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货我捏烂你的奶 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2020-09-12 16:48 · 新商盟

拍好了照片,杨雪艳特地检查了一下,确实清晰到了丝毫可见的地步,甚至最私密的部位,一点点的褶皱都清晰无比。

牙一咬心一横,杨雪艳把照片发了过去。然后问对方:这样子是否足够诚意了?

‘强哥’回复:太满意了!杨小姐果真有诚意,不如我们约个时间个地点见一面吧。

杨雪艳气的想把手机摔了!却只能耐着性子回复对方:你没诚意,你刚才答应过我这件事到此为止的!

‘强哥’:杨小姐不要发火,我是说了这个游戏结束了,但是没说不能玩别的游戏啊!再说咱们总要把事情解决一下,面谈的话也更方便对不对?杨小姐放心,我是有底线的人,绝对不会伤害到你,再说了现在是法制社会,我要是把你怎么样了法律也不会放过我对不对?

杨雪艳:我不认识你,也不会单独去见你的,我下班后还要给老公做饭,没时间去。

‘强哥’:呵呵,如果杨小姐挤不出来时间的话,我就去找你老公商量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办。”

杨雪艳:你不要冲动……你告诉我地址和时间,我们可以见面谈谈。

对方告诉杨雪艳晚上八点见,并发给了她一个地址。这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杨雪艳在办公室里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幸亏老公出差还没回来,她才有时间来应对这件事。她先是给婆婆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晚要加班,让婆婆先去把孩子接走照料着。

然后她还特意准备了一瓶防狼喷雾放进包里,深吸一口气,便离出发了。

她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花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到达目的地,是一个八十年代的旧小区。

杨雪下车付了车钱,警惕的上了楼。

对方住在五楼,老小区没有电梯,她一层层的爬,越接近五楼心里越紧张。

总算到了对方家门口,她尽量压制内心的不安,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又矮又黑的大胖子站在门口,看到一身OL职业装的杨雪艳,眼睛顿时一亮,色眯眯的笑了起来。

杨雪艳却是面色骤变,诧异道:“是你!”

这个人杨雪艳是认识的,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威胁自己的人居然是菜场卖鱼的死胖子。

这个长得又丑又肥,一身鱼腥味,令她极度讨厌的家伙!每次杨雪艳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都会遇见这个人,有几次也被杨雪艳发现这个人在色眯眯的偷瞄自己,每次都令她很恶心躲的远远的。

卖鱼老板嘿嘿一笑:“杨小姐,咱们又见面了,快进屋坐吧。”

杨雪艳犹豫了一下,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小心的跟着卖鱼老板进了屋,同时按了按自己的包包,防狼喷雾就放在包里,给了她一点勇气。

屋里很小,大概只有60多个平方,一室一厅,还是简装,衣服袜子乱扔,茶几上还有没吃完的泡面,整个屋子乱糟糟的,还带着一股潮湿的霉味,令杨雪艳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是你打给我的电话?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杨雪艳尽量保持冷静,冷冷的问道。

“杨小姐,先别急嘛,坐下来咱们好好聊,反正时间还早。”卖鱼老板笑着说,眼睛始终在杨雪艳鼓囊囊的胸前和包臀裙下一双修长光滑的玉腿间来回扫视。

杨雪艳虽然心里紧张,但还是一脸的冷漠,就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

卖鱼老板笑了:“行吧,站着就站着。还可以让我多看看你的两条大长腿。嘿嘿,先自我介绍一吧,我叫张强,至于做什么的你也知道了,之所以知道你和陌生男人的情况,是因为那晚我正巧从酒店门口经过,然后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搂着你,一起进了酒店。后来我去前台调查了一下,就知道你的情况咯!”

杨雪艳皱起了秀眉,她原本以为是那个和她上床的陌生男子告诉这死胖子的,对方的回答却出乎她的意料。

“你……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我丈夫?”

“因为你们进酒店的时候,我还听到了他对你的称呼,叫你杨小姐,如果是丈夫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叫呢,你说对不对?”张强眼神深陷杨雪艳的衣领,咽了咽口水,笑着回答。

杨雪艳露出一丝颓然之色,冷冷说道:“你威胁我不就是想要钱吗,告诉我要多少钱,只要不超出我的底线,我会拿出封口费的。”

哪知道张强却摇了摇手指:“不不不,你误会了,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钱买不来的,我昨天在电话里说了,让你过来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并不想勒索敲诈,怎可能要你的钱呢?”

“开什么玩笑!你不要钱要什么?”杨雪艳心里有一丝不妙的预感,手下意识的放进了拎包。

只要发现情况有一点不对,她就拿出防狼喷雾对付这个死胖子。

张强看着她的动作眯着眼笑了,翘起二郎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别紧张嘛,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你究竟怎么样才能不说出去!”杨雪艳愤怒的说道。

听到这话,张强笑了:“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直说了。嘿嘿,只要你把你身上的文胸和内裤脱下来,送给我当见面礼,我就满足了。”

杨雪艳面色骤变,羞怒道:“你胡说什么,我不可能做那样的事!”

