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邪医混都市》全文+完整版小说阅读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第5章 你得负责

屋里,叶飞看着唐果病容,有些唏嘘,要动手除去她身上的衣物时,大手却是颤了颤,深呼了口气,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

只见入眼间,娇嫩雪白,山峰沟壑平川入湖凹凸有致,别有一股诱惑。

饶是他定力不错,也觉眼前一花,不由吧唧了下嘴:“看不出这丫头还挺有料的!”

定了定心,叶飞拿出了针灸针,小心翼翼的按照传承所学,开始组合太乙针阵最大的阵型,十八连环针阵。

这套针法是太乙针阵的最精髓,通过十八个针阵组合,调节身体气血。

随着叶飞行针做完前三套的针阵,病床上的唐果幽幽醒转,见叶飞大手朝着她胸口而来,张嘴就是一声:“臭流氓!”

叶飞尴尬的顿住了手,此时唐果才看到了他手里捻着的针灸针。

陈尘闻声早就跟逮到机会了似的,飞奔踹门而入:“你踏马想干什么?”

“陈尘,你出去!”

陈尘还没有走进来,唐果听到动静直接大喝。

陈尘一愣,被反应过来的唐明德一把拽了出去:“你再捣乱,现在就离开唐家。”

“唐爷爷,他……”

“……”唐明德只是冷冷看了一眼陈尘,却没说话。不知为何,陈尘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

屋子里,唐果和叶飞大眼瞪小眼。

“你不是那个来买药的人吗?”唐果认出了叶飞。

“你不要紧张,医者无性别,我就是给你治病!”叶飞老脸微微有些红。

唐果身上此时被刺入了几十根银针,她只是瞟了一眼,心下就暗暗惊讶,她从小跟着爷爷学医,在医术上的造诣甚至比一些医学院的学生都要高。

此时她看身上的针刺入位置,和针与针间的形状都像是遵循着某种规律。她见过爷爷给患者针灸无数次,却未见过如此玄妙的针灸术。

“你把我都看光了,你跟我说医生无性别?”唐果眼珠子转了转,骄哼道。

“我是为了给你治病!”

“那你说你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唐果咄咄逼人,俏脸红彤彤的,眸子里几分害羞,却被强装的强势掩盖。

“……”叶飞好蛋疼,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他都给人扒光了,上下行针还算摸了,难道说他其实是个瞎子?

见叶飞不说话,老脸却愈发红,唐果又哼道:“我不管,你要负责!你看光了我,现在还摸我!”

叶飞原本行针的手顿时僵住了,这小姑奶奶还是刚从那个外面抢鸡腿的童颜巨乳美少女吗?

“你得负责!”

“……”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

“你这是什么针法?”

“太乙针阵!”

“你多大?有女朋友吗?你家住哪儿?”

“……”

叶飞给唐果做完针灸,满头大汗,原以为是个傲娇美少女,然而却不想是个小恶魔!

蛮不讲理,治个病就赖上他了?

从屋子里走出来时,叶飞浑身像是被汗洗了一般,唐明德连忙迎了上来,有些筹措不安:“小兄弟?”

“暂时是解决了,但是这个病根治起来,却是有些麻烦!”叶飞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唐明德却是瞪大了眼,脸上的惊骇再也遮掩不住:“你是说,你有办法根治?”

叶飞点了点头:“办法是有,不过有些药材不好找,而且就算有办法,也不见得患者和你们家属会愿意配合!比如三阳体的结合!”

“嘶……”三阳体三个字,让唐明德身体一震。

然而陈尘却是没有注意到唐明德的反应,只是想到刚才唐果赤身裸体都被叶飞看光了,而他,说是追求却连小手都没拉过。

下意识就嘲讽了句:“你说能就能?吹牛逼这事儿谁不会?”

唐明德缓缓抬起头看向陈尘,满脸失望:“那鸡肉是不是你给唐果的?我有没有严明禁止给唐果荤腥?你闯下祸事,不想着补救,只想着让别人背锅,想着摘清自己。你这种人,也妄想做我唐明德的弟子?”

