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扒开 调教求饶 小黄文不行太大了要尿了

2020-09-12 16:38 · 新商盟

“小馋猫,饿了吧?”

萧雅偏过头,亲昵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微微笑道,眼中满是慈爱。

她身上独有的芬芳扑面而来,在我鼻尖环绕,直入心间,让我忍不住一阵心跳加快。

我若无其事的嘻嘻笑道:“本来一点都不饿的,可是只要看到妈妈这个顶级大厨,我就忍不住口水直流,肚子打鼓。”

“贫嘴!”

萧雅瞪了我一眼,随后转过头看着锅里的面条,用筷子搅合着。妩媚的双眼,淡淡的眼角纹,小巧的琼鼻,薄而红润的朱唇,再加上白里透红的肌肤,构成一张完美无瑕的侧脸。不时轻轻眨动的睫毛,更使萧雅如精灵般美丽迷人。

我呆呆的看着,心神迷醉,一时忘记了所有。

“妈,你真漂亮!”

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萧雅显然没料到我突然说这句话,微微一愣,轻嗔道:“你就骗妈吧,我都人老珠黄了,哪里漂亮了。”

“真的!”

我信誓旦旦的说道:“您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好,脸蛋美,还温柔贤惠,爸爸真是幸福,取到了这么好的老婆!”

“油嘴滑舌!”

萧雅白了我一眼,故意板着脸,随后忍不住嗤笑一声,俏脸泛起一抹艳丽的绯红,看起来甚是妩媚。

“哪有,我以后也要娶个像妈妈一样的老婆!”

见萧雅心情大好,我情不自禁的将身子贴得更紧了,醉人的幽香环绕,丰满的身子紧紧相贴,让我如飘云端,柔软的触感让我舒服的浑身都快酥软了。

垂下眼帘,一抹诱人的白色跃入眼帘。

透过她衬衣的领口看去,只见一对36D的大胸脯高高的耸立着,两座巨大的肉团紧紧的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黑色的蕾丝花边点缀在雪白的乳肉上,更添了几分性感与诱惑。

看着眼前的美景,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胯间的下身一下子硬了起来,顶在了萧雅肥美的肉臀上。

我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液,想要将眼睛移开,我知道我不能这样,我不能亵渎我心中最爱的萧雅。可眼前这诱人的春色却如黑洞般吸引着我的视线,让我无法抗拒。

一股无比的愧疚涌上心头,让我在内疚与罪恶中无法自拔。

“这样啊…”

萧雅似乎毫无擦觉,红着脸笑道:“只是妈妈这样的女孩可是很难找的哦,小测以后可要做好长期寻觅的准备哦。”

说完,萧雅觉得好像有些自夸的嫌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不管!找不到就要妈妈帮我找,直到找到为止。”

我摇晃着身子,撒着娇,呼吸也渐渐急促。

萧雅肥美的大屁股柔软而富有弹性,给了我无穷的快乐,让我浑身都如过了电一般,陶醉在了这销魂的快感里。

她的身子一僵,随后又软了下来,温柔的说道:“好了,好了,快去洗脸吧,已经不早了。”

说着扭了扭身子,示意我快点去洗漱。

“嗯。”

我恋恋不舍的放开萧雅丰满的身体,离开了幽香环绕的空间,煞那间,我感到心里涌起一股无法压抑的空虚。

走进浴室,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庞。

浓浓的眉毛,不大不小的眼睛,不算高挺的鼻子,毫无特征的五官构成毫无特征的脸庞,不算强壮的身体显得有些瘦弱,仍在人群里,绝对不会让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一丝自卑感涌上心头,让我无比沮丧。萧雅是那么成熟,那么美丽,就像仙女一样,而我是如此平凡,如果不是萧雅的儿子,也许她连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吧。

我黯然的垂下脑袋,转身正要离开,却瞥到盆子里脏掉的衣服里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柔柔软软的躺在一条白色的胸罩上。

是黑色的丝袜!

待看清了之后,我立即意识到了那是自己自慰过无数次,陪伴了自己无数个寂寞夜晚的丝袜。

我的心中一颤,一股热流涌向全身,胯下那垂软的下身立即又坚挺起来,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我走了快去,情不自禁的捡起它,仔细的打量着。

这是一双很薄的黑色丝袜,轻若无物,薄如蝉翼,手指触碰间,柔软丝滑的触感十分爽手,用鼻子闻了闻,一股酸涩的汗味和醉人的幽香让我顿时心跳加快,心情激动。

是萧雅的丝袜!

就在昨天,我曾亲眼看见萧雅修长的美腿上穿着的就是这一双极薄的黑丝。

黑色的朦胧,隐约可见萧雅那白嫩滑腻的肌肤和小巧莹润的脚趾,充满了无言的诱惑。

想着刚才和萧雅偷偷的肌肤相亲,我的心又开始快速跳动起来,呼吸渐渐急促,拿着丝袜的左手也开始微微的颤抖,一种禁忌的欲望在坚固的道德伦理的牢笼中嘶声咆哮,仿佛要挣脱桎梏破笼而出。

我快速关上浴室的大门,屏住呼吸,情不自禁的将丝袜的袜口卷曲,对着坚挺火热的下身套了进去,看着薄丝中印现着自己粗壮的硕大,我不由自主的套动起来。

“哦!”