“如果杨小姐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你回去吧,我不会阻拦你的。”

杨雪艳看着张强满脸横肉挤出来的猥琐神色,听到他刚才说出来的龌蹉的话,让她觉得猥琐而下流。

她冷哼一声,再不犹豫,转身就要离开。

“如果你今天走的话,我保证明天你丈夫就会知道你出轨的消息。”张强冷笑道。

一瞬间杨雪艳的脚步僵硬,转过身,恼怒道:“你个卑鄙无耻下流龌蹉的死胖子!我不会同意你的条件,你换一个条件!”

“换一个,也成。那就今晚陪我睡一晚,怎么样?”张强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不是看到刚才杨雪艳紧张的动作,猜测她包里可能有利器,说不定张强现在已经忍不住去摸杨雪艳的屁股了。

“无耻的混蛋,你做梦!”杨雪艳痛骂,一张俏脸被气的通红。

如果不是想让对方保守秘密,她早就摔门而出了。

“觉得这个条件很过分对不对?那就按第一个来吧,把你的文胸和内裤脱下来送给我,我肯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杨雪艳虽然极度不愿意,但总比第二个条件要好的多,只要能让对方保守秘密,她算是豁出去了。

“张强,你要遵守承诺,我把我的衣服给你,你就别说出去!”

“嘿嘿,放心吧,我是最信守承诺的人了。”张强搓着肥胖的双手,两眼发光,一脸的猥琐,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洗手间在哪?”杨雪艳冷冷的问道。

张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不,你弄错了,我让你挡着我的面脱。”

“什么?不可能!”杨雪艳脸色瞬间惨白。

原本以为只是脱掉贴身衣物给对方,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可以接受。但如果当着对方的面脱,就超出她的底线了。

“呵呵,杨小姐,看你的穿着我就知道你应该是公司上班的白领,而且真的来到我这赴约,说明你深爱你的丈夫。你这么美妙的身体只供你丈夫一个男人欣赏,岂不是太可惜了?我看看而已,又不会少你一块肉。如果真的想让我保守秘密,就按照我的话去做吧,不然你会想到后果的。”

杨雪艳娇躯一颤,自从那天自己犯了错误,她就无数次幻想知道这事的丈夫恼羞嗔怒和自己离婚,导致家庭破裂。

她绝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

脑子里一片混乱,她犹豫了半晌,最终咬了咬牙,狠狠瞪着张强:“行,我脱!”

张强大喜过望,笑了起来:“好好好,杨小姐这么识趣就再好不过了。”

他半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用猥锁的眼神盯着杨雪艳。

在陌生男人面前,还是个又肥又丑又黑的老男人面前脱衣服,绝对是一件极度羞耻和令人恶心的事。

但为了自己的秘密,杨雪艳豁出去了。

她转过身,背对着张强羞愧的慢慢脱衣服,却被张强喝令要正面对着她。

杨雪艳心里快要崩溃了,她突然后悔自己要跑来赴约,面色一直红到了耳根。

在张强猥锁兴奋的目光中,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脱下,正面对着张强,先脱掉自己外面的白色衬衫。

下一刻,雪白的肌肤,美丽光滑的香肩,平坦的小腹便暴露在空气中。

粉色的文胸包裹住胸前的丰满,两团高耸之间明显可见那诱人的沟壑。

张强几乎流出了口水,眼睛都直了,笑道:“继续,继续。”

刚才的杨雪艳还高高在上,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但现在脱掉外衣,仿佛失去了保护色,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低着头,垂下眼帘,根本不敢和张强对视。

接下来是包臀裙,速度比脱衣服还慢了几分。

当裙子退下来之后,两条裹着肉色丝袜,光润修长的大白腿一览无余。

尤其是两腿间那条红色雷丝的裤裤,鼓囊囊的,尤为性感。

张强心跳急剧加速,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身体不自主的有了反应,激动道:“快脱,继续脱!”

这一刻,杨雪艳眼眶都红了,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受到过如此大的羞辱。

这对她这样极度高傲自信,自尊心又极强的女人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可为了家庭,为了丈夫,为了掩盖自己犯下的过错,她不得不满足对方的条件。

杨雪艳双手微微颤抖着,反手伸向了背后,一个个尤为缓慢和犹豫的解开文胸的挂钩。

当挂钩全部解开的一刻,文胸便散落开来。

她面色红的娇艳欲滴,最终狠下心将文胸拿了下来,又急忙用手将那两团饱满的胸挡住。

张强兴奋的不自住的站了起来。

杨雪艳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要对自己不轨,连遮挡都顾不得了,急忙去包里翻出了防狼喷雾。

这一刻,文胸也彻底落在地上,胸前没了遮掩,雪白丰满的两团随着她紧张急促的呼吸随之起伏晃动,尤为诱人。

她顾不得暴露,双手紧紧抓着防狼喷雾,对准张强怒喝:“你再上前一步试试!”

