经想办法在他的工餐里下了药,我们只要等待他的药劲儿上来,就可以动手了!”

.......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

直到凌晨两点,在工友们都干完了活回驻地的时候,叶振凯才依着沙堆昏昏睡去。

格日勒木看到自己所下的蒙汗药,在叶振凯的身体里直到这会儿才起了效果,当真是捏了一把冷汗。

这得是多么变态的身体!

“动手!”格日勒木干脆的下了一声命令,长毛卷和光头娴熟的拎起手枪,快速的下车接近沙堆。

与此同时,格日勒木也掏出了他赖以成名的七寸短刀,疾步飞奔而去。

“操你妈,拿命来吧你!”长毛卷一脚踹开房门,抬手就照着里面开枪。

“砰砰!”

两声枪响过后,长毛卷一怔,气急败坏的将踢了一脚脚下的沙子:“老大,咱被他玩了,这他妈是障眼法!”

“这.......我刚才眼瞅着这货躺在这睡着了啊!”光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躺在沙堆上,身披个棉衣的“几袋水泥灰”,气得直翻白眼。

“你们找我有事儿?”

就在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叶振凯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没了的时候,身后却飘来了一个平静到毫无波澜的声音。

格日勒木下意识地转过身,价值一千万悬红的叶振凯,就这么光明正,大赤手空拳的站在他的面前。

“别动,动一下我干死你!”长毛卷和光头几乎是同一时间冲过去,将枪顶在了叶振凯的脑袋上。

由于这一幕太过的诡异,所以俩人没有直接对叶振凯开枪,生怕又中了什么计。

而面对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叶振凯只是轻浮地一笑,随即撇了撇嘴,对格日勒木开口说道:“你这俩弟弟好像不怎么懂规矩啊。”

格日勒木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此刻的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叶振凯这个名字,曾经深深的烙印在整个东南亚雇佣兵圈里,它就像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剑,无时不刻地悬在每个人的心头。

这是一种震慑,一种让所有人都细思极恐的震慑!

“规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长毛卷咬了咬牙:“放你妈屁的规矩,老子的枪就是规矩!”

“还牛逼呢是吧!”光头的枪口使劲儿朝着叶振凯的脑门顶了两下:“我老大之前说你这么狠那么猛的,我看也就他妈那么回事儿!”

“呵呵,你这两个弟弟可真有点欠教育了。”叶振凯没滋没味地回了一句,然后抬手轻描淡写地就扣住了长毛卷的手腕,同时微微侧身牵引着长毛卷的枪口,对准了光头的膝盖。

紧跟着,叶振凯在电光火石之间用手指勾住了扳机。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反应不及的光头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嗷!我草你妈!”剧烈的疼痛让光头龇牙咧嘴地对准叶振凯就要开枪。

而这个时候,叶振凯已经握住了长毛卷的手,将枪口怼在了光头的脑门上。

第2章 低调的保安

“诶,刚才这货打了你两枪,你不还回去吗?”叶振凯用另一只手指了指长毛卷的膝盖,然后拍了拍光头锃亮的脑门:“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还回去,那我可就让他开枪干死你了昂!”

“你!”长毛卷被叶振凯钳着手腕,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脱,但却不能让自己指着光头的枪口偏移分毫。

这个时候的他才体会到叶振凯恐怖强悍的实力,他真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还不如豁出去,直接一枪崩了叶振凯。

“姓叶的,有种你他妈开枪干死我!”光头瞪着猩红的血眼,竭斯底里的叫嚷道。

“呵呵,挺有骨气啊。”叶振凯牵引着长毛卷的手,没有二话,对着光头砰砰砰又是三枪连续扣动扳机。

一枪打在肩膀上。

一枪干在了脸上。

还有一枪干在了篮子上。

枪枪精准,却枪枪避过了能够一枪致命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格日勒木彻底的懵了,他没想到,自己在下了药这种猥琐手段的暗杀行动中,竟然失败了。

“叶振凯,别他妈为难我弟弟,有本事你冲我来!”

格日勒木嘶吼着说道,同时将手里的七寸短刀举起,横隔在胸前。

叶振凯龇牙一乐:“你接了刺杀我的任务,就得有这种觉悟,你这俩弟弟不懂规矩,我帮你教育教育,一会儿咱俩再单独唠唠。”

撂下话,叶振凯也没管格日勒木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抢过了光头手中的枪,并握在手里,对着长毛卷就是连续扣动扳机。

他一共开了五枪,长毛卷中枪的部位和光头如出一辙!

顿时把长毛卷打趴在了地上。

面对两个失去了作战能力的选手,叶振凯也懒得搭理,只是把他们的枪以极致的速度卸成了零件,散落了一地。

而与此同时,格日勒木的七寸短刀也终于砍了过来。

他清楚,今天肯定是没办法把自己这两个弟弟给保住了,同时他更加的明白,若是他再不动手,恐怕连他自己今天也要撂在这了。

不废吹灰之力躲避开迎面袭来的短刀同时,叶振凯还不忘开口嘲讽道:“不愧是外蒙第一杀手,你两个弟弟都被祸害成这样了,你这个当老大的还能忍到现在才出手。我想你应该是算准了,我会把他俩的枪卸成零件来羞辱他们,而这个时候就是我将软肋露给你看的唯一机会。”

被拆穿的格日勒木,脸上没有半点的羞臊,反而冷笑了一声:“我格日勒木是个杀手,不是什么穷讲义气的江湖大哥,既然我接了江南梁家的悬红,我的职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来干掉你!”

说话间,格日勒木又是七八刀挥出,刺,挑,劈,砍,削........

