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细致文小说,啊,《盛世邪医混都市》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0-09-12 16:50 · 新商盟

第7章 你说我敢不敢?

“飞哥,这边!”陈海倒是机灵,顺着有声响的包厢寻去,很快找到了。

叶飞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让他怒火中烧的声音从包厢里传出:

“喝了这杯酒,送两个香吻,本少就放你走如何?”

“我不会喝酒!”叶兰怯怯的声音里夹杂着委屈的哭声儿。

“装什么清纯?出来不就是赚钱的嘛,这里三千,一杯酒给你脸了?”

透过门上的小窗,包厢里的情形一览无余,只见叶兰被一个满脸轻狂的年轻人拉扯着,还有六七个汉子和两个公主装的女人,跟着夸张的起哄坏笑。

而叶兰一脸不知所措,往门口挪了两步,又被推了回去。

“飞哥,那家伙就是明少……这里的老板,你……”

看着陈海口中的明少强行抓向叶兰的手腕,叶飞顾不得陈海的劝阻,一抬脚踹开了包厢的门。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包厢里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愣住。

叶兰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到是叶飞,都市眼眶一红,眼泪泉涌:“哥!你怎么来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明凯斜了一眼叶飞,脸上闪过诧异,旋即嗤嗤一笑:“你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老子的门你也敢踹?你踏马还当自己是叶少呢?”

叶飞皱了皱眉,没想到遇上明凯这个老相识,也不想跟这种人废话,沉声道:“叶兰,过来,跟哥回家!”

明凯被叶飞给无视了,愠怒的抬手一把拽住了叶兰的手臂:“麻的,老子跟前装大头蒜?你特么以为自己现在是什么玩意儿呢?”

说着冲叶飞方向扬了扬下巴,对包厢其他人嗤嗤笑道:“你们都不认识这位吧?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叶少,医学院的高材生!”

“哎哟,医学院?不知老子等下给他开瓢了,是不是会自己缝上啊?”

“哈哈哈,叶少?不会是明少上次提到的那位,破产了搬去城中村,过得不如房东家的狗的叶少吧?”

肆无忌惮的嘲笑声此起彼伏,陈海气得老脸涨红,抡起拳头就想冲上去打一架才好出气,却被叶飞一把拽住了。

叶兰听着哥哥被羞辱,顿时挣扎,想要挣开,却被明凯攥得更紧。

“松开她!”叶飞抬起头,双目灼灼盯着明凯的眼睛。

明凯被这眼神看得心下一慌,他还记得当初追求叶飞的同班女同学不成,想要用强,被叶飞从杂物室里一把提出来暴揍时,这家伙的眼神也是这样犀利中带着不屑。

想起那次的事情,明凯就又一阵窝火,此一时彼一时,踏马的,还当是当年呢?这包厢里,光保安就六七个呢,外面分分钟还能叫来几十号人,叶飞想在这儿跟他杠?

“我就不,你奈我何?咋的,还当你是叶少呢?现在的你,拿什么跟我斗?”明凯邪笑,挑衅的看着叶飞。

叶飞没有再说话,原地一跺脚,骤然间整个人如同扑食的野兽,迅猛无比的朝着明凯扑了去。

动作快得明凯才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就是嘭的一声闷响,一直拳头已经直中了他的眼眶。

酸涩和疼痛让他下意识松开了手,捂向了眼睛,叶飞趁机一把追过妹妹,推向了陈海方向。

反手又是几个大嘴巴子,甩向了明凯,啪啪的耳光声不绝于耳,叶飞使足了力气,几下过去,明凯的脸上就清晰的浮现出了五指印。

明凯被打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让他恼怒到胸口有一团气像是要爆炸,被一个落魄成农民工的玩意儿给打了脸?

“妈的,明少你也敢打,老子……”保安里有人反映倒是快,顿时站起身来一声怒吼。

叶飞扭头看了一眼这秃头保安,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箭步上去,抡圆了胳膊往秃头上干脆利落的砸了去。

又是嘭的一声,清脆的烟灰缸碎裂声,伴随着秃头的惨叫。

一股鲜血喷溅,众人见证了什么叫现场版的开瓢!

叶飞的霸道狠劲儿,让在场的人都惊了下。不过这里保安都是虎哥的人,地下城里正经的混子,个个都是打架斗殴的惯犯,也是转眼就回过神来,四五个人就一起冲向了叶飞。

叶飞冷哼了声,使出了那套拳法,或许是熟能生巧,第二次在实战里用这套拳法,更能领略到其中玄妙之处。

只见他如游鱼穿梭在几个人中,滑不留手一般,饶是这样狭小的空间,四五个人的围剿却生生摸不到他的衣角。

反倒是被他左一拳右一巴掌的打得鼻青脸肿。不消片刻,叶飞两记重拳下,两个保安太阳穴被打中,直接白眼一翻昏倒在地。

“就这点能耐吗?”叶飞眯了眯眼睛,脚下速度越来越快,拳头也越来越灵活。

原以为叶飞就是个普通年轻人,就算有两把力气,也架不住他们这些打架好手,轻易就能放翻,让明凯好好出气。

可真动起手来,他们似乎不够叶飞打?

