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手指隔着布料扣弄着

2020-05-06 08:14 · 新商盟

她点点头,表示信了,几个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夜里,注定所有男人都无法入眠,周贵直接翻墙从窗口溜进她被窝里。

其它人只能拿着手机一次次看着视频解馋,这晚,除了周贵外,所有男人不约而同做着同一个春梦,梦里xìng爱视频的男主角变成了他们自己,他们以着威猛的身躯,把美貌的儿媳fù弟媳按在床上肏到哭泣……

张小姇给他们下了剂猛yào,就是故意要撕碎暴露他们心底深处的yù望,要他们日思夜想魂牵梦萦,总有天理xìng要败给兽xìng。

后面几天,所有人都装着没事人一般,只不过她能敏锐的感觉到,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变化。

对这一切她都装着无知,但相处间那种诡妙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强烈。

周家院子附近四周的田地都种的蔬菜,还有些玉米地,都是平时供人食用,所以面积并不多大。

想炖些汤,准备去摘些嫩玉米棒。

她提着篮子,先是摘了些青菜番茄辣椒,最后才去了苞谷地,掰了好几根嫩玉米棒子,正准备回家去,忽听见身后传来漱漱的声响,张小姇心中一惊,以为有蛇,刚转头就被个黑影扑上来,她被来人抱住扑倒在地,那人一上来就扯她的裙子……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见是个陌生男人,张小姇大惊,手脚并用的一阵乱踢,一边尖叫大声,“救命……来人啊……”

“嘿嘿,你别乱叫啊……我是柱子,你隔壁家的柱子哥……”那男人一边说,一边紧捂着她嘴巴,脸上带着yín笑,“你男人死了这么久,我就不信你不想要,好妹子你就从了哥哥吧……”

王柱子也住在这山上,不过离周家很远,他实在嫉妒周家娶了这么个漂亮女人回来,如今觉得她男人不在了,自己就有机会了。

张小姇一时挣不开,身上衣服被撕烂,顿时又惊又怒,一脚朝他胯间踹去,准备好好教训来人,那叫柱子的来不及叫痛,上面道上又冲出个人来,一锄头棒子就将他敲了下去,瞬间打得他头破血流。

“狗日的王柱子你想对妹子干啥?”周超一边怒骂,一边抡着棒子朝他身上打去,王柱子痛叫着连滚带爬的逃去……

“你个狗日的再来,看老子不打瘸你的腿!”见他逃去,周超犹盛怒的骂了数声。

见他溜得不见人,这才扔了棒子上前扶她,“小姇……他没把你怎样吧?”

张小姇一下扑进他怀里哭了起来,周超犹豫了下,便抱住了她,“别怕,我把他打跑了,他不敢再来了……”

“大哥……我,我快吓死了……”她颤抖着唇,微微抬头,双眼里浸着泪水,惊惶恐惧的表情让周超拧起了心,连忙将她拥得更紧些,感觉到她在轻颤,不住笨拙的安慰,“别怕。”

周超低头看去,才发现她裙子被撕烂,领子大开,两团rǔ房暴露出来,顿时表情变了,想要将她放开,可害怕的张小姇紧抱着直往他怀里钻。

“大哥……我我还是害怕……你别推开我……”她泪盈盈看着他,周超便什么顾忌也甩到了脑后,任她偎在自己怀里,更怜惜她颤栗的身体,紧紧抱住她。

“超哥。”

她缩在他怀里,突然叫了声,周超低头看来。

她噘噘唇,一脸委屈的表情,“我一个外地小寡fù,没有了斯年,以后是不是都要被村里的流氓欺负……”

“不会的!”周超心一紧。

“那,那超哥会保护我吗……”她紧抱住,周超赤luǒ的上身如火炉一般热,这般被她抱着,脖子已开始淌出汗水。

“当然!”他说得斩钉截铁。

她眨眨眼,摇摇头,“我不信,难道你会因为我去得罪村里的人?我只是个外地来的,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听说那王柱子是村长亲戚呢……”

“村长又咋了,就能随便欺负你了?”见她面色害怕,周超更拥紧她,急切的保证。

“他要再敢动你,我就打死他!”

“我不信,打死人可是要坐牢的……超哥你别说笑了……我只是你的弟妹而已……你可别为我做什么傻事……”说着,她有些黯然的垂下头。

“我……我说的是真的!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给!”见她不信自己,周超急得涨红脸,着急之下突然低头亲上她嫣红的小嘴。

张小姇一惊,挣扎着推了推他,“超哥,你怎么跟那流氓一样欺负人家……”说着眼睛也红了,脸更是红通通的。

“我,我不是想欺负你……我我就是想和你好……”周超看着她红了眼睛,心里一慌,又搂住她抱紧,“我,我昨天看了你发的片子,我,我,我,我也想那样跟你亲热……”

“哼,原来你偷看了,昨天还骗我说没看,你还说不是欺负我……”她拳头在他胸膛轻捶了两下,似嗔似怒的眼神,看得周超心里受不了。

“小姇……我要跟你好……”

说完,他再次低头,炽热的嘴唇紧贴上她,将她压倒在柔软青草间,粗暴而急切的啃吻着她柔软的唇瓣,这么久压在心里的yù望,被她发的视频给彻底撩起,赤luǒluǒ摆了出来。