为了要叶振凯的命,格日勒木将一把七寸短刀用到了极致,就仿佛是狂风骤雨一般,丝毫不给叶振凯喘息的机会。

然而格日勒木的算盘再度落空,尽管他刀刀凶狠,招招致命,可叶振凯仍然是不慌不忙的闪避着。

就像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只不过现在格日勒木这只老鼠,是在发狂罢了。

“不得不说,杀手做到你这个份儿上,也算是极致了,只可惜你的速度还是太慢,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话音落地,叶振凯再也不闪避,而是在格日勒木双手握刀刺过来的同时,抡起胳膊一记摆拳轮了出去。

“啪!”

一声炸响,格日勒木的刀尖才勘勘刺到叶振凯的衣服,而他的人却被这惊天的一拳砸在了太阳穴上,轰然倒在了地上。

一击必杀!

绝对的碾压!

叶振凯看着格日勒木的瞳孔慢慢的放大,他知道这个对于他来说,大隐于市的容身之所恐怕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江南梁家的悬红.......有点意思。”叶振凯嘟囔了一声,手底却没闲着,把打火机打着了火,固定在了沙堆发电箱的位置上。

然后他点了支烟,猛吸了一口便转身离开。

随后,工地里传出了轰的一声闷响,然后在夜幕下燃起熊熊火焰,照亮了整个西郊别墅区工地。

第二天一早,叶振凯便蹬上了前往江南的火车,因为他想去看看,到底是谁给的江南梁家这个勇气,敢明目张胆的花重金发布天价悬红,要他的命!

........

三日后,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江南春大酒店的门口,一个胖得快成了个球似的保安,点头哈腰地跟一个开着迈凯伦的富二代少年解释着什么。

“我他妈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车上的划痕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你他妈就别想干了!”富二代少年用手发力地拍打着胖保安的脸,显然是发飙了。

“旭大少,您看您这不是难为我么,我一臭看门的,一个月那仨瓜俩枣都不够您洗回车的了。再说,我刚才去查监控了,在我们酒店停着的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靠近您的车。”胖保安竭力的端着笑脸,俩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上频频求饶。

“难为你了是吧?”被称呼为旭大少的富二代咔吧了下眼睛,直接伸手揪住胖保安脑袋上面的一撮卷毛,用力把胖保安的脸给摁在了车机盖子上!

与此同时,旭大少的胳膊抡起来老高,显然是要抽胖保安的巴掌。

“诶呦呦......旭大少您息怒啊,您没为难我,您真没为难我.........”胖保安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旭大少,俩只胖嘟嘟的大手不停地作揖。

“息尼玛勒戈壁!刚才你想什么来着,老子今天非得抽你一顿大嘴巴子,让你长长记性!”

说着话,旭大少的巴掌就要落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旭大少仔细打量了这只手的主人,怒骂了一声:“你他妈谁啊,少管本少闲事,否自本少爷连你一起收拾!”

抓住旭大少手腕的人,压根就没搭理旭大少的哇哇大叫,反而冲着胖保安笑了笑:“肥狼,当初我是说过让你遇事忍着点,可也没让你允许一只狗骑在你脖颈子上拉屎啊!”

胖保安闻言一愣,顿时懵逼,因为已经三年没有人叫过自己肥狼这个代号了。

“叶.......叶队!”

叶振凯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胖保安先是纵声大笑,然后像换了个人似的,眼神中露出凌厉的寒芒,紧接着他一只手反扣住旭大少的手腕,另一只手一巴掌抡在了旭大少的脸颊上。

“啪!”

一声脆响过后。

旭大少整个人被抽躺在地上。

“我草你妈的,老虎不发威你真拿我当病猫昂!”

肥狼飞起一脚踢在旭大少的肚子上,将旭大少踢出去老远。然后就再也没管不知死活的旭大少,直接伸手搂住了叶振凯的脖子:“叶队,你可是来了,我都快让这帮臭傻逼给欺负残废了!”

叶振凯从兜里掏出烟,给肥狼点上了一根:“肥狼,闲得没事儿干的话,再跟我一起玩玩?”

肥狼猛吸了一口烟,然后不伦不类地给叶振凯打了个敬礼:“叶队,肥狼归队!”

第3章 梁氏面试

叶振凯闻言一笑,他知道,只要自己需要肥狼,他随时都会在自己身边待命。

“我前几天在隔壁城市的时候,遇见了……”

“蒙古国的第一杀手?”正当叶振凯想要跟肥狼说自己前几天的遭遇时,肥狼竟然像是先知一般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直白的说到。

叶振凯有些震撼,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就仿佛知道了些什么一般,脸色回归到了正常。

肥狼有些油腻的笑容将脸上的肥肉堆在了一起:“叶队,你可别忘了我最擅长的是什么。”

曾经龙队的四个小组成员之中,要说最油滑的人,非肥狼莫属了,就连叶振凯,在一些方面也没有肥狼擅长,尤其是打探情报的方面。

要不他的外号怎么会叫肥狼呢,有着狼的凶狠,也有狼的机敏,之前叶振凯一直都在好奇肥狼到底是如何拥有一整套情报网的,但是这货引以为豪的就是这点,每次总能在第一时间收到精准的情报。

不过别看肥狼擅长的是情报,可在身手上,叶振凯知道,他是一点不弱于之前的那个蒙古国杀手的,就算没自

相关文章:

外嫁姑娘情况好吗,练车被教练摸出了水

他的炙热深入她的:铃口堵住抽搐释放

啪到老婆抓紧床单~晨尿滴酒精变红是男孩

分手了还找我打分手炮*你好大慢一点好痛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口述和男人猛烈抽插全过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