明凯也是难以置信,叶飞不是去搬砖了吗?搬砖还能练出这本事来?

就因为他们这思绪乱飞一恍惚,又被叶飞得手一记鞭腿又废两人!

转眼间,六个保安就躺下了四个,能打的更就剩下了2个便更不是敌手了,叶飞两记重拳直接KO。

叶飞戏谑的看向已经完全惊呆的明凯:“明大少,你说我奈你何?”

明凯艰难的咽了眼唾液,被叶飞的眼神看得一阵心慌,挪了挪脚步想通过服务铃叫人来,却被叶飞箭步冲过来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搞清楚,我是明家少爷,这KTV是虎哥罩得,你打我的后果……”明凯磕磕巴巴的威胁道。

叶飞吧唧了下嘴,点点头:“对,你是明少,我烂命一条奈你何?”

话音未落,叶飞一把抓起桌上的一只啤酒瓶,反手一摔,手里半截成尖锐玻璃刺状,骤然就朝着明凯脖颈插去。

“我错了!”

明凯惊恐至极的一声大吼,整个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虚脱的直往地面瘫软。

他有种叶飞想杀了他的错觉!

叶飞真的敢!

“错哪儿了?”叶飞的声音很平静,像是死水没有涟漪,可明凯却更恐惧。

“我,我不该羞辱你!”

“是吗?就这个?”

“我,我不该打叶兰的主意!我道歉,我保证没下次!”

“记好了,再让我知道,你敢打她的主意,我要你生不如死!”叶飞扔了酒瓶,抬手就是一拳,正中明凯的鼻梁。

咔的一声脆响,明凯当场喷出两道鼻血,鼻梁骨扭曲直接断掉了。

叶飞看都没再看明凯一眼,冲着愣在原地的陈海和叶兰一招手:“走,回家!”

陈海这才合上了一直长大的嘴,一脸惊骇的看着叶飞:“哥,你这也太猛了吧?你,你……”

刚才他连帮忙都没想起来,真看不出来叶飞平日斯文,发起疯来,这么狠,这么厉害!

三人一道出了KTV的门,陈海还有些难以置信:“明,明少竟然没叫人堵咱?”

第8章 千金垂怜

“鼻子都歪了,还顾得上叫人?”叶飞呵呵一笑,明凯好面子,鼻子被人打歪的事情可不会想KTV的人都知道了。

陈海满脸崇拜,就这身手,要是出来混,那还不分分钟当上他梦寐以求的老大?

倒是叶兰,怯怯的看着叶飞,一直走出了好远,才低声道:“哥,我,我是不是惹麻烦了?我,我错了!”

叶飞摸了摸叶兰的脑袋:“你没错,是哥没照顾好你。以后不要来这种地方打工了,哥会挣钱的。就算你想勤工俭学,学校图书馆帮忙就很好,虽然钱少,但清静。你只要好念书,其他什么也别操心!”

叶兰鼻尖一酸,连连点头答应,叶飞摸出钱包,将里面的大半钞票抽了出来:“你这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别心疼钱,该花就花!”

“不用了哥,我还有!”

“拿着!”

“对,叶兰,你就拿着。以飞哥现在的本事,挣钱那还不跟闹着玩一样。光是一站,钱就能雪花儿似的往怀里飘!”陈海跟着一阵起哄。

叶飞知道陈海打得什么主意,横了这货一眼,兀自拍了拍叶兰的肩:“啥也别说,别有负担,去学校吧!我回去照顾妈!”

叶兰应承了前脚刚走,陈海就开始碎碎念,什么叶飞要是出去混,保准赚大钱,这片儿的大哥奎哥都得对叶飞另眼相看。

叶飞先是不搭理,可架不住这货跟唐僧一样,没完没了,笑骂道:“你知道你为啥一直当不上老大吗?”

“为啥?”

“屁话太多了!”