张强吓了一跳,随即笑了起来:“别紧张别紧张,我绝对不会乱来的。”

说着他又坐了下来。

杨雪艳松了口气,这才赶紧用一只手挡住胸前,另一只手依旧抓着武器。

可自从生了俊俊之后,她的胸比以前更大了,饱满雪白,如同天庭的蟠桃一般,让人有种恨不得上前咬一口的冲动,一只手根本遮挡不过来,依旧有一些暴露出来,令张强大饱眼福,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

“还有最后一条裤子呢,脱下来,都给我,然后穿上衣服你就可以走了。”张强笑眯眯的说道。

对于杨雪艳这样的女人,他并不着急一次拿下,因为这样得冒着很大的风险,万一对方豁出去了,想要鱼死网破报了警,自己不但得不到杨雪艳的身体,还很有可能因为勒索敲诈而被警察抓起来,实在得不偿失。

所以,他得慢慢的一步一步来,静静等着自己的猎物落入圈套。

杨雪艳慢慢冷静下来,这才将武器放在桌边,一只手抱着双胸,另一只手逐渐将红色雷丝的布料慢慢退下,然后急忙用另一只手遮挡。贴身裤子便从两腿间滑落。

将全身展示在丑陋肥胖的老男人面前,杨雪艳羞耻的全身战栗,后脊生凉,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她低着头,紧咬牙关道:“这样可以了吗!”

“呵呵,很不错,完美!想不到杨小姐的身材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好的多,你丈夫可真有福气。”张强激动万分,不停的咽着口水,如果不是杨雪艳有防备,恐怕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计划了,直接扑了上去。

杨雪艳受不了这种言语侮辱,抓起外衣和裙子,转身看准洗手间的方向一口气冲了进去,留给张强一个雪白美丽的背影。

那浑圆挺翘的臀部在跑动间扭来扭去,不停变换形状,让张强垂涎三尺,下意识按住自己的裤裆。

洗手间门关了,杨雪艳背贴着门竭力喘气,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额头也冒出了一阵虚汗。

此地不宜久留,她得赶紧离开!

杨雪艳顾不得没内衣了,急忙将白色衬衫和包臀裙穿好。

在此期间,客厅中的张强已经起身将对方的内衣裤都拿了起来,还将红色雷丝的裤裤放在鼻间闻了闻。

“真香啊!”张强一脸的沉醉之色,然后她看到内裤一点黄斑,估计是杨雪艳白天上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虽然女人都有上完洗手间擦拭的习惯,也保不准裤裤上不会留下痕迹。

他二话不说,将杨雪艳内衣裤收了起来,又将桌上的防狼喷雾拿起,藏了起来。

洗手间内的杨雪艳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一咬牙,打开门穿戴整齐的快步走出洗手间。

因为穿是OL职业装,白色衬衫下明显可见两团鼓囊囊的轮廓,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两点凸起。

当杨雪艳出现的一刹那,张强眼睛亮了,眯着眼笑道:“你出来了。”

虽然没了内衣,但至少有外衣的保护,杨雪艳又恢复了平日的高冷,扫了一眼客厅,发现不但内衣裤没了,连武器都不见了,怒骂道:“王八蛋,我的防狼喷雾呢!”

“嘿嘿,一并收下了,就当送给我的见面礼好了。”

杨雪艳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想纠缠下去,冷声道:“我已经满足你的条件了,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杨小姐,时间还早,要不一起吃个饭?”

杨雪艳根本不理会张强,甚至不愿意看对方一眼,转身便快步离开了张强家。

等杨雪艳离开后,张强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将先前一直架在柜子上的手机拿了下来。

手机显示摄像模式,已经录制了三十二分钟。

张强兴奋的笑了起来,打开录像,眯着眼自言自语道:“录的挺清晰的,呵呵,杨雪艳,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的。”

回到了自己家,杨雪艳脑子里一片混沌,她怎么也料不到当初一时糊涂犯了错,结果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杨雪艳感觉很无助,这时候的她又想念老公早点出差回来帮助她,又担心秘密被老公知道了的后果……无比的纠结。

这时候电话铃声忽然响了,把她吓了一跳,看了下才发现是婆婆打来的。

她赶紧接通电话,说道:“妈,别着急,我刚到家,待会就过来。”

“雪艳啊,我想跟你说俊俊已经睡着了,你就不用过来了,明天一早我和他爷爷送俊俊去幼儿园好了。”

“好的,妈,那谢谢你了。”

这一夜杨雪艳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见自己赤身裸体的待在黑夜中,雨点落在自己身上冰冷刺骨,周围仿佛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

相关文章: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撩湿女朋友的污句子

我们班男生上课摸下面:女主故意暴露的辣文

口球,脑后皮带,系紧|行李箱两个女,玉腿纠缠 唇

男主是军人的糙汉文/摁住她脑袋享受她的喉咙

女王脚奴小说 小说女王虐男脚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