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过我的那些男人/女人次数多了下边会松吗

2020-09-12 16:59 · 新商盟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进了兽医所,孙妍就看到师父吴宝库坐在那里,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来了,今天要考的内容都记得吧?”一进屋吴宝库就严厉问道。

兽医的东西本来就生涩难懂,有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师傅就将如何给狗配种的书给她看,她能记住才怪。

“师傅……我……我没记住……”

吴宝库一听,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记不住,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要讲给动物配种,首要的就是动情,既然你不忘了,师傅就再教你一边!”

说话间,他直接拉着孙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让动物配种,就要让动物动情,这动情,就需要手法的,在师傅身上练,按照师傅说的做。”吴宝库严厉道。

孙妍俏脸通红,她哪里碰过男人的身子,想要将手抽回去,谁知道师傅抓的很严,她根本抽不回去。

吴宝库感受到她往回抽着手,脸色很冷,“我教你东西,你最好乖乖学,这种练习的时候不多,你要把握好!”

说完,吴宝库就松开了她。

孙妍当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个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学,毕竟她想要学本事。

“师傅……我……我知道了……”孙妍低着头,抿着嘴道。

“哼,知道最好,现在师傅把衣服脱了,你轻轻揉师傅的胸口,记住,手法一定要轻柔!”

吴宝库哼了一声,直接将衣服脱掉了,随后拿着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孙妍俏脸通红一片,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她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这种感觉,简直让她羞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违抗,只能咬着牙按照师傅所说的,轻轻按着。

吴宝库点了点头,“手法还可以,不过需要加强锻炼,你也不用害羞,咱们学兽医的整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要是脸皮薄,以后怎么给动物配种?”

说完,吴宝库又道:“给动物按摩,只是第一步,为的就是让它不讨厌你,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要让动物达到可配种的标准,那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

孙妍听到师傅这话,俏脸更红了,她看过兽医的书,知道师傅嘴里说的就是动物的那里,恶心死了。

“看来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动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样,这样好了,为了让你尽快掌握这种技能,你就用师傅的练吧。”

说完,吴宝库直接将裤子褪了下来......

孙妍俏脸顿时就变了,瞧着师傅的身体,她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忙背过身子!

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她怎么能看?师傅怎么要让她看?

“师……师傅……您这是要干嘛?”

吴宝库冷着脸,哼了一声,“干嘛?当然是让你学东西!”

孙妍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紧忙问道:“学……学东西可以,可是您……”

吴宝库一听,顿时怒斥起来。

“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孙妍,我这是教你如果帮助动物配种,你要是以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马给我滚蛋,我还懒得教你这种学徒!”

孙妍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想着以后学好了本事,帮父亲赚钱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师傅那里,毕竟她是个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师傅……我……我想学……”

“想学,就转过来!”

吴宝库呵斥道,孙妍不敢不听,下了老大决心这才转过身来,可是低着头,不敢看师傅那里。

“过来,把手伸过来!”吴宝库声音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孙妍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过去,伸出小手。

“我告诉你,小妍,这男人的宝贝和所有雄性动物一样,只要你在我这里练出手,以后所有就没有什么雄性动物可以难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练习,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徒!”

吴宝库说完,哼了一声,开口道:“手法还是不变,柔一点,掌握好力度,而且还有,你看这里,这个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灵敏的地方,只要你轻轻磨砂这里,就会让雄性动物起反应,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妍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照做了,她轻轻动着,抚摸着师傅说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惧全部记了下来。

吴宝库眼里的目光,闪过一丝愉悦的舒畅,这小手的力度,简直让他沸腾!

孙妍漂亮极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宝贝练手。

虽然她有点不乐意,但是吴宝库还是兴奋!

“对,这就对了,你的手法很正确,不过,还是要勤加练习。”

吴宝库说完,微微一笑,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

孙妍见状,紧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

“现在,让雄性动物起反应的手法你已经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师傅要教你雌性动物怎么让它起反应。”

吴宝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火热直勾勾的盯着孙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师傅跟你说,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样,手法不一样,灵敏点也不一样,咱们这里也没有雌性动物,为了让你更好的学会,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学,以身教学,身领神会,来,把衣服褪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宝库直接伸出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去扯孙妍的衣服!

3

第三章

孙妍吓坏了,身子立马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吴宝库。

“师傅……您这是……”

她是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师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

吴宝库缓过神来,眯了眯眼睛冷声道,“雄性动物我们学完了,现在要学雌性动物的,怎么了?”

“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孙妍紧张开口!

吴宝库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想要学习雌性动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练,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学?不想学的话,就让你爸领你滚蛋。”

一听这话,孙妍顿时就蔫了,想到父亲的辛苦和期许,她露出犹豫,父亲不容易,她想要帮父亲分担,如果不学本事,她还能干什么?

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还是突破不了这个障碍,她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和男孩子牵过手,现在却要褪光了衣服给师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

她纠结着,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师傅撵自己走,急的她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吴宝库哼了一声,见她没动,作势就要拿手机。

孙妍一听,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急忙道:“师傅……您别打电话,我……我褪还不行么……”

说完,她挣扎着伸手摸向扣子,咬着牙轻轻的解开,顿时,美妙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吴宝库的眼中,

孙妍皮肤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吹弹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将美妙的风景遮盖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吴宝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命令道。

“这……这个也要褪?”孙妍俏脸通红,吓了一跳。

吴宝库顿时道:“废话,你见过哪个雌性动物穿小衣的?”

一听这话,孙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着嘴唇,红着脸解开。

让人目眩的风景,一下子跃进了吴宝库眼中,如此的近距离,吴宝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刚才一样,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吴宝库目光火热的盯着她,声音却很冰冷。

孙妍只能听话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轻轻揉按着,她红着脸,平时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现在还要在师傅面前这个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没什么感觉……”孙妍捏了几下说道。

“没有?”吴宝库哼了一声,“你用手轻轻揉按最高点,再感受一下。”

孙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轻轻按起来,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怎么样?有感觉没?”吴宝库问道。

孙妍害羞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吴宝库眼中满是火热,看她自抚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不过,你的手法还是生疏,来,让师傅好好教教你!”

说话间,吴宝库伸出布满粗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

4

第四章

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

极品!

小腹里的火烧的他浑身燥的慌,却还是故意板着脸咳了咳嗓子。

“让雌性动物动情的过程要更复杂,你仔细看我的手法。”

言罢便是开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大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大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大,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儿,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性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

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识,哺乳过程是咱们哺乳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

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

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

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

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

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

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

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

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

“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

“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

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

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

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

相关文章:

挠痒痒终身痒奴调教|老板一夜要了我六次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总裁霸爱:诱人娇妻惹不得》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叶思清邵励城)

吞咽主人尿液小说*那一夜我被添得好爽

寂寞领导夫人.男科女医生:总裁你好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