“……”

两人一道回了城中村,叶飞打发了陈海,兀自回到家中,母亲还在熟睡。

叶飞正好得了空闲,坐在窗前捋了捋所得传承。

这传承所得内容浩瀚,医术,武术,风水玄学,甚至术法皆有涉猎。叶飞沉浸其中,好好的研究了一番。

只是让他犯愁的是,如何利用这传承,先获得第一桶金。

行医是暂时行不通的,哪怕他一身医术,没有行医资格证,这就是违法的。

风水玄学的事情多多少少要些江湖名声。至于术法,目前叶飞还没有多做钻研。

沉吟了片刻,叶飞准备先去买点吃的,在外面转转看。

只是才走到楼下,就听到房东又在大门喝骂。

“你们房租能不能交了?奶奶的,穷就去住桥洞啊,老是拖欠房租!别家都交了,又是你们……”

“别以为我不知道房间里有人,装什么死?”

房东是个中年女人,叽叽歪歪的在楼梯口叫骂,却见叶飞从楼梯口下来,没好气道:“不是去躲房租了吗?还知道出来答一声?”

叶飞皱了皱眉,脸色微微难看:“房租还有十天才到期,我有什么好躲的?倒是你,合同日期上还差十天,就在这儿叫嚷,是穷疯了么?”

“要是别人,我当然是不会提前收租。但是你们,谁知道会不会跑了?人穷没底线,你知道不?”中年女人凶巴巴的冷笑道。

“人穷有没有底线不说,你这欺辱怕硬的行径倒是真没下限!”

一道沉静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房东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浑身名牌的漂亮女子。

这女子二十岁上下,不光长得漂亮,而且气质高贵,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出身。

房东顿时哑火,眼前这位光一眼看过去,便知不是一般的有钱,得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气势上一时间压得她这种势利眼不敢说话。

叶飞见到来人,愣了下才道:“周文静!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周文静抿嘴浅浅笑了笑,看向叶飞的眼神里竟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叶飞没有说话,周文静是他大学同班同学,因为校庆活动话剧版排练过情侣,没被朋友少起哄调侃,起哄多了,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多多少少有了一点点说不清的涟漪。

只是没等更进一步,叶飞就家中出事,离开了学校。

再见面,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

周文静也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见面场景,只是不等她说什么圆场的话,叶飞就爽朗一笑:“又被你看到我的糗事儿了!”

叶飞的笑容依旧那么洒脱,眸子里依旧自信飞扬,传闻里那些糟糕事儿,似乎只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种坚毅气质。没有半分传言里的颓然。

“我只看到了那市井小人的丑态!”周文静抿嘴笑了笑,缓缓回头再看向泼辣房东时,面色又微微一冷。

她心中那个热情飞扬的青年,怎么就要被如此羞辱谩骂了?

房东被周文静的眼神盯得一阵不自在,她今儿来收租是假,想叶飞一家走人是真。

刚跟一个租客谈好了整个院子出租,价格更优,可叶飞这儿的合同还没到期呢,只能房租当幌子。

“他欠你钱吗?”周文静声音不大,却有股气势。

“欠倒是还没欠,不过下个季度的房租还没交呢!我这提前收租,不也是怕意外嘛!”房东面对周文静,语气明显软了软,完全不见之前的气势汹汹。

“既然不欠你钱,也没有到租期,你凭啥对他出言不逊?”周文静难得露出了叶飞也没见过的咄咄逼人,让他觉得有些触动。

房东讪笑了下,还没说话,就听周文静指着叶飞道:“你必须给他道歉!”

“道歉?他受得起吗?”房东斜了叶飞一眼,不情愿的道。周文静虽然有些气场,但毕竟只是个年轻丫头,挤兑她几句也就算了,但是惹急了她可不买账。

叶飞可不想看到周文静跟一个中年大妈较劲,笑眯眯的上前拉了一把:“你都说是市井小人了,何必一般见识?”

“不行,她必须给你道歉!”周文静执拗坚持,“你若不道歉,我保证你这房子再租不出去卖不出去你信不信?”

房东冷笑:“我就不信了!你能如何?”

周文静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在房东眼前晃了晃:“这张卡里有五十万,我把这五十万给街头的小混混,让他们每天来这院子里打闹一个小时,你说他们会不会来?”

“……”房东的脸色瞬间垮了,作为本地人,对城中村的小混混自然有了解,别说五十万了,五万都能让那群混小子来拆了这院子。

别说周文静出不起这钱,她眼不花,光是这富贵小姐脖子里的那条晃眼项链就得好几万吧?

谁能知道叶飞一个工地搬砖,全家穷酸的小子,能引来个富贵小姐青眼有加?如此袒护!

相关文章:

【全章节】秋风难凉情翩然(全文阅读)

女朋友身材好是什么体验~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厨房黑紫抽动:蛋囊拍打着她的臀瓣

完结小说《萌宝归来:霸道总裁爱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老头玩丫头小说_男女强吻摸下面揉 高辣h文乱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