“大哥……你别这样……”张小姇轻推了几下,反而使他抱得更紧,心里的话一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周超干脆破罐子破摔,捧着她小脸,粗重的呼吸喷在她嘴唇边,“小姇,我,我要像小弟那样干你……跟我好吧……”

他说着,又低头堵上她的唇,这一次不容她再拒绝,密密的啃噬着她的嫩唇,手掌则干脆的拉开她碎烂的裙子。

“小姇,我喜欢你,喜欢死你了!”她没有再挣扎,让他欣喜若狂,猛亲着她的唇,舌头钻进她嘴里,苦涩的烟味在她嘴里弥漫,他的大掌抓住红色内衣,狠狠一使力就撕扯掉。

“超哥……你你也要欺负人家么?还说些话来哄骗我……”张小姇红着脸,心里有些激动有些期待,这是要野地play了么?

“哥怎么会骗你……”周超说着,撕烂她的内裤,一边急切的脱掉短裤,黑色内裤里面撑起高高的一个帐篷,看得她一阵口干舌燥。

“你看,它最诚实了……”扯下内裤后,那根ròu棒弹了出来,看得她小嘴微张。

周超的东西比起周贵还要粗些,看着就像根棒槌,颜色深黑,狰狞的昂扬着。

周超将她双腿压开,急切的将guī tóu抵在她紧闭的花苞口,火热的guī tóu一贴上,就让她兴奋起来,周超更感觉到那小穴似在呼吸一般,正一收一缩。

对准后他就猛然一挺,硕大的ròu棒骤然顶开狭小入口,带来一阵涩疼,棒子生生刮过娇嫩内壁,叫她一阵颤栗,再加上背后青草磨得痒痒的,她忍不住扭动着腰肢。

她一阵扭动,让他的ròu棒用力被绞了下,带来的强烈感觉让他爽到快要断魂,周超深吸口气,稍抬高她的屁股,那粗黑硕大的棒子就毫不留情的抽送起来。

周超抽chā了十几下,只觉那花径里又紧又热,里头yín水浸润得又湿又滑,他凭着男xìng的本能,使着棒子在里间一通探索,抽chā顶弄几番后,发觉guī tóu干到某处时,她就会接连的发出高亢呻吟声,那叫声与片子里的一样,甚至更好听……

知道那是她的敏感地方,他便用着棒子只管着往那花心处顶,压积了四十年的yù望一bào发出来,叫她也承受不住。

“超,超哥……嗯嗯……别别这么用力啊……啊啊……嗯嗯……超哥……啊啊……我我我要死了……”她痛苦又难受的叫着,他那根大棒子捅进来,根本没什么温柔,像只发情的公牛,烙铁般的ròu棒无情的在她娇嫩身体里贯穿,火热guī tóu不住的研磨着花心,顶得她只觉又酸又麻,好不难受……

“小姇,你叫得好好听……”听着她这般叫声,他哪里能停,反而更卖力,将她双腿折到了胸口,粗大狠狠挺进,不断撞击着里面的软ròu,强烈的刺激快感下,涨涨的膀胱几乎就快要忍不住,她紧咬着牙关,十指在他背上抓出血痕来。

“小姇舒服么……舒服么?”周超一边肏,一边问,将她屁股抬高了些,粗黑的jī bā噗叽噗叽的捅进去又拔出来,摩擦得穴里麻麻烫烫的,他在抽送之中,快感之下,全身紧绷的肌ròu也不住颤栗,两颗沉甸甸的双球拍打着她的腿根,将肌肤磨得粉红一片。

张小姇被干得yù仙yù死,身体被撞击得不住在青草上摩擦,背上痒得难受,而他凶猛的抽chā,捅得里面酸涨涨的,“舒……舒服啊……啊啊……呜呜……慢慢点啊……啊我我我不行了……出出来了……”

她只觉一阵热浪从小腹冲上全身,在他喷shè精液拔出ròu棒的瞬间,紧崩的小腹再收不住,一下失禁,尿道里喷shè出一股淡黄尿液,子宫里亦是喷涌出大量yín淋……

她颤栗着,却也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羞耻得红了脸,周超看着那被淋湿的青草有些呆住,不得不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张小姇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不放,娇嗔的轻捶他的胸,“都怪你,害人家失禁了……”

周超被她小手捶得心里有点甜,一手托在她屁股上,低头亲住她的嘴儿,用力吸吮了几下,“我抱你回去……”

山上人烟少,就是这么光着身子走在路上,也没人注意。

周超倒没怎么觉得,张小姇羞耻得只能将脸埋在他怀里。

周超用着自己的短裤,勉强遮住她的臀部,疾步的往家赶去,进了院子里后,发现并没有人,抱她上楼进了屋,就立刻再次将她扑倒在床。

相关文章:

精选版》《缘来是你:神秘老公太缠人》全集(大结局)

下面塞红酒h/给人上司捏了一下腰

和单位经理出轨全文——和45岁大姐发生过关系

和宠物做了很舒服/我爱老丈的东东

解剖新鲜真实人体:紧致的通道被巨大撑开

文章标签