陈尘没想到他的小心思,全被唐明德看在眼里,一时间老脸臊红语噎。

“马上离开唐家药房!现在,以后,都不许用我唐明德的学生自称!”唐明德怒斥一声,转头就带着叶飞朝着药房走去。

“唐爷爷,你答应了我父亲的,你不能这样!给果果鸡腿我只是无心之失!”陈尘急了,如果被赶走,可是奇耻大辱,不光老爹会揍他个半身不遂,光是在杏林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是被唐明德赶出去的!

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不说,以后再想拜名医为师,也会受影响。陈家针诸多针法失传,如今的陈家在医界越来越没有存在感。

如果不能拜得名师,他陈尘单靠陈家针是吃不了医术这碗饭的!

唐明德顿住了脚步:“果果的事小,只能说明你这个人投机钻营不守承诺原则。但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医术,你不尊敬也就算了,嫉妒心作祟,栽赃污蔑,出言不逊,德行也不配做我的弟子!”

“我错了,我错了,我愿意给这位先生道歉!我道歉,唐爷爷就原谅我这次吧!”

陈尘见唐明德没有说话,连忙转身向叶飞作揖:“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请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次!”

叶飞撇了撇嘴:“这种心不甘情不愿迫于利益的道歉,就免了吧!”

说罢叶飞径直朝着外面药房走去。

陈尘面如死灰,难道真的就这么被赶出唐家吗?

“你收拾东西,就回去吧!”唐明德丢下了这句,便也转身离开。

陈尘只觉眼前一黑,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

叶飞回到药店大厅,唐明德对着叶飞作了一揖:“请问小兄弟高姓大名?这次救了果果的命,就是我的贵人。老头子感激!”

“叶飞!这次算是举手之劳。那么可爱的小丫头,任谁都不愿意她有事。不必这样客气!”叶飞爽朗一笑。

“不说这个了,我今儿是来买药的。这是药方,你给看看!”叶飞可不想一个老头儿在这儿没完没了的千恩万谢,赶紧递上了药方。

第6章 别想跑

唐明德接过药方飞快的扫了一眼,才看完第一行,眉头就皱了起来,第一行的三味药就药力相冲,虽说中医讲究相生相克,但是这也太凶险了些,不由开口问道:“你确定药方你没写错吧?”

“哈哈哈,当然是没有错的!”叶飞爽朗一笑,这药方精妙,用药诡道出人意料,但实则是以破为立,他找出这个药方时也吃了一惊的!

“这几味……”唐明德一边说一边继续看药方,看到后三行时,话噎在了喉间,瞳孔一阵放大,接着连嘴角都开始抽搐。

“小兄弟这药方精妙,刚才是我急躁没有看完,后几味药如画龙点睛,不但化解了冲克的毒性,更有温补固原之效,对某几类心脏病定有特效!我学医六十年,都没见过这么大胆的用药法!”

又是失传太乙针法,又是这样一流的药方,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若是中医世家出身,哪儿会来药店买药?若非如此,又岂能有这样的宝贝!

“敢问小兄弟是不是自幼学医,有名医师承?”唐明德终究忍不住问道。

“我就是个医学院的学生!虽然没有读完……!”叶飞苦笑道。

唐老微愣,如今中医式微,不少珍贵医术随历史长河一同湮灭,流传下来的不足一二,古医术流传至今的大抵也只是遗编断简,这药方用药的大胆,精妙程度,都有古医术痕迹,让他心痒难耐。

只是叶飞明显有难言之隐,唐老自觉也不好再追问。

“这药方配几服?”

“你先算算这服药的价格!”叶飞沉吟了片刻说道。

“哈哈哈,不用算了,我看这药至少8服一个疗程。这一疗程的药,我送给你了。另外我这里有支五十年的老山参,我想你也用得着。”

叶家以前就是做药材生意的,虽说接触不多,但也知这药方里,有几味药价格不低,这8服药,只怕要近万了。

老山参给母亲入药,的确有催化药性的作用,只是五十年的老山参也得好几万了。

“这,这不合适!”叶飞立马摆了摆手。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让你拿就拿着。”唐果刚好从内堂走了出来,不由分说,从爷爷手里拿过包好的药材,就塞到了叶飞手里。

“不要这么客气,果果这个病,始终是麻烦,如果你愿意帮衬一二,我唐家感激不尽,一点药材算不得什么!”唐明德说得诚恳。

叶飞见状也没再推辞:“好!唐果的病,先温养一阵子,等我再找找看有没有别的法子根治!”

