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莹公车小说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2020-09-12 16:46 · 新商盟

找到李纯的快递,撕下贴纸时不小心把胶带连着撕了下来。

刚想道歉,盒子就被李纯慌乱地抢了过去,我猝不及防没有松手,拉扯间快递盒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

那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盒子表面印着长长凶猛的器物,竟然是按摩棒!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纯,没想到平时说话都害羞的女人也会买按摩棒这种情趣用品。想着李纯白玉般的手拿着这玩意儿自慰,面色潮红地吟哦时,我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直往身下涌去。

李纯面色更是红的滴血,这种快递被别人知道了,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于是匆忙捡起按摩棒往快递盒里一塞就跑了。

勾人的身影在视线里消失,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心底的激动无法抑制,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只要大牛满足不了李纯,我就还有机会啊!

晚上凌晨一点多,卫生所的门被人剧烈的敲着。

我起身开门,看到站在门口面色潮红又带着焦急的李纯,她身上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纱布睡衣,没有穿内衣,傲人的雪白若隐若现。强烈的视觉刺激袭来,我顿时脑袋发热,整个胸腔都在躁动不已。

我连忙侧身让她进来,关怀地问道:“纯姐,这么晚了是有什么急事吗?”

“小张,我……”李纯红着脸支支吾吾地不开口,她转身把卫生所门给锁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带着隐隐雾水地望着我。

我被她看的心尖痒痒的,看这样子,莫非是按摩棒满足不了她,来找我了?

“纯姐,别慌,有什么事就说,我把你当姐看,有什么难事你开口我一定会帮你的。”我拉起她的手,柔滑的触感让我心猿意马,感叹道,真是尤物啊!

强压下心里的邪念,我面上正经十足,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把面前这女人给扑到,干自己这么多天想干的事。

李纯顿时眼里浮现出泪水,感动地连连点头,“小张,我告诉你,你答应姐,这事一定不能透露出去!”

她脸红的像颗苹果,诱人极了,女人身体的幽香充斥着我的鼻尖。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控制着语气波澜,尽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可信一点。

“纯姐,你看我像是那种出卖人的小人吗?你今天和我说的,我张军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

李纯握紧了我的手,然后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咬唇开口:“小张,我……玩的时候,不小心把那推里面去卡住了,怎么办啊,拿不出来了……”

说话间她把睡衣下摆微微撩了上来,洁白如玉的肌肤在夜光散发着点点光芒,犹如世间最好的绸缎。

我脑袋一下子就空白了,满眼都是李纯白花花的大腿,视线不断往上想要看到更深处……身体也瞬间滚烫发热了起来,我微微动脚掩饰,这真的是考验到了我作为男人的定力。

李纯水雾般的眸子盈盈望向我,脸颊泛着晚霞般的红,我想到昨天那个刺激人心的快递,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是有什么东西卡在里面了。

情趣用品竟然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那是玩的有多激烈啊!

“纯姐,你别担心,取出来就没事了。”我安慰着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处看,视线收也收不回来。

“取出来?可这么晚了,县城又离得远,怎么取出来……”李纯表情焦急,像是要哭了,“小张,你一定要帮姐想想法子啊!”

法子肯定是有很多的了,我视线在那曼妙的躯体上留恋着,邪恶的想法冒出,心里一思忖,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放过这次机会我还是个男人吗?

于是我面色故意凝重了下来,开口道:“纯姐,这个不早点取出来到明天会严重到动手术,你自己取伤了那处以后不好受孕啊。”

听到这么严重,李纯脸色霎时白了,抱住我的胳膊哽咽着:“小张,我求你帮我一下!大牛他不知道这事,他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

软软的触感摩擦着我的手臂,我脑子一空就剩下一个念头,此刻那团傲人隔着一层薄纱贴近我的皮肤,热乎乎的。

虽然有些诧异,李纯说大牛会打死她,但美色当前,我也没有细想。

“小张,你……可以帮我取出来吗?这里也就你一个医生。”李纯说话断断续续,她知道自己要求过分,可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厚着脸皮求了。

这个要求不正好合了我的意?