刚一触碰,丝袜那丝滑细腻的触感便传了过来,让我激动得浑身一颤。销魂的快感如毒品般侵蚀着我的思想,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萧雅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

交叠在一起的,笔直站立的,折叠弯曲的,微微张开的,一切都如同电影般重复播放。

紧接着,我又想到了刚才自己紧紧的搂着萧雅,用下身摩擦着萧雅肥美的肉臀,红润亮泽的樱唇,滑嫩柔软的脸蛋,还有那饱满圆润的胸脯,一切都让我充满了幻想。

左手越套越快,舒爽的快感持续高涨,我不由又幻想着萧雅穿着黑色丝袜被我压在身下,自己坚挺的下身深深的插在她娇嫩的肉穴中,她甜美的呻吟,恣意的扭动。

“萧雅…妈…”

罪恶与内疚,禁忌与刺激,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令人沉沦的快感。

我颤抖着身子,在恐惧与诱惑中胆战心惊的偷食着邪恶的果实,我无法控制心中的爱恋,也无法挣脱伦理的束缚,它们就像两条铁链子套在了我的脖子上,将我囚禁在黑色的地牢里。

萧雅……干得你爽不爽…你喜不喜欢我…

妈妈,我爱你,我好爱你…

霎时,一阵酥麻的感觉从脚底板直接涌上我的心间,澎湃的快感如同凶猛的野兽,在我的身体里面肆意的冲撞,寻找一个突破的口子。

“唔!”

持续的快感迅速达到顶点,我忍不住闷哼一声,身躯不受控制的一阵抖动,左手紧紧的握着涨大跳动的下身。我知道我快射了,我也知道不能射在她的丝袜里,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我急促的呼吸着,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在脑袋这一瞬间的空白里,我幻想着我粗大的下身紧紧的顶在她的蜜穴里,野蛮的破开萧雅的花心,而萧雅那柔软的子宫正紧紧的含着我坚挺的龟头,准备迎接我罪恶的液体!

萧雅,我要灌满你!

灌满你的子宫!

黑色的罪恶在全身涌动,禁忌的欲望终于突破了牢笼的束缚!

火热浓稠的精液接连喷出,一股股的全部射进了黑色的丝袜里。我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左手丝丝的握着下身,强烈的快感随着剧烈的喷薄仿佛将我的灵魂都射了出去。

再去看时,丝袜里沾满了白色的粘稠,随着袜管缓缓沉淀,最终透过丝质的缝隙,滴落在了地上……

我无力的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强烈的空虚充斥着我的身体,令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就像一个刚刚偷了东西的小偷,胆战心惊的看着手中被自己射得一片狼藉的丝袜,手中不禁一阵颤抖,丝袜翩然落在了地上。

我…我再一次亵渎了心爱的妈妈…

“小测,还没洗好呢,快出来吃早餐了。”

一道甜腻的呼唤,萧雅平缓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令我我吓了一跳。

我赶紧回过神来,慌乱的捡起地上的丝袜,把它塞到了脏衣桶的最下面,事了,但我的心里面还是充满了无尽的愧疚。

她已经坐在了餐桌上,见到我微微一笑,美丽的脸庞带着圣洁的甜美,看起来甚是迷人。

桌子上放着两碗金黄色的面条,飘散着淡淡的香味,橘红的朝阳透窗落下,显得无比温馨。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情,缓步走了过去。

“小测,快点吃,时候不早了, 我等下还要备课。”

萧雅抿着小嘴,随后抬起眼帘看着我的双眼,关切的问道:“小测,你怎么了,眼睛怎么红红的?”

我的手不禁一颤,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有种秘密被揭穿的恐惧,不自然的说道:“哪…哪有…可能是刚才洗脸的时候太用力了吧…”

“傻孩子,轻点呀,疼吗?”

萧雅皱了皱眉,放下筷子靠了过来,关切道:“小测,来,我帮你吹吹。”

说完也不等我反应,伸手撑开我的眼皮,慢慢靠近了我的脸庞。

红润的嘴唇小巧而丰满,彩色的唇膏涂抹在上面,显得粉嫩光泽。下一秒,萧雅那娇嫩的嘴唇便撅了起来,如一粒鲜艳欲滴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

我傻傻的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萧雅的红唇在我眼前放大。

一阵急速的心跳在胸腔跳跃,让我瞬间屏住了呼吸。我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这样的场面,她闭着眼,羞涩的凑上红唇,眨动着密长的睫毛,等待着我热情的亲吻…

相关文章:

好紧好大好爽12p_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我心中的月光

沉沦的熟妇教师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极品老木匠

男孩分身尿道禁锢不准释放:要要要我还想要快点

拿起一颗葡萄缓缓推入黑化/男主是军警的糙汉文

舌尖在细缝中滑来滑/和朋友旅游发生过关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