唐明德只当叶飞是要回去请教长辈,连连点头称好。

倒是唐果,倒像是对病情的事情反而不那么在意,美眸在叶飞身上滴溜溜的乱转,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那你先告诉我你家在哪儿好不?”唐果嘻嘻一笑。

“三元街附近!”叶飞对小丫头心有余悸,说着就对着唐明德点头示意:“我就先走一步了。家中有病人耽误不得。”

说完叶飞还真就这么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唐果还没问完呢,连忙想追出去,却被唐明德喝止:“现在知道有本事的人,走哪儿都耀眼了?让你学本事,你就会偷懒!让你别偷吃,你差点……”

“爷爷,你说他的太乙针是哪儿学来的啊?我看他穿者打扮都不像医生!”唐果像是没有听到训斥,还在闪着大眼睛看着叶飞渐渐远去,满脸遗憾。

“不知道!”唐明德观察里,叶飞似乎更像在做一些力气活儿。初次见面,他也不好多问,但是今日的药方服药三日后,便会需要一些辅助药引汤,想必叶飞来会再来,到时再聊聊,想必他会不那么排斥!

唐果见爷爷神神叨叨的,但话也不说清,撇了撇嘴,目光看向叶飞消失的方向,跑不掉的!一定要找到他!看光了她还想跑?

“……”

叶飞回到城中村的出租屋时,妹妹叶兰却并不在家,只有母亲躺在床上,床头柜上还放着母亲吃剩的粥碗。

“妈,叶兰呢!”叶飞一边张罗着给煎药,一边问了声。

“去学校了吧!”

叶飞闻言也没再说话,兀自在厨房煎药,药刚煎好,就听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飞哥,在家吗?”

熟悉的声音,让叶飞眉头微微一展,开门就见一个圆滚滚的胖子,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眉开眼笑的挤了进来。

“嘿嘿,飞哥,赚了点小钱,给你跟阿姨买了点东西打牙祭,可别不收啊!”胖子陈海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了桌上,嘿嘿笑着搓了搓手。

“又是去收保护费的还是帮人打架?”叶飞翻了个白眼,陈海家就在附近,这小子不学好学人混社会,但却是个仗义人。

自从叶飞无意间帮了他一次后,便总是上门来送东送西,时不时找叶飞喝酒吹牛。

“嘿嘿,飞哥,要我说,你也别去那什么工地了,赚不到钱还辛苦,直接来跟我混,我带你装逼带你飞!”陈海拍了拍胸口。

“别扯犊子了,跟着你被人打成狗吗?!”叶飞笑骂了句,麻利的将药端给了母亲,喂母亲喝了药,安顿了睡下,才跟着陈海走了出去。

“我看叶兰不在,是去KTV值班了吗?”陈海随口说了句,叶飞却变了脸色。

“去KTV?怎么回事?”叶飞眉头一皱。

陈海被叶飞的脸色吓了一跳:“飞哥,你,你不知道啊?那个,叶兰是在金麦KTV做服务生,我以为你知道的……”

叶飞脸色铁青,虽说家中陷入困境,但他从未想过妹妹不上学去打工。即便是勤工俭学,他也不希望是KTV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特别是现在荣乐逸针对,谁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顾不得跟陈海多说,叶飞就直奔了陈海口中的金麦KTV。

陈海连忙跟了上去:“飞哥,你别急啊!金麦可是明少的场子,有虎哥撑腰呢,你别冲动!”

早晨,即便是金麦这种24小时营业的KTV,顾客也极少。;

叶飞走进去时,撞见了几个值班的服务人员,却没见叶兰的影子。

问了好几个服务员,都支支吾吾说不知。这越发让叶飞心中不安,只能挨个包厢去找。

相关文章:

高H跪趴暴露|在她的乳沟上冲刺

没读高三怎么参加高考,高二参加高考高三再考算复读生吗

【完本小说】我竟然是有钱人全文章节目录

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乖等我回来检查别流出来

重生为富免费阅读/重生为富小说在线全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