我一时高兴地没反应过来,李纯以为我不同意急地整个人都扑到了我的身上,软软的地方蹭着我的手,温热的话语在耳边附近响起:“我知道姐这个要求过分了些,可,你不帮我就没人帮我了。”

软香在怀,我心里简直是乐开花了,但还是稳住了表面,“纯姐,我又没说不帮你。别急,你先躺在床上去。”

透着纱料姣好的轮廓无遗漏地暴露在我的视线里。我激动地手都在抖,摸上那温热的身躯。一路滑到腰沿,李纯紧张地蜷起了脚,眼角含着泪珠,俏脸羞红了。

真是太刺激了!

这肌肤的滑嫩感是我从没有摸过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

我见过那么多娇嫩的少女,可李纯这种清纯和娇媚融合完美的少妇还真没见过。

瞥见李纯紧闭的双眼,我故意提醒道:“纯姐,我要开始了。”

她微睁眼看我,我手往下拉,蕾丝边划到肌肤,她嘤咛一声下意识地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又放开了,咬着樱唇,脸色通红视线胡乱瞟。

我低头往那里面看去,心底狠狠一颤,倒吸了一口气。

她滑嫩的大腿蹭着我的手,媚眼如丝望着我,樱唇微开:“小张,轻……轻点儿。”

娇娇的声音让我酥了半边身子,心跳得更快了,仅剩的医德让我微微下不去手,心里一想,我在医治别人,不是在做坏事。

“别慌,纯姐,我看到那个东西了。”边安慰着,我心一紧果断地伸进去两根手指,刚触摸到物品,我的手指就抽不出来了,好像舍不得让我出去一样。

联想到那事儿的场景,我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暗自唾弃自己一口,和一万年没见过女人似的,这么兴奋。

对于我来说,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是很简单的事,但是我怎么会错过这样的福利?

李纯面色潮红,我的动作停下,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羞得无地自容,弱声道:“小张……谢谢你了。”眼神时不时瞟向我手里的物品。

“纯姐,以后玩的时候可要小心些了,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我知道人体内好多地方能让人舒服!”我眼带深意地看着李纯,把手里的物品随手放进了口袋里。

李纯红着脸答不上话,穿好衣服后看着我欲言又止,正要开口的时候,卫生所门又被大力拍了起来......

“张军,开门!”

大牛粗犷的声音从外传来。

“我老婆是不是在你这里?”

敲门声越来越剧烈,下一秒就好像要破门而入。

这声音直接敲在了我的心上,顿时一阵慌乱。大牛人傻体型大,要是被他发现自己老婆大半夜穿的这么少出现在这里,到时候要真闹起来,不仅是名声臭了,连人都要躺医院里去。

李纯看起来比我还要急,直接吓软了身跪在了我跟前,“小张,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姐拦住大牛啊……”

“纯姐,你先起来。”我慌忙拉起她,打开旁边的橱柜,“先别慌,这橱柜里没东西可以躲人,你先躲进去!”

李纯连忙躲进了橱柜里,我去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房间,深吸一口气出去开门。

身为一个男人,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比女人镇定很多。

门一开,大牛就挤了进来,样子凶神恶煞,“张军你小子是不是和我老婆在一起?”

“大牛哥,我才刚醒,纯姐去哪了,我怎么知道?”我边说边堵在去房间的路,想拦着他。

大牛没废话,直接推开我往房间走去,橱柜的位置在房间很明显,我没想到他会进卧室,此刻我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大牛一进房间,果不其然就关注到了橱柜,他走过去拿住把柄就要开,我赶快过去抓住他的手强冷着脸道:“这里面装的是贵重的药,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你吓唬谁呢?”大牛大吼道,他手使劲还想打开橱柜。

“这药是毒药,沾上一点就差不多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我松开手退后几步作势要出去,表面镇定自若,两侧的手却死死捏紧。

只能赌一把了……

大牛停顿了几秒,狐疑地看着我,最后还是没打开,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被发现他老婆藏在我房间里。我打开橱柜的门,李纯的脚已经吓得软,她娇小的身躯整个跌入我的怀里。

相关文章:

向前冲闯关没有戴胸罩_玩弄黑暗圣女

新书上架@《二婚盛宠:总裁的美味娇妻》全文完结版

她哭着被他占有|女朋友的舌头很灵活

哈啊别在地铁上做啊/细数6年来我经历的男人

小说《傲娇萌宝:总裁爹地难撩妻》已完结版试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